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海歸紀事 卷七》2007/8/31

果然在一個秋高氣爽的早上,我們從美國收到了電文,美國FDA准許了我們第二個臨床申報的案子。而且對我負責的化學部分再次沒有提出任何疑問。這意味著我的工作終於是告一段落了。我是負責藥物開發部門的工作。研究部門要找到新的藥物,我才能接手開發。然而在短期內,我們這個研究單位是根本是不可能有結果出來的。當天公司並沒有像第一個案子下來時,有慶祝的儀式。不多久,我的新老闆告訴我下午五點鐘,我們三個人包括大老闆要一起開會。我知道有大事要發生了。我問他到底要開哪一方面的會,我是不是需要準備一下。他說沒有什麼好準備的。其實他是知道的,我也猜到了。就是請我走路。

到了下午四點鐘,我和他被叫到她的辦公室。她一開口就說我沒有盡到做一個領導的責任。也就是說我根本不夠資格做我的位置。我當時就告訴她,夠不夠資格做我份內的工作已經不重要,我畢竟已把我的工作完成了。不必繞彎子有話直說。她立即指出要把我貶為經理職位,拿中國的標準薪水。我當時雖然憤怒然而卻非常的冷靜。我的回答是NO WAY。她大概以為我十分眷念這個工作。我一向在公司是很低調而且很賣力。在她心裡也許認為我會考慮留下來的。她看我意志堅定,就建議我辭職。我說辭職是出於志願的,我沒有辭職的意思。唯一的方法就是炒我魷魚。但是要給我一個理由。她還再三勸我考慮辭職。我立刻回答沒有什麼好考慮的。她又說辭職之後,在我回國之前,我可以隨時回美國找事。她還會給我很好的推薦。我笑著告訴她,我不領她這個情,我也不計較她的推薦。我還說如果我需要她的推薦才能找到工作,我這一輩子在美國算是白混了。她無可奈何的說我很激動。要我好好想想,第二天再作決定。我當時就告訴她,我沒有激動,而且也沒有什麼好激動和考慮的。就這樣我離開了辦公室,開始整理我的東西。說實在,我在這個地方也待的夠夠得了。下一步,我想的是我應該爭取甚麼條件。回到公寓後,我把合約拿出來仔細的看了一遍。同時心裡有了底子。如果我辭職,我還需要待上一個月,說實在話,我根本一天都不想待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又把我叫到辦公司,開始跟我面帶笑容,很客氣的寒暄。其實,我看到她那個腫脹發黑的臉,心裡的卻很不舒服。我要她不要繞彎子,有話直說。她問我是否要辭職,我告訴她我昨天的決定,我是不會辭職的。我的要求就是請我走路。可是需要給我一個書面的理由。她說公司請人走路不需理由。我當時就回覆她,不給我理由就是一個很好的理由。同時,我就把我的條件一一講出來。她說她需要打電話與她的老外老闆商量。我就退出來了。回到辦公室,我就繼續我的打包,我知道這是我的最後一天了。不多久,我發現我的電腦被切斷了。再沒有多久,我的電話也斷了。我覺得這個人的手法實在太差了。我能利用公司的電話,電腦幹啥?難道盜竊公司的機密。說實在話,哪些東西,我看都懶得看。到了中午,人事部門拿來了退職信。看了看,我要的基本條件都給我了,包括三個月的工資,三個月的房租及搬家費。我看了看還是有許多小毛病。然而在我的新老闆及人事部門的再三央求下,要我不要為難他們,他們也是在混碗飯吃。我就簽了。這時我的東西都打包好了,我就向我們的小朋友說再見。我不想給他們添太多麻煩,很快的就離開了。我的小朋友們幫我把東西搬到樓下。這時公司的秘書們也都下來了。開車的師傅也來了。小朋友們要師傅送我回去。我說不必了,同時要求前台幫我叫車。沒多久,車來了,我和小朋友們一一說再見,就這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事後想想,從她處理我的離職就知道她在美國真是白混了,一點都沒有學到對退職員工的處理程序。說實在話,自從完成申報第二個案子後,我們開發部門就比較清閒了。而且在短時間內我們也不會有新的藥品出爐。換句話說,她大可以名正言順的,很客氣的請我走路。她可以換一種口氣,說感謝我這兩年來的貢獻,我的工資又高,公司一時也沒有大伙讓我幹。很對不起,請你休息一段時間。有了新的項目我們一定再請你幫忙等等。我如果聽了這些人話,我會十分瞭解而辭職的。然而,不會說人話的她,把我離職的事處理的像個村婦。也因此,對我所提出的離職要求,也全都給我了。事後那天離開她的辦公室時還送了她兩句。我告訴她,要好好學做人,不可做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我又說欺人者,人必欺之。鬥人者,人必鬥之。同時告訴她,我們人生在世,短短幾十寒暑,不但要為自己積德,還要為自己的子女未來積德。因為離地三尺有神明啊。她好像挺激動的要回嘴,我一轉身就走了。

二十

有一點我要強調的就是任何一個行業,工作的經驗是累積而來的。自己本身要親自經歷過某一個過程,才能吸取到經驗。不是你聽說啥,想到啥,就是啥。藥品開發的工作其實是不停的。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要做的工作,總是有先後順序。大公司與小公司的做法又不一樣。我們這個公司算是個小公司。所以在運作的時候隨時就要實際(Realistic)。要時常想到許多有關的問題。不是把文件申報上去就完工了。而且在申報以後,臨床開始前,後,都可能會發現許多問題,這些都要一一的考慮周全並有適當的應對處理方案。也就是說對一個申報的案子需要有全方位的考量。

當我上任時,我才知道我的責任就是要盡快完成申報。因為他們認為只要完成申報,公司就可以上市了(絕不是美國公司目前的上市標準)。而為了公司上市就是他們雇我的主要原因。這是我上班後才知道的。如果我早知道為的是上市,我未必會加入。因為我這一行在灣區找要上市的公司工作不難(我目前就在未上市公司上班)。當初他們告訴我的是公司要發展中國的藥業。再說如果我知道公司是完全為了上市,至少在合同上,我會要求把股份的分配說清楚。所以開始申報時,根本就沒有要做臨床實驗的打算。結果後來,負責我們上市的投資公司,就要求公司做臨床,才能上市(那時我已經離開了)。所以在開始臨床的時候,臨床方案還真遇到了很多問題。(我就在想,後來我們那位負責臨床的領導離開公司一定與此有關)。其實這些臨床與我的部分沒有多大的關係。可是有了問題,首先就批評我沒有盡到責任,工作沒有做好。我覺得這樣做人就不夠厚道了。人都走了就是怪到我的頭上來,還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我平生最恨的就是,碰到問題就先想到去責備別人。有問題就想辦法解決,有那個怪人的精力,問題也就解決了嗎。在公司兩年,領導彼此指責的場合實在不少。似乎永遠沒有人,願意出來承當責任。

現在想起來我離開的方式也是很平常而且也是海歸經常碰到的現象。我不止一次的聽到許多的例子。有位做房地產發了財的老闆,拿錢出來投資生物製劑。他拿出兩千萬成立了一個公司,還用重金禮聘在美國某知名生物技術公司的專家。結果這位海歸放棄在美國良好的工作,賣了房子攜家帶眷回國。同時還網羅了兩位助手一起回去。一年後,老闆問他何時可以開工生產。這位海歸分子說至少還要兩年。老闆大為光火。說我就認倒霉了,砸下兩千萬。這位海歸只有再回美國。這其中的懊惱,只有自己知道。還有的就是我的情形。利用完了,走路。所以我當初回去,就是一個人。能待多久就待多久,完全是走一步看一步。不像我的許多同事們在大陸都買了房子,好像都有長期打算居留下來,雖然他們的家眷有的還在美國。寫到這裡,關於公司的部分,算是告一段落。離職後,我在上海待了三個月。其中還回美國一次工作面試。這仨月,我每天仍舊照往常的日子作息。每天早上還是起個早鍛煉。晨練結束,固定給老婆每天打電話。打完電話就梳洗,然後就走到地鐵站向擺地攤的老大娘買報紙。老大娘年紀不小了。她告訴我每份報紙只有一毛的利潤(可憐啊!)。看到車站熙熙攘攘的人群,急急忙忙的趕車,我是蠻輕鬆的。買了報紙回來,就吃我的早飯。那三個月是我有記憶以來,最輕鬆的三個月。雖然輕鬆,實際上也挺忙的。看看書,還練習寫毛筆字哪。我買了好幾本字帖,一個王羲之寫的「以」字,就練了我好久,然而,還是四不像。就更不必談練「永」字八法了。也向美國打聽找工作,上上網,看看美國股票。我也經常一個人,在上海溜大街,逛公園,看不同的展覽(民俗,藝術,車展,等等)。女兒要我給她的狗狗買衣服,我就在大上海到處打聽。買了兩大包回來。其中有旗袍,棉襖,牛仔裝,狗鞋子,領帶,只要想到的,都買了。也照了不少的相片。肚子餓了,我也學會了一個人上館子,用飯。下面一系列,我會談談我對上海一般衣食住行育樂的感受。畢竟在上海待了兩年,對上海多少還是有點認識的。人都是感情的動物,經過的忘不了,只是看程度的深淺而已。

二十一

上海的房子蓋得可是挺美觀的。內部裝潢也挺講究的。我曾經陪我一位在美國的同事在上海採購室內裝潢。這位同事告訴我,國內的室內裝潢價錢只是在美國的十分之一。即使加上運費,都非常划得來。上海建築的硬體是可以比美世界各大城市的。我最欣賞的就是上海個個樓頂的設計了。到了晚上配上靚麗的燈光,更是好看,美不勝收。然而配套的軟體就實在差一大截了。在我居住的小區,也算個高級住宅區,時常會聞到一股股的廁所臭味。我的洗手間有一陣子也是有那股令人作嘔的異味。原來都是排水道的問題。有一次我看到有位工人用寬的鐵條在小區的馬路通排水道。我可是親眼看到糞便直往外冒。還有好幾次在淮海中路也是同樣聞到那股臭氣。我想大概所有的排水道都有同樣的問題。上海的各式各樣的工程隨時隨地的在進行,是不是把周圍環境的配套設施一起考慮進去,我就不得而知了。譬如說,私家車在上海越來越多,但是停車絕對是個問題。不像在美國,停車位的數目是配合建築物的。在浦東地區看起來最少住宅區目前的停車位還可以應付。隨著自用車的快速成長,我想很快的停車會是個問題。浦西的停車問題就比較嚴重。我有車的同事們,是從來不開車到浦西的。

上海的房地產非常興旺。幾年之內猛往上漲。使得大多數的年輕人沒有能力購買。公司的上海同事都住在家裡。然而對外地來上海就業的年輕人就得存錢,借錢付頭款。借不到就只有租房子了。公司有一位上海小朋友家裡是農民,政府分配他們兩棟房子,父母住一棟,另外一棟他就接收了。成了家,兩人都上班,晚上還回父母家吃晚飯。小日子過得很不錯的。他們結婚時,我還參加了他們的婚禮(好久,沒有參加過中國式的婚禮了,好樂)。好不熱鬧。來參加婚禮的,除了同事,大部分都是上海的農民。好像在浦東的農民命比較好,分到了足夠空間的房子。日子自然過的都比較踏實。

中國有三分之二的農民。土地徵收的補償絕對是個大問題。上海浦東因為發展快,地價高。自然而然對農民的補償就比較理想。許多農民分配房子之後也都轉業了。有的同時靠著分來額外的房子的租金,大體上日子過的還是不錯的。然而一般的農民,有多少能像上海這些幸運的農民呢。溫家寶也意識到這土地分配不均的嚴重問題。許多暴亂就是地方官員貪圖私利,侵佔可憐農民的權益,而導致農民的暴亂。隨著國內的經濟起飛,對偏遠地區農民的民生問題是要認真,合理解決。否則小暴亂會演變成大暴亂,後果是不難想像的。

公司座落在浦東科學園區。這個規劃非常完好的園區,以電子及醫藥為主。附近有醫院,大學,各樣的配套措施。一年四季也有很多為園區員工們辦的的活動。有乒乓球,游泳比賽等等。每年過完年後,浦東市政府還會為我們這批歸國分子辦一個春節聯誼晚會。所有海歸,大家聚一起在五星豪華的酒店大吃一頓(中西巴菲)。會後還有表演娛樂性節目觀賞。末了還有抽獎活動,沒抽中的還有紀念品贈送。有一年,有位在美國待了十七年從事庭院設計的仁兄,上台講笑話。他拿了一個高爾夫球桿上台(模仿當年Bob Hope)。他一開口就說在美國待了這麼多年,回來連中文都不會講了。聽得令我目瞪口呆。我的同事當時就指著我對同桌的說我們這位在美國待了三十年,也沒說普通話都不會講了。也記不得他說些啥,但是他講了半天沒有人笑是事實。最後草草下台了事。倒是聯會的會長說了幾句話,反而在上海廣傳了出來。他說我們回國的人幾乎每個人都多了一個學位MBA(married but available)倒引起大家的大笑。這也多少反映出回國分子意欲想入非非的心態吧。

我們時常聽到有關男歡女愛方面的消息。早年美國東部某電話公司由美派人回國工作,結果是回來一個淪陷(被解放)一個。那時派遣回去的都是台灣早期出來的留學生。一回到大陸,就像是小鳥插翅,一下子自由了。把在美國的老婆孩子忘得一乾二淨。可見周圍環境的確充滿了粉紅色的誘惑。後來這個公司再也不敢派中國人回國了。上海的女孩子大方,皮膚潔白(一白遮九醜),大眼睛,高鼻梁,很懂得打扮自己,而且聰明,能幹。就拿穿著衣服來說,我們上海的小朋友,衣服都是一套套的。不管穿啥都搭配的好好的。很少看到她們穿同樣的衣服。尤其到了夏天,太陽眼鏡一戴,長長的秀髮飄逸著,更是楚楚動人。對一些長期在國外的男孩是具有很大吸引力的。如果夫妻關係本來就不堅定,再加上書獃子的本性。只要有女孩子稍微給一點蜜,那出軌可就像是腳底抹了油,跑得可快著哪。搞到最後,很多到頭來賠了夫人又折兵,結局都是很淒慘而悔不當初的。對海歸的已婚之士,千萬要記住,想要逢場作戲,就得預備好付出昂貴的代價。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