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馬路抗爭》2016/8/26

在我們那個年代,想都不敢想的馬路抗爭,現在居然就變成了爭取權益的法寶。有時候老頭想想真是生不逢辰。老頭的大嗓門是有名的。公元一九七三年暑假,老頭離開賓州小城,前往州立大學繼續就讀。面對最具挑戰的就是研究生入學的資格考試。進入大學城,安定之後自然立刻開始準備。考試雖然極端重要,可是還有更重要的大事,就是台灣少棒隊來此參加世界杯大賽。賽場在威廉斯珀特,距離學校也就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在台灣服兵役的時候,我們曾經三更半夜守候在電視機旁,為少棒隊加油。如今自己就在比賽場地附近,必然要去現場一展愛國之心。那時候,大家都說老頭嗓門大,自然義不容辭的擔當搖旗起吶喊的領頭者。老頭賣力的大吼,結果少棒隊果然不負眾望拿到了冠軍。而且,最得意的是,中央日報海外版,居然刊出老頭大吼加油的鏡頭。那也是老頭一生唯一的一次上中央日報。值得一提再提。

台灣新政府上台後,接連幾個馬路抗爭,都得到了令人意外的驚喜。華航,華信,一直到最近的遠通國道收費員,都獲得了空前的勝利。老頭當然為這些抗爭者的勝利而鼓掌。幾乎所有的新聞評論員,矛頭指向新政府的買單,一再強調那是納稅人的錢。也就是說新政府是散財童子。其實,大家都忽略了一點,這些抗爭人員本身也是納稅人之一。因此,說穿了,實在沒有不服氣的道理。再說,按照民進黨的說法,遠通的案子是社會問題,而不是勞資雙方的問題。老頭認為,反正給都給了,是啥問題並不重要。人家民進黨已經夠意思了,就讓大家心安理得的享受一點民進黨執政的福利。人家還算有點良心,為了轉型正義,自然必須照顧弱勢團體。華航,華信,還有遠通,這些走上街頭的人,好歹也都算是弱勢團體。我想日子過的舒坦的老百姓,溜溜馬路鍛鍊身體可以,再無聊也不會走上馬路大吼大叫。民進黨能夠照顧勞工朋友們,就算是納稅人的錢,總比過去陳水扁納入私囊要好多了吧。我們不能一昧的反對民進黨,就算是散財童子,總要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思考。

從某一方面看,民進黨自己就是在大馬路上鬼吼鬼叫出道的,如今對待自己的後起之秀,自然要多加照顧。問題,就是要一視同仁,不可顧此失彼。說實在話,我們都應該為民進黨的凱子行為鼓掌。沒有別的,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最後還是我們的老百姓享受到福利。再說,遠通勞工的抗爭也吃了不少的苦頭。得到一點額外的驚喜補償,也不是說不過去。有一點老頭不以為然的,一些國民黨的支持者,一致認為,國民黨當初如果也是散財童子,問題不早就解決了嗎。這就是後知後覺的典型的例子。國民黨本著溫良恭儉讓的高尚情操認真執政,結果最後把政權讓給了民進黨。你說說,如果還繼續走謙讓的路子,恐怕青天白日的黨徽都要永遠隨同蔣介石一起下葬在慈湖了。千萬別誤會老頭意思,老頭不是鼓勵大家去做壞事,但是一昧的傻不隆冬溫良恭儉讓也不是辦法。總要想出摺子對付轉型正義的民進黨,我們的目標就是能夠讓大家享受到以前享受不到的福利。千萬別再鑽牛角尖,鑽到最後的結果,就是看到別人錢包股股的。而你還在一旁鬼吼鬼叫的說人家是散財童子凱子。

說著說著,火車司機們也開始嚷嚷要錢了。火聯會的會員們開始威脅,也許新政府根本沒把師傅們放在眼裏。偉大的交通部長,對鐵路局的員工提出要求,要他們顧及形象,不要讓老百姓對他們產生惡感。這年頭老百姓的看法算啥,難道為了面子,平白無辜的把自己口袋中的新台幣丟到淡水河?這番談話,簡直不像是出自一個人的大嘴。民進黨能把遠通問題劃為社會問題,為啥火聯就不行。其實老頭覺得火車司機朋友們,應該效法遠通的勞工朋友們,看看他們當初是怎麼把勞資問題轉變成社會問題。也應該開始學習遠通當年的抗爭,每天追殺國民黨和民進黨(很有一段可歌可泣的經過)。也許過了一陣子,一樣也可以分享到轉型正義的補償。火聯的朋友們,應該努力的在中秋節之前,彼此互相鼓勵休假,假病假,請假。讓大家別想搭火車回家過節了。如果分不到糖果,就開始全面的停駛。千萬不要以為火車不開,大家就回不了家了。台灣就那麼一點大地方,又有美麗的高速公路,還有飛龍機。只要想回家過節,就算是走路也會走到的。其實各行各業都應該群起效仿,有前例大家就緣前例。民進黨不是要轉型正義嗎,那麼大家就應該拼命的遊行大馬路,讓民進黨有機會實行他們的轉型正義去照顧弱勢團體。如果火聯的勞工們,還是本著溫良恭儉讓,讓到最後不但一毛也拿不到,搞不好還會累出毛病來。

九月三日軍公教退休人員決定發起走上街頭,抗議新政府的年金改革。三軍官校的學生,呼籲校友們走上大馬路抗爭。民進黨的發言人,居然說這是造反。老頭聽了不覺莞爾。造反,多麼熟悉的兩個字。想想,如果走上街頭就是造反,那麼民進黨就是台灣造反的始作俑者(注意,無後呼)。今天執政了,居然把造反兩字加諸於軍校的學生頭上。老頭這三個月來,經常收看新聞評論節目。大家有時間不妨,看看幾位經常出現的民進黨份子。看到他們每次為自己愚蠢行為辯論,動不動就把一切歸咎於前朝。表現出來慷慨激昂的那份尊容,談吐,簡直恨不得要我的小學老師,用長藤條痛打他們的屁股(打到出水)。這些民進黨份子,當著電視機鏡頭,強辯,詭辯,瞎辯,死不承認錯誤,有時候老頭都為他們汗顏。我想民進黨真正有頭臉的人物,看了這些小嘍囉,恐怕都會嗤之以鼻。不過有一點還是值得肯定,人家睜著眼說瞎話,畢竟是為了保護自己的黨。可是國民黨最近不是出了一位楊偉中,過去夫婦二人,拿著國民黨黨黨產,打著藍旗反藍旗。最後,居然加入民進黨,一起清算國民黨的黨產。那天老頭看到楊偉中的視頻,此人面露鼠光,不是個玩意兒。(那天清理菜園子,發現一條死去的巨鼠,原先以為是野兔,看到那鼠光,長尾巴才想到是老鼠)所以老頭說國民黨過去的溫良恭儉讓,實在應該好好檢討。面對敵人,必須要先知先覺,而不是後知後覺的跟在後面說風涼話。

軍校學生的要求絕對不是造反。而是想到自己的未來。如果老頭今天是軍校的學生,也會同樣的呼籲。過去台灣的安定,軍公教人員都立下了汗馬功勞。尤其是軍人。想想當年八二三砲戰,有多少台灣的子弟兵,軍官,為了保衛台澎金馬而壯烈犧牲。老頭覺得所有烈士在台灣的家屬,應該立刻成立一個自救會,更應該走上街頭,要求政府給予撫卹。當年國家財政貧窮,又是威權時期,老百姓忍氣吞聲的承擔所有的悲痛。老頭服役的時候,聽到了部隊的長官談到當年砲戰的慘況。我們的充員戰士,預備軍官,由於砲戰來襲突然,缺乏實際戰場的經歷,不知道無辜的犧牲了多少生命。這些烈士的家屬就應該立刻享受到國家的優厚撫卹與慰問。台灣過去那麼多年對二二八犧牲者的家屬都付出了相當的賠償,自然對八二三砲戰的烈士,更應該表示我們的追思與讚揚。沒有他們的犧牲,絕對沒有台灣今天民主自由的社會,民進黨也不可能出頭執政。老頭認為民進黨應該主動成立專門委員會,視為轉型正義的首要工作目標。為他們當年的犧牲做出撫卹補償。國民黨更應該為過去沒有好好撫卹烈士遺屬而自慚,同時必須首當其衝的協助八二三烈士遺屬成立自救會,齊心協力走上馬路。這樣藍綠雙管齊下,讓我們大家對民進黨推行的轉型正義有所貢獻。君以為然乎。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