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台灣教授假發票案》2013/4/19

前幾天一位台灣好讀的讀者,給我發來一信,要我評論一下台灣教授的假發票案。看了教授與假發票連在一起,的確很吸引我的注意力。我以前說過自從退休後,就很少看有關台灣方面的新聞。所以就不知道有這回事。我立即回信並且麻煩這位讀者如果有時間,可否轉寄一些訊息。實在感激這位讀者的幫忙,第二天就收到了節錄的報導。有了這些基本資料,我又谷歌了一下。很快的就找到了一大堆有關的訊息。我時常說,我們能夠活在如此發達的媒體時代,實在要時時刻刻懷著感恩的心,除了要感謝上帝之外,我想谷歌小弟也應該是感謝的一位。首先,對這件發票案子,我絕對沒有幸災樂禍的心裡。說起來,我還認識幾位在台灣的教授,有的交情還不錯。有時覺得他們回去擔任教職,不全是像在美國的教授,兢兢業業的做研究,諄諄的教誨學生(當然也有絕對非常優秀的教授!)而是在混日子。一個從美國拿到博士學位,回去不好好做研究工作,有兩個可能。一就是根本在美國就沒有把書念好,勉強拿到了學位。在美國不想繼續做學術研究,也找不到適當工業界的工作。或者根本就是討厭和美國人相處(想想那些洋鬼子就噁心)。二就是英文太差。說起來你不相信。我認識一位同學就曾經告訴我,在他畢業那年,發信找工作(那時候還沒有個人電腦)。結果人家打電話口試,他居然聽不懂人家在說啥,甚至那一個公司打來的電話都聽不懂,只有一直的怕燈謎,怕燈謎。就這樣丟了不少的面試機會。還好透過指導教授的幫忙,在一個名校做超博士研究。兩年之後,也做出一點東西,可惜英文還是沒啥進步。最後只有應聘回台灣,風風光光的在最高研究單位做研究員(一直到現在)。回去這麼多年了,做的還是有關自己當年博士論文的題目。這是我說的典型混日子的代表。當然,我也知道有真才實學的教授,努力的在做研究工作,只是不知道這麼多年來,除了發表文獻之外,還有啥具體的實際貢獻。

假發票絕對不是現代的產物。恐怕老祖宗的那個朝代就有了。我服兵役那年,擔任補給官。每個月有三百元台幣的補給作業費,幾乎是薪水的三分之一。這個作業費其實就是變相的補助費發給部隊裡的老幹部。我只是沾光而已。老闆告訴我,唯一的就是要找假發票報銷。我立刻委婉的回絕了。還請老闆全權處理。當時我的想法是,不在乎這三百元。絕不是我自鳴清高而是不願意被人家揪住小辮子。再說我是預備軍官,服役一年還打算出國。萬一出了毛病,我又是組裡面官最小的,說不定就被當做替罪羔羊。再說,我根本就沒有資格去領取這筆補助費。回來告訴老娘,老娘說她還真沒有白養我這個兒子,還算有點心眼。老爸笑嘻嘻的說,有出息,不像是小肚雞腸的貪求無厭。到了月底,組裡面的人,紛紛往桃園一家文書店購買統一發票,貼上印花稅郵票,就這樣領取補助費。這三百元明文規定是給組員的貼補,怎麼使用,完全由個人決定。所以跟貪污扯不上關係。

那年我剛到上海上班。公司人事部門要我自己準備發票,可以報銷我的安家費。這筆安家費算是僱用合同內報酬的一部分。我剛到上海,而且離開台灣那麼久了,又碰到這種以假發票報賬的事,內心還的確有點掙扎。經過向人事部門的再三詢問。他說以前回國的同事都是這樣辦理的。我又問了老闆和同事。他們還告訴我就坐一號地鐵往上海火車站方向,在漢中街下車。地鐵出口就可以找到民工模樣的人兜售發票。一個週末,我搭上了一號地鐵,出地鐵站後,果然就有一位婦女向我兜售發票。舉凡建材,傢俱,電器用品,電腦等等都可以提供發票。而且上面還蓋有稅捐局的官印。並且給了我電話號碼,保證不會出問題。我要了電話,當時就撥號,的確沒有錯。可是一張發票要價一百五十元。經過討價還價,買了三張。這三張假發票後來都用上了,我也拿到了原本就是屬於我個人的安家費。所以,假發票的使用,的確要看個人的情形,不能說一竿子打翻船都是貪污。要防範使用假發票,很簡單,不要要求發票就是了。反正是撥發給我的錢,簽名不就了事了?所以我說開假發票,這是社會制度的問題。

這個案子牽涉到台灣的名大學,台灣大學,師範大學還有政治大學。當然還有其他院校也給扯進去。估計已經有百餘位教授涉案。可能還包括了學術界的大老。這件案子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未來的發掘保證驚人眼目。這些錢都是國科會或教育部給大學教授的研究經費。我不知道國內的情形。但是在美國,我的理解是研究資金,都是直接撥給學校。由學校部門負責會計責任。教授們只是根據當初的申請,提出要求撥款。美國的會計制度嚴謹,不管在那一個單位,要搞花樣不易。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心裡想搞花樣的人絕對不多。這當然是倫理道德的問題。這次發生的案子,最令我開眼的是台灣幾個白手套公司,首推元霖企業。這個只有十幾個人的公司,不簡單。我說不簡單就是一個公司能夠把國家撥給教授的款項,一把抓。這個公司原來就是一個出售文具紙張的公司,後來因為教授傳教授,客戶多了,變成了百貨公司。只要教授想要買什麼,他們都可以從教授獲得的研究費內辦到。

想想這個公司,一定要和撥款單位還有學校搭上線。不搭上線,恐怕不好運作。而且這個公司還必須取得教授的信任。教授要買實驗室的儀器,設備就得找這個公司。由公司向外採購,然後從教授的款項中扣除。這裡面自然有回扣,還有教授本身應該付給公司的酬勞。假設撥給教授的經費包括指導費用,教授自然可以使用來購買名牌提包,手表,冰箱,電腦,加油卡,百貨公司禮券等等。最大的好處就是自己不須出面(教授是粉有身份滴)。另外一種情形,就是用了不屬於自己的錢而買了不該買的東西。然後巧立名目以假收據來報銷。這種假收據的報銷,一定進行好多年了,而且也很難被發現。因為,學校或者撥款單位,看到了收據是從元霖開發的,自然會心一笑的過關。這也是所以為啥才遲遲被人舉發的原因。當然元霖的老總出面做污點證人,對本案的發展會更有幫助。元霖公司這種純粹利用關係,幫忙教授得到應該或者不應該得到的報酬,這種生意簡直就是無本生意。難怪還有另外三家公司,也從事相同的買賣。可以算是第三百六十六種行業。

我覺得只要教授拿的是自己份內應得的報酬,原則上是可以接受的。因為是自己應得的報酬,假收據只是在這種制度下不得已的做法。可是我們最高學術機構中央研究院的院長翁啟惠表示“公款私用確實不可行(廢話),但因許多教授在西方受教育,不清楚台灣法令規定(啥法令規定?假收據還是挪用公款?),盼檢方可彈性看待仍將經費用於研究、誤觸法令的教授”。這種話從院長說出來就很不中聽了。如果這些教授真的在西方受教育,而且學到了人家的東西,就不應該牽涉到假收據或挪用公款這種行為。至少在美國這麼多年,我就沒有聽過教授做假收據或挪用公款的事情。再說教授申請經費本來就應該用於研究而且都應該按照當初擬定的研究方案和預算來執行。天經地義的就應該用在研究上(什麼叫做誤觸法令?難道殺了人也可以說是誤觸法令?)。怎麼個彈性看待?翁院長這麼一位有學問的人,居然說出這樣沒有學問的話。再說,只要從台灣出去的,如果連假收據都沒有聽過,我想就不至於去使用假收據了。就是因為知道假收據的來龍去脈,而且知道許多教授都使用這種渠道搞錢,自然就跟著上車了。怎麼說對台灣的法令規定不清楚。

還有陽明大學校長認為,如果教授把錢放在研究上而沒有放在自己口袋,用貪污罪起訴太過於嚴重。但是不要忘了,教授不是笨蛋,巧立名目的可能性當然存在。而且很容易說與研究有關。下一句就實在不中聽了。他說如果以貪污罪起訴太過嚴重。擔心會影響海外教授回台服務的意願。這句話也未免實在抬高了回台灣的教授學人。我前面說過,大多數的教授都是不得已才回去的。當然也有極端傑出的應聘回去。這些極端傑出的學人,就是拿槍逼著他們用假發票也未必會使他們就範。因為,只要你在美國是極端傑出的學者,你不會去斤斤計較那一兩萬美金的。所以,我實在不知道他在說啥?替別人或自己打團場?

還有一位教授就更了不起了。他說使用假發票買儀器,是為了做及時雨。因為申請經費需要時間,所以使用假發票購買自己需要的儀器,可以立刻解決研究上的問題。我快畢業那年,指導教授要我寫一點未來研究的課題,他好申請研究經費。當時我看了以前他申請經費的報告。裡面有一欄是預算。在編列預算的時候,要考慮各種資源的需要。譬如儀器,化學藥品,設備,人事等等。尤其是儀器,因為金額比較高。一旦經費核准後,買儀器這一項是很難有彈性的。也就是說,一般是不可以更改。不要說學校,在美國公司也是一樣,是不可以任意挪用經費,即使使用在研究的範圍之內。我想院長大概在美國的時候,一定有挪用經費的經驗。不然怎麼會有這種想法。院長是學術界知名人士,也許他做可以獲得單位的許可,但是其他的人未必。另外這位教授說因此而不耽誤學生的畢業,就有點強詞奪理了。一個教授招研究生,總要有足夠的資源來培養研究生。沒有足夠的資源,先招了學生然後想辦法用假收據來挪用經費,再拿這個理由說不耽誤學生畢業,這又是那一門子邏輯。看看我們這些院長,校長,教授為假收據,挪用經費,所做的辯駁,簡直夠我們這些小民噴飯的了。我說過,假收據是社會制度下的產物,因此在決定使用的時候,總要三思。沒有把握,就不去碰。既然當初理直氣壯的決定使用,就要有足夠的心裡準備來面臨法律上的挑戰。台灣是個民主國家,過去一人說的局面已經不存在了。如果覺得自己當初決定是對的,就好好的面對法律。做長官的,為屬下去辯駁,會有越描越黑的效果。我個人就懷疑,所有出面為此事辯駁的人物,恐怕自己多多少少也都曾經有過使用假收據或者挪用經費的經歷。不管事後發展如何,如果令我們尊敬的大學教授,居然都挪用國家撥發的經費,巧立名目而飽滿私囊,然後上面領導階層還紛紛發言試圖影響法律的執行,那就太不上道了。不過有一點必須強調,書呆子可能啥話都說的出,因為那不需要在實驗室裡研究,對著麥克風嘩啦嘩啦就出口就成章了。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拭目以待,看看未來的發展了。我由衷的祝福,那些賣力做研究工作的教授,平安無事。那些扯進去的教授,早日能夠籌款把漏洞捕回去。在法官面前認錯,從此再也不敢了。我相信,我們的法官本著情理法原則,會從輕發落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