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童言無忌》2013/10/25

一連兩個早上,本地的星島電台討論最近一位美國小朋友的驚人之語。這位小朋友,在一個美國喜劇明星的脫口秀中,和另外兩位同樣是五六歲的小朋友,回答主持人的問題。主持人說中國承擔了美國一點三萬億元的債務要如何歸還。這位小朋友毫不考慮的說,把中國每一個人殺光了,就不必還債了。主持人聽了,很自然的笑了笑,然後說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想法(interesting idea)。接著就是另外兩個小朋友的答案。這段視頻就是兩分鐘。播出後,首先在新浪微博上看到。沒有特別注意。想的是小孩子嘛,童言無忌。再也沒想到,這兩天星島電台把這件事情討論的有點出乎我的想像。每天早上我去游泳,就打開電台聽聽,也就是十分鐘的車程。今天聽到訪問一位此地華人任教傳媒的教授。教授回答說他看了視頻,覺得沒有怎麼樣。這點的看法,我是頗為同意。可是再也沒想到,居然後面扯出一大堆的言語,還有聽眾叩應的發言。不久到了停車場,把車停好,就開始我的晨泳。

一面游泳,一面就想這些事情。首先,我的感覺是星島電台的節目主持人,拿這個題目來討論,然後訪問許多所謂名人,加上聽眾的叩應,喧嚷的熱鬧非凡。好像找不到更有意義的題材來討論一樣。或者大概早就忘了當年共產黨在毛澤東的教導下,要打倒美帝國主義,說美國人是紙老虎。全國老百姓從小孩到老頭,把美帝國主義恨之入骨。可是看看人家美國人的反應如何。莫非也應該來個叩應節目,訪問各地名人,對中國人好好的攻擊一番?別的不說,在台灣終止動員戡亂時期條款以前,我們在台灣也一樣對付我們的兄弟姐妹的政權,把共產黨叫共匪。從小就教育我們要殺朱拔毛,消滅共匪。大學畢業後,我在裝甲步兵師服役,我們的裝甲兵的兵歌,有一句就是「打得匪兵叫爹娘」。好像不把自己的同胞,殺到叫爹娘不甘心一樣。看看當年無論在啥場合,我們高唱愛國歌曲,高舉手臂,緊握右拳,高呼口號,只要提到共匪,一定是消滅殺光。看看人家的節目主持人,聽到小朋友的回答,淡淡的一笑,還認為是個有趣的想法。還好他沒有說是個很好的想法。不然,我看後戲恐怕還要上台一陣子。

許多人都表達了自己的看法。有人還認為這不是一個偶然事件。認為是小孩子在家裡一定是接受過大人的教導。甚至有人認為,節目主持人事先安排小朋友如此回答。我想有這種想法的人,自然是早年受到了國民黨或共產黨的教育,根深蒂固的無法拔除。自然就認為人家小孩子也跟自己當年一樣。我如果說沒有這種可能性,一定會被這些人痛擊。不過想想,人家有那個必要嗎?有一種情形,可能是大人們在酒醉飯飽閒聊之餘,隨便脫口而出的幽默。小孩子剛好在旁邊聽到了。不過這種可能性不大。我想大人喝酒買醉的場合,做父母的不太可能讓一個五歲的孩子在旁邊停留。有一位女士的高見特別值得向大家報告報告。她認為這件事情是了不得的大事。如果不立刻阻止,那還得了。美國人的家長告訴自己的孩子,將來長大了,到中國把每一個殺死。聽她的口氣,再過幾年,美國就真的要登陸中國大陸殺人了。不為別的,就為了逃債。來美國這麼多年了,說實在話,對美國人的幽默,我們還是和剛來的時候差不多。那是有聽沒有懂,文化上的差異,語言的隔閡,木筏渡(沒辦法)也。再說,怎麼會想到居然要管管美國人的家長如何去管孩子了。

前一陣子,美國政府暫時關門。中國政府立刻發表談話。強調美國必須重視自己的信譽。言下之意還擔心拿不到美國的利息。從政府關門的那一天開始,我就認為那是暫時的。看看那兩個禮拜,美國的股票市場不是好好的。大家該吃的還是吃,該喝的還是喝。職業棒球賽到了最後決賽的階段,絲毫不受影響。政客們的較勁,在美國司空見慣。再說美國欠債,歸還的方式很多,實在沒有必要賴債不還。七零年代小日本的經濟簡直偉大的不得了,到美國買這個買那個。不也是和目前的大陸一樣,幫美國舉債。大家都說美國要完了,小日本早晚就要把美國給拿下來了。紐約一棟一棟的大樓,讓小日本付出高價給買下來。就像現在的大陸一樣。結果人家美國銀(人)是聰明,不知不覺中,讓日幣一點一滴的升值(看看○三年我在上海,美金一元兌人民幣八點四,現在是六點一幾),升到最後,那些大樓,又一棟一棟的回歸到美國人的手裡。美國雖然舉債纍纍,可是人家有哈佛,史丹佛,還有無數名校培養出來的經濟金融經理人才,還有無數諾貝爾獎經濟學的得主,實在沒有必要欠債不還。到最後,不是不還而是根本不用還了。

我說這些只有一個目的。就是不要認為美國會用武力來對付中國。就像那位小孩子說的。美國的教育方式,從過去到現在甚至到未來,和俺們中國,台灣的教育不會相同。俺們再怎麼革命,再怎麼引進,也無法走到美國教育的那條路上。這些年來在美國拿到學位回台灣,回大陸的學人和海歸不少。可是看看兩地的大學教育,好像並沒有培養出來啥了不起的人物。我們應該關心的是國內或島內的大事情,而不是杞人憂天的擔心美國人教育孩子,將來把中國每一個人都殺光。一般說來,美國人講究的還是以個人為主體的生活,也就是如何給自己創造足夠的資源,快快樂樂的享受一生。我想真正會因為幫助美國國家逃債,而到中國殺人的,恐怕接近零。美國銀挺聰明的,目前不是還一直在加班油印美金。想想,最低工資一小時十美元,多雇一些工人,繼續打印不就解決了。而且這種繼續油印美金的政策,可能還要繼續一陣子。這樣,至少,中國政府不必擔心人家付不出利息。擔心利息,而不去擔心最後本金的下落,那是捨本逐末。說到這裡,我認為老祖宗告訴我們「童言無忌」,還是正確的。可是怎麼每次到了緊要關頭,老祖宗的話,好像都被我們當作連屁都不如。令人深思。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