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看孩子的樂趣》2012/3/30

前兩天外孫女小小的玉體微恙,在家待了兩天。學校的規定,只要孩子發燒,就必須在家靜養。同時必須在退燒二十四小時後,才能再上學。其實說發燒,也只是有那麼一點。孩子的爹娘說,不能上學了。我這個當姥爺的心想,實在有點小題大作。想當年我們那個年代,除非真的病的起不來,上學可是不能耽誤的一件大事。小病不上學,那是不可能的。尤其像我這個傻子,從小就把上學當作是一件偌大的事。雖然成績不怎麼樣,可是我中學六年,可是風雨無阻的天天上學。高中畢業的時候,啥獎沒拿到,就拿到了六年全勤獎。連老校長都說,不易。記得初中二年級那年,台北來了一個大颱風。我一大早還是照樣,在狂風暴雨中種徒步上學。到了學校,後門都沒有開(我都是走後門),我從門縫裡看到操場一片汪洋。可是還是從小門進入教室。全校大概我是唯一上學的學生。坐了一會兒,只有再步行回家。那時候,老爸老娘也沒有竭力阻止,我想大概覺得我沒有錯,上學是大事。

我看孩子的父母頗為堅持,我也就順水推舟的說好啊。姥爺今天啥事都不做,在家陪她。啥事都不做,意味著,不能去游泳,不能清掃房間,不能做飯,不能網游,不能做的事可真不少。平常都習慣了該做的事,所以是有一點懊惱。好在,我這個人一向隨遇而安。孩子有點發燒,可以看出來沒有往常的活潑。大人都走了,我把她抱到姥爺房間。給她洗了臉。可是鼻涕不一會兒就流出來。只有我說姥爺給你擦漂漂,才不動的讓我擦鼻涕。大概孩子在我的懷中,特別舒服。沒有多久,就開始吸吮她的拇指。這是她睡前的動作。不知道何時我們爺倆都睡著了。只知道我一個人急急忙忙的回家。可是怎麼樣就是找不到。心裡想的是,孩子一人在家,我得趕緊回去。可是怎麼連自己的家都找不到了?東問西問,憑著自己的回憶,還是沒有半點頭緒。心想,去國那麼多年了,台北的變化也實在太大了。正在著急,一下子驚醒。看到孩子依然躺在我的懷中,這才鬆了一口氣。也才恍然大悟的知道剛剛自己做了一個白日夢。還慶幸自己還好是個夢。不然真要急壞了,怎麼會那麼糊塗,把孩子一個人放在家裡。在現實的生活裡,那是不可能的。

孩子九個月大上學。上學之前,白天就是我來帶。說起來,你不相信。這個上學,把她給徹底改變了。以前,我可以一天把她放在寶寶的床內。只有吃飯,換尿布的時候,把她抱起來。她是那麼的乖。我做我的事,她要是不睡覺,就是看我的電腦。我在電腦前,她的小頭永遠朝我的電腦方向。每天我會帶她出去散步。這也是我的例行運動。晚上從七點睡到早上七點。我說到那裡去找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孩啊。上學後,白天就不肯一人待在床上了。快一週歲了,最愛說的兩個字就是抱抱。孩子正在牙牙學語,聲音特別洪亮。一個NO字說得是那麼的斬釘截鐵。看看她的小瓜子臉,兩隻烏黑的大眼睛,長長的眼睫毛,加上修長的眉毛,長的真是好看極了。我兩歲那年,還在青島。老娘抱著我照了相。那張一寸大小的照片,就在我的身邊。看了,每個人都說像極了我的小時後。我說這就是緣分。孩子上學四個月了,一直拒絕老師的餵奶。在家裡只接受爸爸媽媽還有姥爺的餵奶。連姥姥餵都不行。每天放學回來,姥爺的第一個工作就是餵奶。她自己拿著奶瓶,眼睛斜斜的看著我,一副舒適安然的樣子。我想她也是每天渴望這個吃奶的時候到來。

孩子就這樣的在我的懷裡,幾乎睡了一天。可以看出她是身體不舒服。到了晚上,還是有點微熱。第二天早上,一切恢復正常。可是還是必須待在家裡。早上睡了一個小時,自然姥爺也跟著睡著了。午飯後,開始調皮。放在地板上,到處爬來爬去。哥哥不在家,她好得意的玩起哥哥的玩具。平常,只要她一動哥哥的玩具,哥哥一句,妹妹不要拿。令她十分懊惱。有時候哥哥還從妹妹手中強奪回來。這時後,她會大哭,哭的是那麼的傷心。眼淚嘩啦嘩啦的流下來。慢慢的,哥哥在我們的教誨之下,知道共享。有一本書,我一頁一頁的念給哥哥聽,還帶有圖畫說明。書上說的就是共享玩具。當兩個小孩共享玩具的時候,滿面都是笑容。可是搶玩具的時後卻都露出頹喪的表情。念了幾次,還真的打動了哥哥的小心眼。我說哥哥給姥爺笑一個。笑起來把鼻子往上一鄒,我說那不是笑。笑要說起使。然後就撓他癢癢。這樣的要他笑,牙齒也露出來了,還發出呵呵的聲音。現在,哥哥自己會主動的把玩具給妹妹了,而妹妹拿到玩具立刻手足舞蹈,兩人都同時露出了可愛的笑容。

兩個孩子都上學,所以我真正跟孩子在一起的時間就是早上起床到上學。然後下午六點到家一直到就寢。妹妹晚上很早就睡覺了。所以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帶著哥哥吃晚飯,然後就是陪他玩。吃飯是件大事。我每個禮拜燉一隻土雞。把湯留下來。每天固定的是豆腐而且是有機的。把豆腐放在雞湯內,稍微熱一下。這是孩子的主食。妹妹也特別愛吃豆腐。現在不要人餵了。把豆腐小塊放在座椅的盤子上,就看到她的小手,拿著往嘴裡送。然後就上下擺動玉體的說摩爾。有時哥哥愛吃白飯,有一陣子我說都快變成小飯桶了。有時愛吃肉肉。每天吃飯,絞盡腦子,要他張口。不愛吃青菜,可是愛吃水果。各式各樣的水果,大口大口的吃。小桔子,一口氣可以吃上五個。姥爺給剝好了,一瓣一瓣的交到他的小手中。看到有纖維,還會把它除掉,再送入口中。有時愛吃鳳梨,一旦吃起來,好像停不下來。愛吃藍莓,一個一個,永無止境。愛吃西瓜。可是切好的西瓜小塊,一個咬上兩三口,再去咬另外一小塊。吃芒果也是一樣。哥哥快兩歲半了,非常纏姥爺。動不動要姥爺抱抱。要坐在姥爺的腿上。要姥爺陪他玩,給他唸書。到了晚上,姥爺說累了,跟姥爺說拜拜。有時候他會說拜拜。有時候不說,意思就是還不可以離開。哥哥愛吃豆腐腦,有一次姥爺,答應,可是忘了。他跑到媽媽那裡,要豆腐腦。我說對不起啊,姥爺忘了,下次一定買。那一個禮拜,幾乎天天在提醒姥爺要買豆腐腦。有時候哥哥生氣,就要跟姥爺拜拜。我說好啊,長見識了,知道要趕姥爺了呀。我就裝著往大門走,我說拜拜。他就不說話了。孩子就是這樣的可愛。

我不知道別的老人是怎麼帶孩子的。看到孩子一天一天的長大,看到他的小手,小腳,跟姥爺的手腳是那麼的像。我時常拿起他的腳,說讓姥爺來聞聞你的臭腳腳。他也樂意的把腳舉起來。姥爺把他抱起來,舉高過頭,把他樂得呵呵大笑。孩子就是那麼容易的逗他呵呵大笑。現在早上起床,一下樓,就知道叫爺爺。不知道更改過多少次了,我說我是姥爺,可是他似乎改不了口。那次爺爺來看孫子,我就對他說,這是爺爺。我是姥爺。可是孩子還是改不了口。我還真怕爺爺誤會呢。那天對女兒說,等哥哥上大學的時候,姥爺就八十歲了。我還真不知道姥爺是否可以活到八十呢。老娘當年臨終的時候,說她想通了。人老了總要走的。就像是一棵樹。主幹永遠在那裡矗立著,但是年年長綠葉,結新枝。不錯,六月份我又要添外孫女了,不就是老娘說的新枝子。這樣帶孩子已經一年多了。我是真正體會到含飴弄孫的樂趣。每天的作息排的滿滿的,覺得時間怎麼過的這麼快。一轉眼一天,再一轉眼一個禮拜。時間就是這麼的無情。告訴我,我要怎麼樣,才能把時間固定住啊。過去的回不來了,可以抓住的就是現在與未來。希望在未來的日子,每天都能夠過的笑容滿面。時常提醒自己說起使,同時也跟著呵呵兩聲。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