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美國職場奮鬥記(二十九)》2008/8/8

利用外包合約實驗室,最重要一點的就是我們要走在他們的前面。而不是,合約一簽就不管了。當然有的實驗人員很不錯,但是我自己經歷過的幾個實驗室,這些工作人員的素質比一般藥公司略遜一籌。主要的原因就是一般合約實驗室的工資不高。在網羅人才上比較吃虧。通常做一個案子,合約實驗室會報價。有的案子就是按實際的工作小時來付錢。這個公司之所以要僱人,就是花了近百萬,仍舊沒有辦法解決他們的問題。我和新老闆,第一次見面就談到他們的問題。我的要求是讓我瞧瞧這個問題的本質,我相信是可以解決的。老闆是來自敘利亞的第二代。拿到化工的學士學位,就出來工作。做了有十幾年,他的專長就是藥品製造。對藥品的製造過程、工藝是瞭如指掌。我對美國一般學工程的人都十分的敬重。這全是多年來,由我的工作中從那些化工人員取得的經驗。他們的專業訓練非常好,腦子也好使。這個老闆,笑嘻嘻的,人很和氣。最主要的就是他展現出來對工作的熱情。是一個做事非常積極進取的人。

我們約好第二次見面的時間,主要討論的就是如何來解決困擾他們已久的問題。大概是兩個禮拜以後,我依約前往。到了一個小的會議室。小圓桌上展示著厚厚的報告。老闆花了幾分鐘,把問題給我解釋了一遍。這是一個液相色譜分析的問題。這個藥物有兩個主要的成分。兩個成分的比例是一萬與一之比。我看到他們找的兩個實驗室都是一個做法。分出來的時候,大的成分在前,小的成分在後。因為大成分的比例大,所以色譜峰尾巴就拖得很長。等小峰出現的時候,自然就很難準確的測定了。那時候,老闆找了第三家合約實驗室,用色譜─質譜的儀器來解決這個問題。同時他們揚言,這是唯一能夠解決這類問題的方法。這個實驗室算是在美國很有份量的合約實驗室。兩個老闆都是這一行的領頭者。多少年來,我也常常在會議上碰到他們。有一個老闆,以前還經常打電話,要我雇他做我們的顧問。只是被我委婉的拖著。我聽了老闆告訴我說,色譜─質譜是唯一解決的方式。當時我就告訴老闆,我說那兩個老闆,實在不應該就說那是唯一的方法。因為,一般合約實驗室都是賺錢第一,解決問題第二。這個方法誤差非常大。我的老闆也不十分懂,就這樣花了好多錢,但是始終沒有辦法定出一個準確的數據。當時,我就告訴老闆我的做法,就是把兩個峰的位置對調。想辦法讓小峰先出現,然後再讓大峰出來。這樣問題就解決了。我老闆一聽,大為驚訝。認為這真是一針見血。長久以來從來沒有人跟他提起我的想法。

第三次我再去公司的時候就是正式的面試了。花了半天的時間,和公司每個部門的負責人,聊了一陣子。其實,我知道這個工作已經落袋了。只是在程序上必須完成每一個公司僱人的手續。到了第四次去的時候就是見總裁了。總裁很年輕。這是他創立的第四個藥公司。前面三個都上市了而且都出售了。在有一大筆財富之後,他獨自跑到中南半島一個廟裡打坐了半年。結果有人找他成立公司。回來後,他自己拿出了七十五萬美金,雇了兩位科學家。這個理念是從兩位大學醫學院教授多年的臨床實驗結果。他拿了這些臨床實驗的結果就上市了。一夜之間,他的投資就變成了近億。那時他還未婚。我跟他談話時,就發現這個年青人非常平易近人,和氣,一直微露著笑容。他告訴我,很明顯的公司決定要雇我了。要我好好的努力。我也同時問他一個問題。我問的是他成功的因素。他說就是要準備自己,然後等待時機。機會一來要立刻把握住,不能猶豫。他說,他是藥物的門外漢,所以他一直要求要雇最好的人員,給與最好的待遇,一個頂好的工作環境。讓每個員工都能安心的工作,出結果。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