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飲食的不安全》2013/4/12

一位老同學轉來一份簡報。前一陣子黃浦江漂流了一萬多條死豬,造成了嚴重的汙染。追朔的結果,這些死豬來自浙江。一直到現在,除了這份簡報之外,沒有人出來說明到底豬是怎麼死的。原來是當地養豬戶為了把豬賣個好價錢,所以餵食有機砷化合物。這個化合物可以使得豬皮發亮,長相比較好看。唯一的缺點就是有機砷在體內呆久了,慢慢的會轉化為無機砷。最後的結果就是內臟腐爛而死亡。可是俺們中國人聰明,太聰明了。不等到無機砷的出現,就宰殺出售了。我想這些農民,把飼料加入有機砷絕對不是才開始。理由很簡單。總要經過實驗,證明豬吃了有機砷,可以長的很好。長的好,還得經過大家認同,才有人願意出高價收買。所以,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經吃了很多含有砷的豬肉,而且積聚在體內,等待著有一天變成無機砷,最後導致內臟腐爛而死亡。

這一次死豬事件,主要的原因就是大陸新官上任,全面禁止官方宴客。所以過年期間的大宴小宴自然減少了許多。宴會一減少,自然豬肉的需求就減少。養豬戶急了,盡快的宰殺一部分,賣給了商人做成各式的醃肉出售。所以千萬少吃火腿,香腸,臘肉之類的腌製食品。其餘的豬無法盡快銷售出去,只有等待豬的內臟腐爛。所以造成大批死亡。處理的方法就是往江裡丟。這裡面牽涉的問題不小。想想看,一萬多條死豬,就這樣不負責任的丟棄,膽子不小。結果官方最後還是出面了,好像也沒有嚴厲的處罰養豬戶。顯然,養豬戶敢如此張狂的使用有機砷,畢竟有後台頂著。再說,怎麼就知道有機砷能夠對豬的成長有那麼大的作用。而且我們都知道砷(就是砒霜)是有劇毒的。有機砷不是自然產物,必須用人工合成來完成。要合成這個有機砷的化合物,一定就得使用無機砷和有機化合物。在反應的過程中,危險度當然存在。我想只有對化學有相當瞭解的人才能夠在實驗室做這些實驗。可能存在的有機砷的化合物太多了,到底那一個化合物可以使豬皮發亮。這又扯上了生物學,營養學的知識。我知道我是沒有這個本事的。

我在上海那年看到報紙報導,雞蛋也可以有假的。在廣州還可以參加假雞蛋製造的培訓班。我看了一位學員寫的過程,說實在話,我這個學化學的,一輩子也想不出來如何去做雞蛋。想想雞蛋有蛋白,蛋黃,還有外殼。要用合成的方法,然後把蛋白蛋黃包在蛋殼裡面,不易。再說,我在上海那年雞蛋一斤也就是兩三塊人民幣。我就想,大陸的化學原料實在太便宜了,不然光考慮成本,沒有人會去做假雞蛋。大陸的化學原料價錢很低,自然是因為成本低,成本低就意味著很多都是地下工廠,沒有一般正規廠需要的開銷,另外就是廢料可以到處傾倒,濁氣可以任意的排到場外。這些都是造成今日空氣,水污染的主要原因。

大家一定還記得那一陣子奶粉加入三聚氰胺,造成嬰兒死亡的案子。奶粉的一個基本的測試就是蛋白質含量。用的就是最古老原始的比色法。在奶粉加水後,加入對胺成色的化學試劑,變成藍色後來測量蛋白質的含量。你看看,國內做分析的人,還真有頭腦。居然把這個點子告訴了商人。其實如果有良心一點的,想要做假至少要確認加進去的化合物對人體無害。偏偏三聚氰胺有劇毒。結果是當官的紛紛下台(聽說後來也都一一復職了)。這個假奶粉事件,造成國內消費者對本國奶粉的不信任。紛紛往國外採買。香港就是一個好地點。結果香港為了保護本地嬰兒奶粉的無匱,開始對大陸客的限量購買。前兩天看到英國也開始採取措施,限制大陸客購買奶粉。有錢的人,總是有辦法買到外來的奶粉。可憐的是大部分平民百姓。奶粉事件那年,我剛好到上海開會。一位紅色年代的後裔,告訴我,她的外公是革命元老。她的女兒,那時在上海上育兒院。這所育兒院是專門培育紅色革命後裔。沒有國務院的推薦是進不去的。她告訴我,孩子從小就不吃國內的奶粉,都是從日本進口。言下之意,早知道國內奶粉不能給孩子吃。那天一大早,她來接我到她的公司訪問,順便把孩子送到育兒院。呵呵,那個育兒院在一個高牆深院內。送孩子上學的都是名車。看看人家紅色革命家庭的後代,都是享受何等教育。無怪乎,大家都說共產黨對老同志是照顧的無微不至。我要說的是,只要是紅色革命的後裔,不用擔心飲食的安全。大家都聽過“特供”這兩個字吧。意思就是說,你的身份到了某一個階段,你吃的,用的,都是特別提供而且是經過特別安檢過關的。一般老百姓,就只有自求多福了。

自從連續出事後,我就很少買大陸的食品了。不管啥貨,先買台灣來的。豆腐乳,辣醬,豆瓣醬,冷凍食品等等,大路貨不碰。因為一看到,心裡就覺得看到了地溝油,要不就是想到他們肆意的添加亂七八糟的化合物。你說說看,怎麼會想到用地溝油?我在上海那兩年,每天到農貿市場買菜。我就看到小店賣地溝油的。必須自己拿瓶子去打油。普通收入低的小百姓,也只有打地溝油了。要不,怎麼會有人賣地溝油。還有路邊的小攤,也都是用地溝油烙餅。有多少人,肚子餓了,急忙當中吃吃地溝油炸出來的早餐,那裏會去思考那是地溝油。如果不是聽到上海本地人的警告,恐怕我也照樣會上鉤的。這裡面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政府有關部門不是不知道。這些假貨充斥,這些化合物的任意添加到食品裡面,多少都是經過他們背後默許,助紂為虐。我這樣說絕對有根據,看看我說的你是否同意。

最近早上跑步時常收聽北京新聞廣播的一個節目。這個節目就是大城小事。說的都是在北京發生的小事。在北京的街頭,到處都安裝貓眼。講得好聽一點的就是防止老百姓違反交通規則。其實說白了就是遙控老百姓的一舉一動。有一對夫婦,到自動取款機取錢,結果前面一個人忘了把卡拿回。結果這一對夫婦就連續把餘款給取走了。當事人發現後立即報警。通過銀行與馬路上的監控系統,很快的就把這一對夫婦給逮捕了。你想想看,這個城市的貓眼一定到處都是。不只是馬路,連住宅小區裡面也是。這是一個小小的例子。其他犯法的人,只要他們決定要辦案子,保證可以抓獲犯人。有這些貓眼的設置,想想在大陸,你說做假,做壞事,共產黨會不知道?當然知道。可是如果你能夠照顧到他們,事前打個招呼,給點好處,保證事發後就有人頂著。要不,只有自己倒霉。那年一位史丹佛大學企管系碩士的大陸留學生畢業後回上海創業。結果以為上海是世界先進的城市,對於稅捐局的官員不買賬,結果公司被查封,人也被關進監獄。他在美國的同學朋友到處呼籲營救,抗議了半天,還是沒有釋放。當時我就說,此人簡直就是個書呆子。自己沒有啥紅色背景,單靠著海歸份子,就想有理講倒人。你說他不是書呆子,是啥?

我以前在上海那兩年就深深體會出來。在國內混,一定要有背景,而且是紅色背景。如果不是紅色出身,就得想盡辦法搭上紅色班車。一旦上了紅色的標籤,就可以肆無忌憚的胡作非為。開車撞死人,根本不在乎。天不怕,地不怕。去年十一月西雅圖的一位十九歲的大陸來美的留學生,開了一部全新的大奔,在市區超速,把一個老美給撞死了。還有受傷的。結果法官判決以兩百萬美元交保。這是歷史紀錄。因為人家知道這位學生是富二代。結果他的老母居然就帶著兩百萬美元把孩子給保出來了。這位法官如果知道,這位富二代在北京的時候,就因為酒醉駕車,撞死過路人,我想絕對不會只要求兩百萬美元的保釋金。有了這些歷史背景,在大陸做奸犯法自然是輕而易舉。難怪死豬漂流,地溝油還在盛行。現在又發生禽流感而且北京也發現了第一例由人傳染的禽流感。你說說看,你還敢拿自己的身體去當試驗品?我們很幸運,還有選擇的餘地。最令人同情的,就是大陸的小老百姓,沒有選擇的餘地,只有日以繼日,夜以繼夜的吃那些不能吃的食物。等待著就是一片淒慘的後果。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