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直腸鏡透視》2010/1/29

第一次做直腸鏡透視那年我剛過四十,那也是二十幾年以前的事了。那次完全正常,也就沒在去想這件事了。直到五年以前,我的家庭醫生,建議我該去照照,看看是否乾淨。那時我在上海工作,安排也夠麻煩的。可是想到我的一位近親,年齡與我相仿。在美國退休之後,就回台灣工作。沒想到不到一年就患了直腸癌。剛剛到了沒有心事的階段,又在台灣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就這樣的離開的人世。從此,我對這個直腸鏡的檢查十分重視。所以約定了時間,那年五月中,我就回美國做了檢查。我的醫生是位老中,年輕,又說的一口普通話。結果發現我的直腸有兩個瘸肉。當時就把它給請了。同時告訴我,三年之後一定要再回來檢查。

三年真是一眨眼就過了。到了前年的二月份,護士就打電話來約時間了。我滿口答應的約好了時間。那個星期日從早上起床就開始禁食。到了下午,就開始服用醫生處方請腸胃的藥。一加侖的塑膠桶內,加滿了水,把配好的藥粉稀釋。每隔二十分鐘就喝上一杯。喝完之後不到一小時就開始上廁所。所謂的清腸胃就是要把該拉的全拉乾淨。這一加侖的藥水,足足喝了六個小時。也不知上了多少回廁所。到了最後,所排出來的就是水了。上一次在做檢查時,醫生還問我是否把藥全吃完了。顯然,我的腸子大概太長,所以沒有完全請乾淨。

星期一一大早就在老婆的陪同下進了醫院。因為是全身麻醉,所以手術結束後不能開車,老婆伴我就醫,回家是必須的。同時,這也算是個手術。手術嗎,就有危險性。星期天下午女兒來家,還特別提醒我。她的一位顧客的先生,就是做這種檢查,居然被醫生把腸子給搓了好幾個洞而死在手術台上。目前還在打官司。七點整見到了男護士,報了姓名,出生年月日也算是驗明了正身,就進入了手術前的準備房。寬了衣(其實是脫個精光),穿上花花的大褂,就躺在病床上了。我的這位男護士,是個年青小伙子。看上去就是三十來歲。他要做的就是量量血壓,測測溫度。然後就是打上點滴。看他在做打點滴準備工作的時候,我一眼就看出,他是個生手。果不其然,在我手背上,囊了一針,居然沒血流出。在我的血管旁,來回的鑽了幾下,還是沒到位,就立刻把針頭拔了出來。心裡很不是味道,我還告訴他,這還是我平生第一次。他也蠻知趣的沒再試第二次,找到了一位老護士來幫忙。這一次,就如同以前一樣的一針見血。這位男護士還頻頻道歉。接上了點滴,我一眼就瞧到點滴的流速實在太快。馬上提醒他,他也立刻的修正。要不是我看到,我看那一袋子鹽水,葡萄糖可能一下子就全進入我的血管了。

不多久護士就把我推進了手術房。醫生也來了。雖然上了麻藥,可是我的頭腦是清醒的。我也可以從電視螢幕上看到檢查的情形。看到自己的直腸,乾淨的發亮。不多久醫生說發現了一個瘸肉。只見他用了一個鉗子,一下子深入腸壁。等鉗子出來時就留下一條黑黑的小繩子。我想大概是用來結紮傷口的。這樣來回的檢查總有一個小時。最後醫生告訴我,就只是發現了那一個小毛病。要等到檢驗後才知道是否是良性還是惡性的。最後再決定何時再檢查。折騰了一個多小時,又把我推回了原來的病房。老婆也跟著進來了。穿上了衣服,坐上了輪椅,護士一直把我推到車旁。上了車,就覺得肚子脹的難受。原來在檢查時,醫生必須通氣把腸子張開。積了一肚子的氣,就覺得想放屁(實在不知用那一個比較文雅的字眼,排氣?),可是又不敢。深怕一放,連污水都出來了。好不容易到了家,立刻蹲上了馬桶。連續放了幾個屁,才緩過來。只是頭還是昏昏沉沉的,只有躺在床上。到了中午,也不覺得餓。可是我們昨天就約好手術完後出去吃飯的。雖然沒有胃口,還是硬逼自己起來。到了餐館,兩個小涼菜一下肚,頭就不昏了。等到上菜的時候,更是恢復正常。我還說這頭昏,不全是因為麻藥,一定是餓昏的緣故。等從餐館出來,又是一條好漢。經過一天半的折磨,這個檢查手術總算是順利結束,沒有後遺症。

我的祖母在我小學六年級那年因為直腸癌去世。記得那時開了刀,把直腸割掉。同時在肚子下方做了一個人工的肛門。外面還有個套子。手術後活了兩年。每天都可以聞到藥水的味道。到後來癌細胞蔓延,真是苦不堪言。我想那個年代可能還沒有直腸鏡的檢驗技術。得了病就開刀,可是往往也就晚了。奉勸朋友們,如果還沒有做直腸鏡檢查,無論如何要定期做個檢查。畢竟是個小手術。而且發現有毛病,可以立刻除去。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裡,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