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盲目的崇拜》2015/10/16

最近一直看開放課程的視頻,我把範圍逐漸擴大。除了原來的紅樓夢之外,還加了臺大李隆獻教授主講的先秦兩漢文選。另外就是臺大的普通化學還有交通大學的英語語法與溝通兩門課程。之所以有多重選擇,就是看不下去了,總有後備的。看不下去的主要原因,當然是不想看。譬如,臺大的普通化學,看了兩集的介紹,就覺得沒意思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教授自己本身可能就搞不清楚課程的目的。大一的普通化學,其實就是高中化學的延續。把時間花在無謂的重複上面,很難引起學生的興趣。另外就是老頭常說的,化學是一門活生生的生命科學,因此,內容就應該是活生生的,而不是死氣沉沉的站在講臺上,看著電腦而做的脫口秀。如果學生能夠提出一些實際的問題,可能有助於教授的講課。可惜,學生就是學生,整堂課沒有一人發問。看樣子,我們當年的奴性教育,經過這麼多年仍在延續。教授的教法自然也是如法泡製老一輩教授的作法。我發現不管在臺灣或大陸,教法差不了多少。感覺化學教授們,實在應該參考參考美國大學化學系的開放課程。看看人家是如何來教普通化學。洋大鼻子教授知道如何去引起學生興趣,我們的教授也都是留美回來的,為啥不能稍微模仿一下?偏偏看起來一肚子學問,一上講堂,就好像當年私塾的老夫子,就差沒有之乎也哉矣了。

老頭非常佩服李隆獻教授說的一句話。他說他在三十歲以前,崇拜許多學者,到了三十歲以後就不再崇拜了,改為尊敬。從這句話就知道李教授在短短二三十年就奠定了明辨是非的本領。聽了這句話,老頭好像當頭挨了一棒。老頭的無知,就認為人人都比自己有學問,所以根本不假思索的相信他們所言。所以最近從紅樓夢的開放課程中,老頭慢慢對中國文學有了些許的認識。過去,讀過的古文,好像都白讀了,感到十分的懊惱。這也難怪,畢竟中國文學領域浩瀚,就算窮其身也未必能窺其境於萬一。難怪美國最優秀的人才,去學文學。再看看老頭提到的這兩位中文系的教授,更顯出他們的偉大。偉大的地方,就是他們能夠不斷的讀書,不斷鑽研的結果,使得他們能夠旁徵博引的隨時出口成章。紅學的研究就是一個例子。也許表明看起來,感覺有些牽強附會,可是想想就是牽強附會,也得具備紮實的國學基礎。比起來,老頭學的化學實在太簡單了。只要能夠把化學的基本原理徹底搞通,就一切搞定。過去的老歷史都是最基本的原理。而最新的知識,只要是自己領域之內的,很快的一目瞭然。所以,當年老頭糊裡糊塗的選了化學,可以說是投機取巧走捷徑。樂哉!樂哉!

交大的英語語法課程,是從語音學的基礎來說明文法的來龍去脈。老頭當年中學六年,幾位英文老師都給我們奠立了非常紮實的文法基礎。其實當年老頭就是憑著直覺,就可以判斷句子的正確與否。可是當年並沒有任何語音學的訓練。如今,有了語音學的教授,來教文法,應該對學生有所幫助。不過,從學生的反應可以看出,現在台灣的小孩子雖然很小就開始學英文,結果未必能比得過我們當年的水平。老頭從初中開始,一直到高中畢業,英文教科書的每一課,老頭都是背得滾瓜爛熟。現在想想,背熟之後的效果很多。譬如,語法,句型,文法,也都跟著背起來。這個課程老頭前後看了五集。首先,老頭對教授的教法非常贊同。老頭到美國來以後,就沒有上過英文的課程。所以對美國的教法不清楚。有一點,老頭感覺到教授與學生在課堂上互動頻繁。這一點說明了教授對學生是有相當期望的。而且,老師基本是用英文教學,當中也穿插國語。最令老頭嚮往的是老師要求學生參加,每週的英文午餐。系裏每個禮拜在教室準備了午餐,(多好!)讓學生以英文交談。當年,老頭大學英文,有所謂的語音教室,每人帶著耳機,單方面的學習聽力。如果有這種午餐的英文會話鐵定會更好。教授一開始就表明,英文是一種非常嚴謹的語言。所以非常容易去學(有點類似化學)。這位教授同時也教授國文的語法。我想她之所以做出如此的結論,是因為她自己顯然已經把英語語法貫通了。任何人把一門學問搞通了,就會有容易的想法。自己覺得容易了,自然而然就可以很有效的傳授給學生。做老師的最怕一知半解,站在台上,表現不出自己的專長,怎麼可能期望學生有興趣去學習。老頭看了五集不想再往下看的原因,不是教授的原因,而是覺得對我自己的文法,沒有多大的助益。

看了這些視頻,老頭有一個感想,看起來文科的教授,學問比理科的教授大的太多了。看看當年文法組的考生,多麼的優秀。看到化學的教法,似乎還是四十年前老頭唸書那個年頭的教法。學生還是坐在教室,毫無反應。毫無反應的原因,當然是教學沒有引起學生的興趣。要使學生參與到課程,最重要當然是要有啟發性的教導方法,而不是低著頭死命的看講稿。老頭在看紅樓夢還有先秦兩漢文選的視頻,就發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教授的講解,讓我產生了無比的興趣與好奇。而這種好奇就是往下聽的無限動力。其實學任何東西都是一樣,就是要有興趣。興趣那裏來,我想老師的帶領自然是很重要的。想想如果老師講課帶著無比的熱誠,學生自然會融合到課程裏面。熱誠那裏來,當然來自老師的學問,和一種願意把自己所學傾貫於學生的慾望。或者說,老師自己因為享受到這門學問的樂趣,不願意獨享,而願意竭盡己力的與學生共享。所以,老師在講課過程中,處處可以展示出來教學的熱誠。可惜,老頭當年在臺灣念大學的時候,很少很少遇到這樣的老師。

看起來好像上面所說的和盲目崇拜沒有啥關係。其實不然。想想從小我們接受的教育方式。填鴨就不說了,最差勁的就是沒有老師教導我們如何去思考問題。想想,老師要和學生打成一片,也就是必須平起平坐,才能激發學生學習的興趣。我們對老師一向就是所謂盲目的崇拜。不管走到那裏,往往一句「老師說的」就可以所向無敵。年級越大,老師也越厲害。現在想想,很多老師當年多少都有點懷才不遇,所以往往把學生當成出氣的對象。記得高三學物理那年,我們的任課老師,經常抱著一本大學普通物理原文書,而不是我們的中文教科書走進教室。時常感嘆自己當年成績多麼的優秀,可惜沒有機會和吳健雄,楊振寧,李政道一樣出國留學。言下之意,做為高中物理老師頗為大材小用。每次看到同學考試成績不好,就下結論,要同學們再三考慮是否有條件投考理工。老頭就被點名過。當時的想法,很不服氣。所以後來考大學,就是沒有填寫物理系。其實想起來,就拿一次物理考試的成績,來下結論,對學生來說是不公平的。再說,我們的成績不好,當然是自己不夠努力,可是最重要的就是根本沒有真正瞭解老師的講解。我們還經常替老師解圍,說老師沒有口才,所以講不清楚。現在,想想不是沒有口才,而是老師自己都沒有完全理解。那個年頭做老師容易,做學生難。難在有口莫辯,且不能辯也。

有時候同學提問題,老師的答案居然是「這個你都不懂,還有臉坐在這個教室裏面」。看看,這位老師是啥樣的心態對付學生。學生學生,不學何以為生。一天到晚要我們發奮苦讀,有了問題還不能發問。結果學生的奴性就一直延續下去。現在想想,也許老師當時真的被學生的問題問倒了,一句對學生的責備,把自己的責任一掃而空。到了大學,教授為了維持自己的尊嚴,居然還嚴格要求學生不能曠課。曠課幾次就鐵定把你當掉。這些教授的作法,現在想起來,簡直可笑。可是我們這些學生,不也就乖乖的坐在教室,任憑教授不知所云的蹂躪。最可笑的就是大家還小心翼翼的不敢頂撞教授。我一直認為,學生既然繳了學費,總應該好好的學習。拿曠課死當學生,純粹是一種企圖在學生面前豎立權威,彰顯自己高高在上的形象。可惜學生對老師懼怕的奴性,造就了老師的混水摸魚。學生一天不能獨立思考,老師就繼續的在課堂上不知所云的教授學生而不自覺。能夠得到優秀教授的教導,最幸運的就是莘莘學子。對於默默無言坐在課堂的學生,教授們是不是也應該想想如何去啟發學生學習的興趣。人生數十寒暑,眨眼而過。總不能讓青年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上,飽受滄桑。然乎?不然乎?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