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海歸紀事 卷六》2007/8/24

自從我在一次會上阻止她的大吼大叫後,加上通過FDA對我申報的第一個案子,我知道她開始有請我走路的打算了。然而當時我還在經手第二個案子,心有城府,還繼續做我應該的工作。但是我心中開始有了離開的準備。在她請假的半年期間,她就開始了部署要我走路的打算。我的同僚也警告過我好幾次。然而我的計劃仍舊未變。一方面開始找美國的工作機會,另一方面仍繼續完成我該做的工作。因為無論如何,只要我完成我的工作,拿到FDA的批文,我在上海兩年對我回美國找工作多少是有所幫助的。

那年,她以前工作的美國藥公司大規模的裁員。她的一些老中朋友們,紛紛落馬。有兩位都是八零年代初期保送到美國留學的。這一批學生是當年美國政府為了提高國內的學術水平,與美國幾個名大學合作提供獎學金給國內名大學畢業生到美國來留學。平心而論,這是一個很不錯的計劃。然而這一批同學,因為文革結束不久,百廢待舉,在國內就沒有打好底子,英語也稍微差了一點。所以出來念書比較累一點。書念得好的有(我就聽說有位學電機,成就非凡,還在美國創立公司)。然而我在美國所聽到的,看到的學我們這一行的好像都有點問題。他們花了七,八年的時間苦力奮鬥到一個學位。有的去做了幾年的博士後,就這樣的找到一份工作,在美國安居樂業的待下來了。大概是在公司內的表現平平,當公司裁員時,首當其衝的就是這批當年在國內的皎皎者。一般說來對那些有真才實學的人,應該是美國藥界最需要的人才。在其他藥公司找份相關的工作應該是不難的。再說,公司花了錢,培養了你十幾年的時間,如果你還有利用價值,美國人是不會輕易放你走的。我們這兩位仁兄也是老闆以前的牌友,沒有經過公司的面試,在老闆的私相授受下,就加入了我們的陣容,而且還給了副總的頭銜。當時在公司內引起了不少的騷動。我們那時還幾乎聯名向總部建議,從此取消員工面試制度。只要憑員工的介紹就可加入我們這個大雜院。

第一位仁兄還算是個老實人。有一次他用美國公司的資料給了一個演講。可說是半學術性的。有位同事發問,提到有關美國大藥公司投資回報的問題。他的回答很老實,意思是說在沒有新的產品出來,節源是一個方式那就是裁員,並當眾對大家宣佈他就是在這個情形下回來的。這時大家才知道他是被裁員才回來的。他自己說被裁後,在家賦閒了半年多,實在找不到工作才回來。同時還告訴我們,他的薪水被砍了三分之一。然而沒有多久,他的口氣就改過來了。說是他放棄很多的工作機會,就是要回國發展的。然而我們大家都在懷疑他的經驗究竟能給公司帶來什麼。只見他每天忙忙碌碌的分發從網路上得到的美國藥界新聞給我們,好像他的工作不是研發而是一個藥界的新聞記者。逢到外賓來訪,首先用他那吞吞吐吐的英文,介紹他的輝煌來歷而且總不忘記加上一句話,他是沒有經過面試而被聘來的。殊不知,這在美國是幾乎不可能發生的。這分明告訴大家他是走後門進來的嘛。這位老兄來了以後,主管了研究部門,還的確引起了一陣反彈騷動。

原來我們研究部門有位領導,在一個很有名望的生物技術公司工作了十年。因為家庭的糾紛,束裝回國。乍然之間,空降來了一個領導,個性衝動的他立即表現自已不接受的態度。不得已,老闆也把他提升為副總以安人心。然而在他手下工作了兩年的兩位經理卻立刻的擺脫他的控制,而立刻受命於這位空投領導。起初他還借口拒絕參加每週的固定小組會議,以示抗議,然而過了一陣子,他看大勢已去,也只有乖乖的與他合作。並且對我們說,他要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反正拿著公司的工資,又可以等公司上市撈一筆。幹嘛去斤斤計較。其實那也是大家的心聲。老闆自己也時常說,就是要等公司上市,拿了錢以後,絕對走路,誰有心情給那一幫人(總公司)工作。平心而論,我最初也有這個想法,始終認為有總公司在世界金融界的聲望,上市不是很難的,能夠有一份額外的收入也不錯。後來我就沒有這個指望了。而且總總跡向顯示,我知道她根本沒打算給我股票。(在美國加入公司,股票是報酬的一部分。從第一天上班就開始計數。)同時正巧此時有兩位她的牌友加入公司,我的這一份很自然而然的就轉移了。記得有一次為討論每人分多少股的問題,還引起了領導們的一陣不滿騷動。我是唯一一個從不發問題的人。看到每人發表自己為公司付出多少代價而為自己力爭股份的場面,也是令人震驚的。這時她就拚命的消火,並且一再強調她已經盡了最大的力量為大家爭取。同時安慰大家,如果公司的股價增高,每人也可獲取相當的利益的(很不幸的自從公司上市後,股價已經掉了百分之四十五啦)。後來她的老外老闆也特地為此來消音。最後大家也都不了了之。在她認為公司給你一份工作上班,你是應該知足感激的,還談啥股票。不高興就走路,沒有人會留你,這也是她對公司所有員工的態度。

十七


另外一位加入公司的就是內定來取代我的。他也是她的死黨。同樣的被公司裁了下來。不過被裁員後,聽說他是打算要回來的。看他每天忙裡忙外,上班時間經常外出,似乎是在為自己的事業努力。因為他來是做我的工作。我還在位,他也實在插不上手。所以我們都說,他的心根本沒有辦法在公司。他回來之前,老闆曾經要我把完成的化學申報文件交給他審核。等我拿到他的評論時,我注意到他給的全是抄寫了好幾條一般有關法規的基本常識,根本沒有專業化的意見。我就這樣的知道他的底細了。其實我當時是有恃無恐的。因為我覺得他雖然在美國做過十幾年,但實在還在門外。很明顯的只是在藥公司混過而已。知識與經驗是不足以對我造成威脅的。我始終覺得,不管在那個公司總要有人能夠真正幹活的。所以他的加入,我的態度是儘量不去與他接觸,在表面上儘量與他合作。

在他上班之前,她也打電話徵詢他做我老闆的意見。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已經決定的事情。我知道反對也無濟於事。我告訴她,沒有問題,我會好好的與他合作的。我知道我的走路是遲早的事,實在沒有必要再去跟她囉嗦。再加上第二個申報案子還未完成,能拖一天就拖一天了。我那時也很積極的往美國找工作,然而有幾個面試的機會也因為人在國外而丟失。我原先的打算是到了年底再辭職回美國的。雖然照合約規定我需要給三個月的通知,然而我想如果我辭職那正合她的心意,她會讓我提前離開的。我之所以要拖到年底也是為了符合在美國減稅的法律。對美國國外的工作者,一年內只要不在美國境內拘留超過三十五天便可以享受到八萬美元的免稅額。這也是我告訴自己,一切要忍耐的把工作完成。除了少繳一筆稅,最少在我的履歷表上可以表現我在上海兩年的工作成就。

他報到之後,基本上我是尊敬他為我的老闆的。我們之間彼此非常的客氣。有那麼幾次,他試著提供我一些有關技術上意見,也都是無關痛癢的一些錦上添花的小插曲。說實在話他的博士導師在美國也是很有名望的(與我的導師是一位師傅出門的)。我的看法是他的博士導師雖然有名,但我不認為他把書念得很好。簡單的說就是沒有啥功力。幹我們這一行的,聊上十分鐘就知道你的功力了。慢慢的由我們的同事中知道,他回來是想在國內與人合作開創自己的事業。就像我們大家都在傳說老闆和我們之間一位領導做化妝品生意。大家又說老闆和他們這一票人,開始藉著總公司的資源,正在為自己的未來開創一條分路。其實,反正大家都在混,公司也沒個方向,今天說要研究中藥,明天又說中藥不好搞,改做西藥。就這樣變來變去。所以大家都在暗地裡為自己的前途打算。一個公司從上到下,不全心全力的為公司工作,分神忙公司以外的事,偶也算見到有生以來的第一大奇觀啦。

我們的另一位領導就更過分了。為了申報第二個案子,他雇了一位美籍的臨床顧問。然而假公濟私。原來他和他的一批大學同學們合作,一直想在國內成立一個動物實驗室。因此就準備了一份計劃書,想從美國找到投資的夥伴。可是他的英文是差了點。他就利用職務上的方便,委託這位美國顧問代寫。這個美國顧問收費不貲,每小時二百五十美元。反正是從這個案子出錢。當初我聽到這件事後,真是挺嚇客的。這件事,在美國是怎麼樣都不可能發生的。但是,回到了國內,就擺在你的面前。這種欺上瞞下的作風,真是讓我這個老土,開了眼見啦。

我們的臨床試驗是在美國做的。因此需要花錢雇美國的合約公司來執行。照總公司的規定是要有三家來比價的。可是負責臨床的領導也是她一夥的。十分堅持的要找他鎖定的一家(他以前在哪家公司待過)。費用比其它的公司比價多出好幾十萬美金(總額要二─三百萬)。當初我們拿到的比價,並不包掛這一家。我也在美國用合約實驗室,都是完全規規矩矩的根據三家合約實驗室比價,然後經過總部審核。只要把比價定出來,選擇哪一家就可以水到渠成了。我之所以提這些事無非是說明,這一票人拿著總公司的資源,不設法好好把份內的工作幹好,假公濟私,還儘量的想額外的有所貪圖。而這些伎倆,我們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只有總公司被蒙在鼓裡。我們中國人與生具來的小聰明,加上在國外幾年的洗禮,無形中養成忒有的膽大敢為,也真令我歎為觀止了。

十八


她為了增加與員工之間的瞭解,每年都會把公司分成幾個小組,藉著中午的聚餐來聽聽員工們的心聲。在會議中她會問問每一個員工對公司有何意見,同時也問問每個人的工作情形。第一次會議,我組內的一位小朋友,她是我最得意的助手,幫我完成了許多的工作。當問到她有沒有壓力時,她的回答是有的。只是這個壓力和她在以前的公司不同。因為我們是研發單位而她以前是在生產單位。在藥廠生產單位,工作是有時間性,必須在特定的時間內完成某一項工作。對一個研發單位來說就比較有彈性。然而這位小朋友的回答就一直成為她批評我的依據。時常拿來說我的小組人員工作很輕鬆。其實她說的不錯,我一向對工作都是事前很詳細的計劃執行。因此,很少說會落下進度,到最後關鍵時刻加班趕出來。所以我的組員工作效率很高而且都是輕輕鬆鬆的如期完成。但是在她的心中,我們不超時的工作,就是沒有壓力。在她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壓力的。因此到了考評時,當我把這位小朋友列為最優秀時,她火冒三丈。還當著人事部門的主管交待,要我重新考評,同時絕對不能給她加薪。當時連我們的人事主管都不以為然。然而,我回來後還是把最優秀的考績很不情願的改成優秀。當初根據指標,每個月可加二百元。當我把這個數目報上去時,她說,我這樣做是要把公司搞垮。我當時就頂了回去,我說一個月加兩百人民幣,一年兩千四,這樣就把那麼大的一個集團搞垮了,公司也未免太脆弱了。最後薪水只象徵性的加了一點。這點我一直對小朋友感到過意不去。

翌年,我們又有同樣的聚會。我們組裡加了了兩位新的小朋友。我一時大意忘了提醒他們千萬不要提工作壓力的事。結果同樣的事又發生了。我的這位小朋友,說他非常喜歡他的工作,來後學了不少的東西。老闆就問他壓力大不大。他說,壓力沒有以前哪個工作大。這位同事是以前也是在生產單位。所以給的是實情。好了,這一次是注定她對我沒完沒了。果然不錯,在許多會議上,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批評我不會帶人。我的小組人員沒有壓力。平心而論,在兩年之內,我帶了五個人能完成兩個向美國申報的案子,加上國內一個申報案子,在我們這一行來說,算是一個不小的成就了。她自己內心也清楚,所以我知道這是對我開刀的起點了。她是絕對不能忍耐我的組員對她說工作沒有壓力的。我覺得做一個好老闆,不是要給手下施加無謂的壓力,而是能夠儘量減輕員工的壓力,把工作內容訂好,給他們理出頭緒,然後讓他們自己去完成。我們只是在旁隨時準備幫忙。

前面提到動物實驗的趣聞。我們這個小組接下了負責分析血液樣品的工作。原先是由另外一位在國內拿到博士學位的一位半學者負責。這位人兄還來美國做過一年的博士後。他的學問連我們國內的小朋友們都感到吃驚。但是他是個非常賣力的員工,每天工作時數都在十幾個小時以上。是老闆心中的大紅人。他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工作沒有一點結果,花了很多時間在摸索,可是永遠也摸不出個所以然來。然而,他還經常在會議上,自告奮勇的接工作,一份很有料的樣子。過了一段時間等我們需要結果時,支支吾吾的拿了一大堆數據來混淆視聽。看到他那份理直氣壯,大聲大吼的為自己辯護,我實在懶得再與他一般見識,覺得這個人真是令人又可憐又可恨。

因為時間緊迫,我們只有接手。動物樣品進來的時間比預定的時間就晚了兩個禮拜。我們日夜的加班,結果比預定完成的時間只晚了兩天。其實當初我把預定的時間定的很緊的。屋漏偏逢連夜雨,那一天,我們的結果出來了。我就把那位很仗義的領導請到我們的實驗室,一起討論結果。沒想到,那天他氣乎乎的和小朋友們發生了口角。這位仁兄當著我的面批評我們小朋友,沒有效率。結果我們的小朋友,堵了一句,你又沒經手這次實驗,憑啥說我們沒有效率。這一句把他給惹火了,就在我們實驗室,衝著自己是位領導就大吼大叫,緊接著就往老闆那裡去告狀了。說我的這個小組工作沒有效率。這個發難正合她的心意。(其實,我的小朋友們,一直認為這是安排好的一齣戲)緊接著下來的就是一連串對我個人的批判鬥爭了。使我想到當年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景象。寫報告,在會議上認錯,自我批評,為我們的小朋友舉止向大家道歉。並且一再保證,類似同樣的事情決不會在發生。這種鬥爭一直持續了有一個多月。我意識到我捲鋪蓋的日子終於來到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