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我們的排隊文化》2009/8/14

記得念幼稚園的時候,有一首兒歌是每個小朋友都會唱的,歌詞一開始就是「排排坐,吃果果,幼稚園裡朋友多……」。從小老師就要我們守秩序,要排隊。雖然時時記在心裏,可是排隊這兩個字在大陸社會環境中似乎很難做到一個理想的程度。早年在台灣主要的交通工具就像現在上海的公交車。上學、上班擠公車那是必需的生活步奏。在公車到站之前,每個人都記得幼稚園那首歌,規規矩矩的有秩序排隊。可是不知是否是司機老爺故意與我們作對,車門永遠不是停在隊伍前頭。這一下子,插隊就開始了。首先是下車的急著往外下,而上車的拼老命也要擠上去。後來管事的人聰明了,有兩個車門的公車出現了。似乎解決了下車的問題。但是不按秩序上車仍是常見。記得那年冬天在上海,一個下雨的早上。有位公交車協管,為了維持登車秩序,被一位乘客用雨傘從眼睛刺入而亡。看了這段新聞,讓我好久都轉不過來。我們是應該守秩序了。多少年後,當我再回台灣時,公車雖然還是擠,但是排隊的風氣似乎是養成了。普及性的教育,人民知識水平的提高,加上不到幾分鐘就有一班車,排隊上車的秩序就自然而然的養成了。

在美國多年,排隊似乎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在超市,在銀行,在郵局,機場,不管有多少人,似乎每一個人都很有耐心的排著隊。回到了上海,我那個遺忘多時,不排隊的潛在因子就蠢蠢欲動了。好在我很少搭公交車,大部分時間坐地鐵。地鐵雖然也是很擠,但是兩三分鐘一班,只要不急著趕路,不要座位,我通常都是最後上車的。在看到擁擠時總免不了提醒大家「文明乘車,先下後上」,往往因為我的多嘴而引起許多奇異的眼光。這時我會輕輕的再補上一句「做個文明的上海人」。剛到上海,有次去超市採購,在水果蔬菜部門排隊過價,等了一會兒,我還在原地。原來有一群家庭主婦爭先恐後的插到我的前頭。我要他們排隊,她們反而口徑一致的責怪我沒有排隊。在眾口鑠金,眾怒難犯的壓迫下,掉頭就走,啥也不想買了。

到了南京路步行街的名店小攤,排隊就更難了。一條隊會突然間變成兩條或多條。就像一條小溪分叉出去。然後,只看到好幾隻手又全集中在一個小小的窗口。為了怕引起公憤,只有閉嘴,手握著零錢跟著向前擠。老婆說我何時變成如此沒有文化也跟者插隊。為了滿足兩人的口欲,我可得奮力,欲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其實想想,只要大家心平氣和的等一等,每個人都可以享受到想買的。但是在這種口唅的情況下,排隊早就忘的一乾二淨了。

太太來訪,不管到何處,上女廁所排隊也是一大奇觀。一個廁所有幾間,就有幾條隊伍排著。不是大家排一條隊,那間空出來,依次使用。這時後可要看運氣了。你要是碰到那個隊伍有上大耗的,你可有的等了。有一次在一個旅遊景點,我在外等老婆,等了半天還未見人影。心中著實著急,當我走到廁所時看到她還在排隊。後來才知道原委。你說我們上廁所排隊的方式,是不是也算我們的一種特殊文化呢。

到一般大眾化,有點小名氣的小餐館吃飯,哪排隊的方式就更特殊了。你需要很大的耐心和毅力。你就得站在已入座的客人後面等啊。等的人兩眼虎視眈眈,心裡嘀咕著怎末還沒吃完。而已上桌的,擺出來的是一副老大爺,老大娘悠閒的姿態。似乎這頓飯永遠也吃不完了。添個菜,加碗湯,細嚼緩嚥,那可得慢慢品嚐。飯後還得來根紙煙,快樂如神仙一番。再喝兩口茶,剔剔牙,那個景觀不把你急死也會把你噁心個半死。

想想八十年代在大陸能坐飛機的人那不該擠了吧。那年我第一次回大陸,從北京回美國。在登機口等著上機。也不知是那位仁兄出了一個餿主意。用他隨身習帶的行李排起隊來。結果一下子,行李就排成了一條長龍。我在旁看傻眼了。想想也許這是大陸航空公司的規矩。我也立馬把我的手提袋擺上。結果到了上飛機的時候,人人在找自己的包包,那股亂勁兒至今瀝瀝在目。有一次出差公幹,到了浦東機場櫃檯畫票。排著排著兩個人就打起來了。原來一個個子不高的年青人抱怨前面一個高個子的小伙子沒排隊。結果這個高個子用胳膊掐著那個矮子的脖子,使勁兒的往他臉上飽以老拳。一下子,滿臉是血。隔了一陣子才被人拉開。我當時被這一幕真的愣住了。好一會才緩過來。我還以為在看電視劇呢。那年感恩節,老婆由浦東機場返美。起飛前,兩位同胞乘客,為了爭一個放行李的位子,打了起來,雙方也都掛了彩。結果機長把公安也叫來了,命令這兩位吵客下機。因為機場的地勤工作人員,要把兩位已托運的行李取出。結果飛機延誤了好幾個小時。我就在想,能坐上國際班機的同胞,生活水平應該是不錯的。居然也會在飛機上打起來。我們的教育是哪裡出了毛病,家庭、學校、社會……沒有答案。

最令我驚奇而文明的排隊方式,就屬那次我到北京參加的培訓班了。我有一個做任何事都趕早的習慣。就像往常參加學術會議一樣,總是早早到場,找個前座。一來可以專心聽講二來避免打瞌睡。第一天上課,按照往例,一早到會場。每個人都很有秩序的排隊。當大門一打開,我是第一個入場。心想鐵定可以坐到最前面。沒想到當我走到前排座時,我真的嚇了一跳。所有前排的位子都已經被佔了。桌子上,椅子上,有鋪著白紙,上面寫著「有人了」三個醒目的大字。還有的放了紙袋子、小食袋、紀事本。很明顯的,頭一天晚上,我們這些求知慾頗強的同胞就把自己的位子預定好了。我當時的反應是先坐下,等人來了再說。然而,猶豫了一下,我是真怕有理說不清。再說我也得入境隨俗啊。很快的就乖乖得離開了。回公司後,我向小朋友們提起這事,由他們的面部表情,我知道是有點大驚小怪了。原來他們在大學時,就是這樣佔位子的。想想在我讀書的那個時代,我們幾乎都是要搶後排的位子。前排的可都是保留給女同學及一些好學生的。

大家都稱讚台灣的捷運,香港的地鐵乘客是如何的井然有序。在我快離開上海時,也發現地鐵站排隊方面有了很大的進步。一方面是地鐵的班次有了很大的改善。另一方面,有許多大學生擔任志願者,提醒著大家文明乘車。有時也不由自主的認為是自己這兩年來不斷的嘀咕「文明乘車,先下後上」起了作用。相信我們的同胞有一天也會慢慢覺悟去做一個十足的文明人來享受我們得來不易的一切。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