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種族歧視》2013/11/1

這次一位五歲的美國小男孩,在脫口秀中回答如何償還中國政府所背負的美國債務,引起了美國的華人不滿。雖然主持人道歉兩次了,似乎還難以平息華人之怒。看看美國報紙,網絡,好像對此事並沒有華文的媒體那麼熱鬧。說起種族歧視,我個人的感覺我們是小題大做了。一個五歲的孩子,順口說出來,主持人當時笑笑,最後還在晚上如實的播出。我想主要的原因,不是在歧視,而是覺得小孩的天真,還有就是他們認為是幽默。中美兩地文化背景差異,如果你經常看這種晚上的脫口秀,你就不會覺得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嚴重。脫口秀本來就是出點驚人之語,引起大家的注意力。如果按照我們的標準,我想大概就沒有人看了。再說,我們這些第一代的移民到底有多少人,在三更半夜不看連續劇而看人家的脫口秀。就是看了,文化與語言的隔閡,也是一個大問題。

來美國四十多年了,美國的確存在種族歧視,這一點是事實。可是這麼多年來,引起華人抗議的不是沒有,在我的記憶裏面都是過去十年二十年發生。我就在想,早一輩的華人,做為鐵路工人,被美國人歧視的不像話,可是不發一語。那是因為在專制體制下被控制的結果,再加上語言的問題。再說,來的也都是工人,所圖求的只是溫飽而已。慢慢的移民過來的有開餐館的,開洗衣房的,這兩大行業給華人創造了不少的財富。雖然夠不上頂尖人物,至少生活獲得了改善,而孩子的那一代,很多就開始讀書。當年我念研究所的時候,認識一位梁同學。她就是從紐約中國城來的。父母都是幹餐館。她說她的父母從小就要她念書,所以她是下決心要拿博士學位的。不為別的,就是要遠離紐約中國城。這算是第二代的移民。這些人也都步入了我的這個年齡。

早期從台灣來的留學生,學理工的,大部份都能夠完成學業。也都有一技之長。拿學位,就業,教養孩子。這些年來,這些留學生我想多少都和我一樣,面臨過種族歧視的過去。我個人的做法就是據理力爭。在私底下,我知道是種族歧視,但是在為自己爭取利益的時候,絕對不提歧視兩字。因為沒有人拿繩子把你拴在此地,是自己的選擇留下來。很多人不都是受不了,就這樣離開了美國。我的第一個工作是在中西部的大公司,幹了十年,也等機會等了十年。機會一來,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來到了比較開放的舊金山。來了之後,除了第一個工作,還是實驗員,以後的工作就進入了管理階層。我相信很多華人都有我的經驗。我們極力爭取的,不是表面上的公平,而是自己的實際利益。看看這次事件,大家爭取的就是要人家的道歉。好了,人家道歉了,結果我們得到啥?你在你的工作場所,不會因為人家的道歉給你添加一點正面的影響。反而使得美國人,對華人可能會更加提防,不為別的,因為他們認為我們不懂美國式的幽默,不懂美國的文化。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只有選擇對我們敬鬼神而遠之了。

多年以前,我有一位來自韓國的助理。這位老兄,一天到晚向我訴苦。時常覺得同事們在歧視他。有一次,兩位女同事經過她的身邊,兩人放低了談話的聲音。這下子不得了了。這位老韓就說人家在批評他,怕他聽到。告訴我之後,我一再問他到底聽到她們在說甚麼。他說沒有聽清楚,但是他看兩人的表情,知道是在批評他。結果他居然跑到人事部門抗議,抗議她們兩人種族歧視。人事部門只有把大家叫來,當面對質。結果自然可以想像。這件事情發生以後,我變成了他唯一談話的對象。別的同事看到這位老兄,拐彎就跑。最後只有辭職走路。好在,他在此地開了一家洗衣店,還有好幾個鋪子。後來知道他不再找工作上班了。

我的兩個小孩,在美國出生,受教育,就業。可以說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除了會說,會聽國語,一副中國人的模樣之外,其他的就是美國人了。以前,我經常問他們一個問題,有沒有感覺到種族歧視。孩子們非常驚訝,我怎麼會問這個無聊的問題。因為在他們的心裡,根本就沒有種族歧視這幾個字眼。我想這就是美國白人對自己個人的基本理念。我們說美國白人自恃,驕傲,這不也是個人的自信心?一個對自己有信心的人,不會去想到自己受到別人的歧視。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就努力去爭取,沒有必要假藉其它之名來怨天尤人。我想在美國呆久了的華人,都應該有同樣的想法。

再說一點很多人不愛聽的。在美國很多華人,凡事遇到挫折,想的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開始抱怨。明明自己的能力,學識,或者在與人交往的技巧,語言方面,都有極大的問題,可是想到的就是歸咎人家的種族歧視,而使得自己上不了台面。這些人,一碰到類似的事件,就從四面八方出來了,大吼種族歧視。在大吼之餘,拼老命的把事件擴大,加油加醋的把自己說成了被人家壓在腳底下的可憐蟲。把原本的小事硬要說成不得了的歧視。好像人家連否認都不行。想想,當你說人家歧視的時候,人家否認有這種意念,不是更好?硬要逼著人家道歉,就是逼著人家承認自己是歧視中國人。一方面,我們不允許人家歧視我們,另一方面卻死盯著要人家承認歧視了,這不是亂了分寸而自相矛盾的做法?大家應該都知道,人家是歧視外國人,既然如此,最好的方法就是根本不必去引發而擴大事件。難道人家道歉了,我們就勝利了,從此就再也不存在歧視了?我在想,那些成天嚷嚷種族歧視的,大概就是天天在盼望人家歧視,來遮掩自己的弱點,然後找個機會,把埋藏在心中已久的牢騷與怨恨,一股腦的爆發出來。因為在美國最難的,就是找個發牢騷,傾訴的對象。沒有別的原因,沒人有那個閒情逸致去聽你無聊的故事。

有人問本地美籍日裔的眾議員,他對此事的看法。這位本田先生在回答的時候,沒有提到一個與種族歧視有關的字眼。人家說,這是教育問題。看看,這句話說的多麼有智慧。難道我們就不能和他一樣,抗議還是抗議,但是以教育下一代為訴求,而不是以種族歧視。實際上美國青少年一代的教育,目前的確存在許多問題。譬如暴力,色情等等。而暴力犯罪趨近於未成年的孩子。我們應該把縱容孩子的暴力語言,可能在未來成為暴力行為做為重點。把責任歸咎於媒體的失當。進而讚揚俺們中華文化是如何的博大精深,如何的影響我們華人在美國的成就。看看,我們的孩子,目前在美國各個明星大學的錄取比例。看看多年來華人在美國各個崗位的驚人成就。這都是因為我們在接受美國現代化的教育,同時也接受了來自家庭的傳統式教育。我們甚至把孩子從小送進教會,讓他們有宗教的信仰等等。我們希望我們的孩子,將來長大了,能夠對美國這個社會有所貢獻,而不是成為社會的負擔。你看看,我們不去朝這個方向去抗議,而拼命要死咬人家是種族歧視。難怪人家說我們是傑兒克(Jerk),未必是無中生有!

更好笑的,居然這種抗議搞到了白宮。按照規定,美國政府要立案調查必須超過十萬人的聯署。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達到目標。說實在話。真希望我們從此打住。要人家尊重我們,就是要通過自己的努力爭取,不是硬要靠簽名抗議得來的。

再說,就算是美國政府真正進行調查,我想結論也不過是道歉而已。對實際上種族歧視存在實在起不了多大的做用。就像我在上一篇提到的。在當年的台灣,在目前的大陸,我們都不能如同在美國享受到的言論自由,各種自由。在享受這些自由的同時,也要預防人家的攻擊。一位美國網民就說了,你們離開了自己的國家,到了自由的土地,愛說啥,就說啥,充分的享受到了自由的可貴。可是在你們自己的國度裏面,對各種歧視,是否也能夠一樣的如此抗議。看了這句評語,我真是啞口無言。

這兩天一連收到美國一個亞裔組織80-20的兩封電郵。頭一封信是大大的褒揚他們在此事件上的成果。他們的努力,終於得到了電台的道歉信。同時不忘記說明他們是在極度艱難的財務情況下,首先完成為華人爭取權益的團體。同時拿猶太人來比較。美國猶太人對類似的組織,每人平均捐款是二十八美元。去年總額達到一億六千八百萬美元。而這個亞裔組織,得到的是平均每人七美分的捐款。去年總額是十萬美元。言下之意就是要大家慷慨解囊。今天又收到另外一個電郵,他們預計籌款一千萬美元。一旦達到一百萬美元的時候,就開始成立董事會等等。這幾年,他們一直在努力的要求美國各名大學,在招收亞裔學生的時候,採取公平,沒有種族歧視的篩選學生制度。他們列舉許多統計數字,來佐證他們的結論。這次籌款主要也是要完成這項艱巨的任務。

我個人認為,就算是他們真的籌措到足夠經費,恐怕也很難看見成效。每個學校有自己篩選學生的方法,而且還具有歷史的連貫性。譬如教職員,校友,跟學校有密切關係的學生,自然享有優先權。我們要爭取的就是朝這個方向努力。同時鼓勵我們的孩子,除了學業之外,要多參加課外活動,社區服務等等。也就是說透過各種管道,為自己將來申請名校奠立基礎。而不是單單憑著自己是亞裔來要求。想想,你一天到晚跟人家說亞裔的學生受到了歧視,偏偏人家的確也錄取了不少的亞裔學生,怎麼跟人家去據理力爭。有一位在美國的華人網民說,在美國這些嚷嚷被歧視的人,簡直就是政治白癡。的確,問題可以透過各種不同方式解決,硬要把問題政治化,而自己又沒有足夠的政治智慧來處理。結果就是自己拿石頭砸自己。爭取了半天,所得到的就是沒人敢理你。正好符合大家常說的,我惹不起你,但是躲你,總可以吧。到了那個時候,那才是真正的種族歧視。人家不理你,見你就躲開,你總不能再抗議人家歧視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