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懷舊(下)》2012/4/20

同班同學相處了兩年,比較特殊的同學,名字還是記得的。班上成績最好的是陳庸文,長的像個女孩,溫溫的,有兩隻虎牙。可是功課之棒,我們大家只有羨慕的份。羨慕的不是他的成績好,而是很少挨老師打。偶爾錯了不該錯的題目,老師照打,這時候他會嘩啦嘩啦的掉眼淚。老師大吼的說,不准掉眼淚,掉一滴眼淚,就打一下。陳同學後來考上建中,又進了台大土木系。再後來就沒有消息了。另外一位同學,功課也不錯叫謝榮和。個子小小的,頭髮烏黑還有兩隻大眼睛,人也長得黑。後來長大了發生車禍,聽說從此腦子沒有以前那麼好使。班上還有一位同學比較特殊。他叫孫言平。他的母親不在了,爸爸每天下課來接他回家。他也參加補習了,我們都是七點下課,但是他不到五點就回家了。老師是不打他的,因為他的父親不准老師對他唯一的寶貝兒子動手。我的好朋友曾國凱,那時住在中和鄉。上學先坐五路公車到水源路中正橋,然後步行上學。我們經常在上學路上碰到,大家就一起上學。後來他考上了師大附中,再後來,也沒有消息了。我們班上分成四排。座位是按照成績排列。每排又有兩個位子。最好的是第二排,然後是三,一,最後是第四排。第一排靠近老師的辦公桌。坐在第一個位子的叫洪金陽。每天早上開始上課,老師都會拿一張很薄的紙,把它揉成一團,然後打開,放在鼻子上面,然後就是很用力的哼的一聲,擤鼻涕。這個動作結束後,只看到洪金陽,走向老師的桌子,兩手接過那張鼻涕紙,然後恭送到老師桌旁的垃圾桶。每次我看到電視劇中的太監,看到皇帝必恭必敬的樣子,我都會想到這一幕的。

坐在我隔壁的一位同學叫張明仁。他家是在南昌街開糕餅店的。就是做那種結婚喜餅,還有喪禮的禮餅等等。這位同學經常欺負我。我們中午是要睡午覺的。一人趴在桌子上,另外一人就可以躺在桌子底下。說好了大家輪流,可他總是答應而拒絕更換。那時候他和一些住在附近的同學都是本省人,而且頗有交情。我又是班上少數外省人,不太敢惹他們。就讓他欺負。人人說早年在台灣,本省人受外省人壓迫。怎麼我就沒有這種感覺。至少,我在念古亭國民學校的時候,我這個外省人是被台灣欺負,然後不敢言。斑上的同學大名,以前是記得很清楚的。現在可是忘了不少。不過還可以寫出幾位來。我的鄰居王輝龍,一天到晚吃零食,然後牙齒污垢變成深黃色的貼在表面。每次要交費用,他永遠都是忘記。其實他都是把錢拿去買零食。然後老師要他交錢的時候,他說立刻回家去拿。老師也真的讓他回去了。我和李同學住的很近。偶爾到他家去玩。他爸爸在電力公司上班。好像很愛喝酒。看了有點害怕。以後我就不去了。班上有一位同學叫李邦基,眼睛有點斜視。可是長了一個好大的頭。我們都叫他大頭。其他的同學有一位叫林大中是印尼華僑,也是個大頭可是後腦勺是平的。還有我的好朋友周遼源,起先沒有考上建中,可是他是抗戰的功勳子女,加分進入了建中。班上還有一位我的本家丁兆啟,他是江蘇人,他是和魏倫亨坐在一起。兩人都是高個子。有一次兩人彼此在改考卷的時候,互相隱瞞,被老師抓到了,狠狠的被修理了一頓。其實那個時候,作弊是很正常的,因為怕挨打嘛。互相掩護,錯了就改答案。我自己和我的鄰座也幹過。在那個年頭,誠實的結果就是挨打,打的你不敢誠實。反正老師沒有時間去抓,抓到了,就算我們倒霉。沒有抓到,我們可是佔了大便宜,少挨板子啊。我們每個小朋友上課都帶有綠油精,就是薄荷一類的藥水。還有萬金油。挨打之後,就拚命的抹上去。所以越到下午,味道越重。想想我們小小的身體,除了肉體飽受摧殘,連空氣污染都無法避免啊。

我把我還能記得同學的名字寫在下面,做為本文的結束。蔡進豪、程惠榕、杜文欽(家裡在南昌街開鐘錶點的)、鄭寶麟、楊錦鍾(逃學一次,我們好高興,因為老師要我們去找他。不用上課,大家樂的要命。可惜一下子就在附近火車道找到了。我們在會學校的路上都大罵他真笨,為啥要走鐵軌。他還說這樣他不會迷路。想想他的確很聰明的)。石京、曾國鵬、林三益、許介甫(被老師用窗戶的繩子捆起來,然後抽打)、鄭賢益(好大的兩隻眼睛,可惜功課不好,有點傻傻的)、劉發、林博正(身體很壯,很會打躲避球)、陳重義。班上有五十幾位同學,可惜早年沒有想到把名字寫下來,不然一定可以想起更多。

苦盡但不一定甘來了,但是我們終於畢業了。還記得畢業典禮那一天,我們每個人拿著自己的椅子在操場上參加畢業典禮。之後大家就是準備初中入學考試的到來。那時候我們一共有十個班級。我是乙班。男女各半,可是沒有啥見面機會。不過記得有一個女孩,長得好看,名字叫閻小嬿。一個非常活潑的女孩,在惡性補習的環境下,還調皮的起來。現在想起來頗為不易。可惜這位女同學,聯考落榜。後來考上了私立靜修女中。因為我們住的很近,我上初中的時候,還時常碰到她。可是覺得她好像沒有啥大出息,聯考都考不上,所以一直沒有打招呼。另外一個女孩叫李嫣彬,那時候長得胖胖的,也很好看。一直到後來,我考入輔仁大學,才發現她也在。可惜還是那麼胖胖的,股股的。也就沒有主動的自我介紹了。

一直到考前的頭一天早上,我們還是上學。老師一個個把我們叫到前面,一個個問我們有沒有把握。當天下午老師帶著我們步行到師大附中看考場。第二天一大早,老爸親自出馬,叫了一輛三輪車,把我送到了考場。老爸臨走把自己的手錶交給我。同時給了我十塊錢吃中飯。我們的老師在考前又出現了,就在考場還耳提面命的要我們好好的考試。結果中午,我不記得吃了什麼,只記得買了一大瓶汽水。那個時候,在家裡是喝不到汽水的。到了下午考常識,我的尿急,害得我好慘。好在,常識靠的是記憶。所以寫完後,就忍著尿也沒有提早交卷。放榜後,我的國語考了八十一分,算數考了九十四分,常識考了九十五分。一共是二百七十分。就這樣我考上了第一志願台灣省立台北建國中學。那天傍晚放榜。下午我還跑到淡水河邊釣魚。回到家,就看到老爸打開收音機。我坐在一個長板凳上。只聽到播音員「現在開始播報台北初中聯合招生放榜名單。錄取台北建國中學名單。。先是報告准考證號碼,然後就是姓名。這時候老爸看了我一眼,自己往床上躺下。大概覺得我是沒有啥希望,想要自己休息一下。我坐在板凳上,開始聽播放名單的時候,全身萎縮在一起,緊張的有點發抖。可是當我聽到……四一九○丁智原的時候,我高興的跳了起來,老爸也從床上一躍而起。嘴上哈哈的說著,傻人真是有傻福。是傻福嗎?老爸一定忘了那整整一年,在惡補下,我成天挨打,過得生不如死的日子啊。我是一九五九年小學畢業的,算算時間整整五十三年了。除了在建中六年,還見到過小學同學。之後到現在,一直就沒有任何小學同學的下落。可是我經常還在夢中,夢到自己拚命的做功課而驚醒。夢到聯考時,居然忘了帶准考證而嚇醒。夢到自己被挨打而恨死老師的殘忍。夢到……唉,不說了,說也說不完。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