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花園洋房》2014/7/4

在台灣那麼多年,花園洋房對我來說只是一個想像的名詞。我的老舅在台灣做的官不小,又是教授。所以從小在我的記憶裏,老舅家住的就是花園洋房。小時候我們住高雄,老舅住台中。老娘到了暑假為了躲避南台灣的夏天,帶著我就往台中的老舅家,住上幾個禮拜。那時候表哥就讀台中農學院,夏天的早上,騎腳踏車帶著我,到學校農場採豌豆。坐在腳踏車的橫桿上,穿過田野。表哥飛馳著往前,我則兩手緊緊把著車桿大叫。那時候我也就是四五歲。我喜歡台中,更喜歡學校的農場。再也沒想到,那年考大學,居然就考上了中興大學。學校還是當年的農學院,只是改了名字。快過年的時候,我和一位同學,一起偷偷潛入農場,為的是採集香椿芽。也不知道是不是當年的農場。兩個人幾乎把全部香椿嫩芽採個精光。臨走還連根拔起了幾棵幼苗。回家,老爸老娘樂滋滋的說,我是個好孩子,真通人性。老爸把那些幼苗,種在院子裏。後來我們每年都吃香椿牙。八四年回台灣,探望老居,那棵香椿樹依然矗立在院中。

小學二年級搬到臺北。老舅官做的更大,機關在舒蘭街配給一個獨院獨戶的宿舍。總有一百坪。院子很大,房子也不小。我依稀記得房子的佈局。有客廳,臥室,浴室,飯廳,廚房。在主房的旁邊,還有兩間小屋,做為臥室。院中的草皮真綠。我的一位小表舅後來從部隊下來,在老舅家幫忙。院中有一個花架,有各種蘭花。老舅一直喜歡花花草草。除了頭頂很早就禿了外,算是風流倜儻。我喜歡到老舅家,除了有好吃的以外,還可以躺在諾大的浴缸內泡澡。每次颱風過境,老娘帶著我們就往老舅家躲颱風。老娘就常常耳提面命的要我好好讀書,將來也可以住上花園洋房,吃好的,過著風流瀟灑的好日子。

來美國後,看到到處都是花園洋房,每家都有草皮,有樹,花草自然少不了。畢業後,自己也住上了洋房。也有草皮,也種上了樹。自己覺得日子過的不錯。比當年的老舅差不了多少。只是凡事都要靠自己。老舅從來不做飯。偶爾到院中拔雜草。有時也要我幫忙。我自己來美國後,前後住了兩棟洋房。第一棟是從打地基開始蓋的新房。還是兩層樓。搬進去的時候,心裏真是興奮。想到自己終於住上了花園洋房。中西部到了夏天炎熱。草皮必須天天澆水,還要定期施肥,結果就是長的奇快。科學發達,使用農藥可以剷除雜草,不必用手去拔。街坊鄰居到了週末,除了上教會,恐怕就是固定的整理院子了。我對除草是十分感冒。因為過敏,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為此,我的鄰居經常敲門,提醒我的草太長了。我始終覺得,老美真是奇怪。啥事不好做,偏偏每個禮拜,花上幾個鐘頭搞院子。除草,施肥,澆水,再除草,簡直就是跟自己過不去。

搬到加州來,一年四季如春。每家都搞的不錯。花花草草,還有大樹,果樹。小花,小草等等,美不勝收。有一點不同的,就是很多屋主,不是自己動手,而是僱用墨西哥的阿米哥幫忙。那年,我也使勁的節衣縮食,雇了一位。從此我就很少動手了。我一直覺得,阿米哥對園藝似乎很有天才。一把大剪子,就可以把樹修剪的奇裝異服。頗有藝術眼光。這幾年一直和女兒住在門羅公園區。我自己的家,學區不錯。似乎大家重視的是孩子的教育。所以雖然一般房子都不怎麼樣,可是房價被炒的卻十分莫名奇妙。來到女兒家後,感覺和我住的地方不太一樣。家家似乎更加重視庭院的格局。小學學區不錯。到了高中就比較差了。可是一般同樣的房子,房價還是高出很多。主要就是房子蓋的比較講究,居住面積也比較大。庭院的佈局比較職業化。大體說來,雖然學區不好,可是家長可以把孩子送到私立學校。講求的就是有好的居住環境。

這個禮拜一我們遷入帕拉阿圖。這個房子套句俺們的文字就是古物保護屋。建造於一八九四年。門口還有市政府在一九九四年,紀念百年老屋時所釘的一個牌子(見圖)。這幾天在周圍跑步,邊跑邊看。慢慢的自己告訴自己,這裏的房子才算是真正的花園洋房。房子的四周到處是樹,是花,還有就是湛綠的草坪。整個區域是那麼的安靜。每家的院子,整理的是那麼的好看。顯然都是出自老墨的手藝。白天晚上,微風徐來。真是舒服。我們住的地方,靠近市中心,步行不到十分鐘,就有不同的商店。來美國這麼多年,這個小區真正打動了我的心。也真正體會到長久想像到的所謂花園洋房。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