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喝酒與酒駕》2016/8/19

前幾天看到網上一個視頻,大陸一群解放軍,在食堂內吃飯喝酒。也不知是啥場合。照片上看到滿桌的菜餚,還有就是倒下的啤酒瓶,他們把啤酒全部倒入臉盆,然後大家輪流拿起臉盆倒灌。看到這一幕,老頭覺得這種喝法實在有點奇特。當兵的都知道每人都有一個臉盆。這個臉盆我們用來洗臉、洗頭、洗澡。不洗澡的時候,拿來洗腳、洗屁股。民國五十四年暑假,我在成功嶺接受大專暑期集訓,那年是首次準大專學生在開學前入伍。入伍沒有多久就是雙十節。我們這些新兵奉命要進駐台北,參加國慶閱兵。原先是要求打背包等等,後來顧及我們這些大專生,體弱經不起考驗,所以決定就只背三八步槍,徒步經過閱兵台後,遊行市區一小段距離之後歸建。

我們這一連的駐地是在當時的台北工專。我們在教室內打地舖睡覺。伙房就在學校空地搭起爐灶做飯燒水。以往好多年,都是我們看到國軍參加國慶閱兵,進駐我們的教室。這一次輪到我們自己親身經歷,當時還覺得有點興奮,自然也不覺得辛苦。原先在離開成功嶺的時候,團部答應到了台北給我們加菜。那個時候,我們的伙食很差。結果到了台北,好幾天都沒有動靜。於是我們的長官要求我們向上反應。這一反應果然奏效。那天要我們每桌提供一個洗臉盆,做為盛菜的器皿。那時候大家都認為,一定是一大盆紅燒肉。自然覺得拿臉盆是個好主意。想到的只是滿滿一盆紅燒肉。結果上來的居然是一隻童子雞燉湯。那隻小雞,一上桌,一人一筷子就沒了。剩下的就是一盆清湯。怎麼喝的不記得了,但絕對不是像人民解放軍,拿起臉盆往嘴裡灌。想想,拿起臉盆喝酒,就必須整張嘴放在臉盆內,然後入口。到了今天啥都不缺的年頭,居然共產黨的軍隊,還拿臉盆來喝酒,不知道有啥特殊意義。不是我說,喝酒總要喝出一點水平。看看。人家喝酒,總是配搭酒杯。老頭做過酒保,各種不同調配出來的雞尾酒,就有不同的酒杯搭配。喝二鍋頭就得用小杯子。紅白酒就得用高腳杯,拿在手裡,頗有味道。喝啤酒就得用帶有冰霜的大杯子。老頭一直認為,要不,就不喝,要喝至少就得把架勢擺出來。

法國人經常批評美國人喝酒是牛飲。其實多少有點言過其實。美國人很少有我們乾杯到底的習慣。八零年代,老頭上班的公司,剛好和比利時一家公司合作。有幸在一年之內兩次出差遊歐。有一次參加公司的晚宴。主人問我是要吃好,還是要看飽。我說當然是吃好。所謂看飽就是選擇豪華的餐館,吃好就是不計較排場,以佳餚為主。主人是比利時人,下班後先帶領我們到魯汶大學的一個小酒吧,喝的是飯前酒,也就是袖珍形的一小杯水果酒。所謂一小杯其實就是就是用嘴唇抿一下。酒是烈酒但很醇香。就那麼一下,立刻感到頭昏。接著我們四人到布魯塞爾的鄉下,一個家庭式的餐廳。其實說不上是餐廳,就是在客廳,走廊放上幾張桌子。房屋的主人就是大師傅。

一直到現在,我還時常想起那餐晚宴的豐盛。特別讓我體會到主人飲酒的陶醉與享受。餐間兩瓶酒,一瓶紅酒,一瓶白酒。上紅酒的時候,主人品嚐了一口,要服務員把酒放回冰箱。他覺得酒溫高了一點。事後我還問了,如何能判斷酒溫高低。他說在品紅酒的時候,覺得有點衝頭,溫度稍微低一點就更有酒的香味了。飯後,我們又回到市區的一家夜總會,看表演,品嚐飯後酒。老頭對酒一向不感興趣。可是酒量不小。大概是北方人的體質。我想對酒沒啥興趣,主要的原因就是不知道品酒的樂趣。我說品酒不是豪飲。是小飲而不是牛飲。那年公司被收購,在結束之前,公司宴請我們員工還有眷屬,前往加州酒鄉品酒之旅。為了避免酒駕,說好了大家在公司集合,然後大巴把我們送到酒鄉附近的旅館。

那次酒鄉之旅的品酒似乎領略了一點紅白酒的蹊蹺。老頭始終覺得喝酒要有對象,一人獨飲和一人吃獨食,都覺得沒啥意思。人多一起吃飯喝酒,那是胡鬧,扯不上品酒。藉酒裝瘋也好,賣傻也好,過了不值一提。說到這裡,這還真是俺們中國的喝酒文化。說白了,扯不上品酒。紅色喜慶當然要喝,不然怎麼去鬧洞房。白色哀事更不可怠慢。想想逝者已矣,無論是喜喪,哀喪,總要喝上一杯。不但要答謝親友們的安慰,更加對死者的追念。心裏的哀傷,剛好借酒消哀,哀更哀,大哭一場,緩釋一些對故人的思念。無論在那種場合,喝酒不是品酒,而是把自己或別人灌醉。然後藉酒裝瘋也好,賣傻也好,自娛或自哀一番。

老頭畢業後剛上班的時候,經常負責接待來公司面試的求職者。每次面試完畢總要邀請面試者,還有另外兩位同事共進晚餐。老頭每次都邀請老美作陪,無它,他們知道如何選擇美酒。多年下來,老頭也慢慢品嚐到一點紅白酒的內中奧秘。可惜,老頭一向節約度日,花錢買酒似乎不是我的選項之一。到了餐館,避免酒駕就更不可能花錢點酒。所以,飲酒的樂趣也就一直沒有培養起來。在上海兩年,出席過不少的宴席。有一陣子每逢週五晚間,到一位朋友的餐館一起享受晚餐。我們一共三人,主人是老闆,吃的是餐館的招牌菜是水煮魚,其它的就是小菜。但是每餐必有冰啤酒佐餐。很快的就發現,吃我們中國菜配搭冰啤酒的奧妙。說穿了,老頭覺得喝酒要慢飲,要有好酒,下酒的好菜,另外就是有瞎聊的對象。三者缺一不可。

每次在大陸,總有各種不同的宴席。席間絕對不可少的就是白酒。這幾年以來,紅酒慢慢的盛行。老頭覺得這麼多年來,大陸的吃飯喝酒始終保持如一。實在談不上品酒。大家都是英雄好漢,似乎想的都是把對方灌醉。這次老頭到大陸,席間就碰到茅台佐餐。老頭第一次算是慢品茅台的香醇。而且還真覺得茅台是好酒,可惜搭配的菜餚不佳。老頭之所以提到這些,主要是覺得喝酒,不管是啥場合,總要喝出酒的醇味。拿個大臉盆喝酒,那不是喝酒,而是胡鬧。比烏龜啃大麥還要浪費糧食。

所以想到拿喝酒做為題材,主要還是酒駕的問題。88年來灣區之後,發現本地對酒駕之嚴格,遠非中西部所能比擬。聖誕節公司派對,公司給我們預定免費旅館。而且酒吧是開放式。目的就是要大家盡情享受一番。要回家的,公司為你打車,安送到家。這是三十年以前的規矩了,目前還是一樣。台灣新政府派駐新加玻代表,在興奮之餘,喝了兩杯,然後偏偏被警察逮捕。按照常理,應該立刻辭職,以示負責。居然拖了一個禮拜,在以民間反酒駕團體的逼迫之下,終於辭職獲准。老頭最近才知道台北對酒駕是零容忍。這是台灣的進步。既然是零容忍,就不應該以身試法。事後,民進黨居然還有人出來說情,說代表是個人才,不應該因為酒駕而取消職務。別人酒駕被逮捕後,至少在警局拘留一夜。可是這位代表,在新政府超高的行政效率下,六小時之內釋放。剛剛接掌政權的民進黨,威權時代的特權就那麼容易的複製在台北警察局的拘留所內。

這件對酒駕後釋放人員的雙重標準,引起了大家的批評。其實值得注意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顧立雄辭不分區立法委員,就任國民黨黨產問題處理的主管。遞補的郭正亮也是過去有酒駕的紀錄。法務部又宣布廢除特偵組。台北出租汽車為了新政府出爾反爾的無泊撤資而包圍行政院。司法院正副院長的撤回提名。還有就是懸案已久的年金問題。這些大事都引起老百姓的不滿。長此以往,為了控制局面,最後的結果可能就是促使新政府暗中的進入威權時代。蔡總統那天不就發表了「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了服從?」的談話。這一句話,反映出蔡英文的目前心態。在新政府措施一一顯出雜亂無章,頻頻自相矛盾的時候,老百姓為了捍衛自己的權力,加上已經習慣的自由民主,自然會發生接連不斷的抗爭。這些抗爭將會隨著雪球越滾越大而使新政府疲於應付。我們當然不願意看到過去為了抗拒威權而付出的代價毀於一旦。可是到時候,未必有選擇的餘地。但願天佑台灣,避免瘋狂的人做出瘋狂的舉動而使得台灣地動山搖!我們常說狗急跳牆,不要說狗了,做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一而再,再而三被逼到無法自容的地步,最後就只有使出殺手鐧,讓你不得不服從,拜倒在蔡英文的黑長褲,平底黑皮鞋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