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置之死地而後生》2013/9/13

自從馬英九連任總統之後,似乎媒體的報導都是負面的。馬英九幹的好壞,自然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我這個海外遊民,離開台灣那麼久了,就更無法說出個名堂來。看看各種媒體,每個說法細細看起來,脫不了四個字,那就是利益關係。今天台灣這個講究民主,那個講究人權。其實一扯到利益關係,啥都不算了。我這樣說也是自己琢磨出來的,所以不一定對,也許是胡說八道。姑且聽之。台灣人好面子,一扯倒面子,啥都不重要。升斗小民如此,官場上更是如此。可是碰到俺們偉大的馬英九,我說偉大,一點都不假。他啥都不買賬,黑道不怕,白道也不怕。一股子啥都不甩,套一句黑話,就是人家眼中的「不上道」。自以為上道的人,看到馬英九的不上道,不吐血才怪。所以馬英九在競選的時候,為了選票,只有聽人擺佈。看他當年,被迫拿起啤酒杯,面對著與自己格格不入的選民,死命的往下灌,眼中的無奈,至今還歷歷如目。我跟你打賭,馬英九在被強灌黃湯的時候,心裡的想法是早晚一天,把這一個陋習全盤除掉。

馬英九第一次爭取黨內總統提名的時候,王金平頗有捨我其誰的味道。因此當年曾對記者放出偉大的名言,台灣只有台灣人可以做總統,外省人怎麼可以做台灣人的總統。這句話聽在馬英九耳朵裡當然不舒服。所以提出新台灣人的說法。不管新也好,舊也好,台灣人就是台灣人,外省人就是外省人。硬要把自己說成新台灣人,是自己的決定。至於是不是被台灣人認同,好像沒有人理睬。那裡人,在這年頭,實在沒啥好說頭。就像在美國的華人一樣。愛做美國人就入籍,不愛做就不入。像我,入籍那麼多年了,可是手上還是拿著中華民國的護照。不為別的,就為回台灣不必簽證。辦個護照交四十美元,辦個台灣入境簽證一百四十美元而且期限一年。護照一辦就是十年有效,你說那個合算。老美問我是那國人,我的答案永遠都是中國人。可是兒子女兒,你問他們,答案永遠是美國人。所以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王金平今年已經七十二歲了。到了這個年齡,照理來說應該在家裡享受天倫之樂。可是還是風塵僕僕的在立法院做龍頭老大。他自己不下來,沒人敢太歲頭上動土。從師範大學畢業後,分發到當時彰化的進德中學任教。這個進德中學就是當年收留小太保,小流氓的學校。其中最為養眼的就是目前潤泰集團的老總尹衍樑。尹先生後來在王老師的開導下,改邪歸正,成了氣候之後,一直不忘感謝王老師當年的教育。後來潤泰集團在李登輝時代,和國民黨的掌櫃劉泰英搭檔,幹了不少的偉大事業。其中我知道的是國民黨捐了十億在林口建立了尹書田(尹衍樑的父親)紀念醫院。我相信國民黨不會無緣無故的捐出十億。再說,尹先生絕對不缺十億。不過建立醫院,紀念自己的父親,孝心可嘉。再後來王老師離開學校,投入立法委員選舉。三十歲出頭,在高雄白派的支持下,就當選了立法委員,從此步入政壇。一個大學畢業生,幹了教養院的老師,就這樣平步青雲,而且能夠呼風喚雨,直接挑戰馬英九,他個人的魅力,能力,還有家族強有力的背景,不得不令人佩服。當然白派背後的力挺是十分重要的因素。王家在高雄有個香火鼎盛的廟宇,這麼多年來一直非常興旺,不難想像各方善男信女,還有逢迎拍馬的各方人士,香火不鼎盛都沒有辦法。大家也都知道,國民黨的黑金政治,是李登輝時代國民黨選舉的武器之一。沒有強有力的地方派系及財源在後面支持,黑金政治也不至於到現在還存在。我相信,馬英九最痛恨的就是黑金政治。所以要改革國民黨,剷除黑金自然是首當其衝的重任。

我一直認為馬英九自己心裡懷有一個使命感就是整治國民黨。他的父親是國民黨的黨務人員,對國民黨內部的齷齪,我想馬英九一定知道不少。因此這種整治國民黨的使命感也不是一天造成的。可是為了選票,不得不暫時遷就一些黨內在他眼裡的敗類份子。這次宣佈開除王金平黨籍,也不是一時衝動之舉。看看王金平的發表談話中,提到不退黨,不罷馬等等。顯然他心中一直存在要除去馬英九。在王的眼裡,馬英九只不過是一個小屁孩。看看國民黨在立法院是個多數黨。可是許多重要的法案就是過不了。自然院長要擔當一些責任。一個執政黨的立法機構,居然無法幫助執政黨執政,而且還耀武揚威的挑戰總統,在任何民主國家都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那天王金平回台,機場迎接的一位立法委員,李慶華,他是國民黨大老李煥的公子。居然還把當初提出的核四案撤回。看看,連自己黨內的立法委員,前大老的公子,都公開支持王金平,正面挑戰馬英九。這樣一個影響力的院長,就算是不扯上關說,恐怕早晚也要被掃地出門。

台灣人好面子,王金平非常清楚這一點。因此博得各方人士的好評。一個圓滑的人,往往自己的立場是鬆動的。為了保持自己的偉大,自然是有求必應。尤其這些年來,游走於各黨派之間。說的好聽是協調國會運作,其實說穿了就是暗地裡給你穿小鞋。尤其他與民進黨柯建銘之間的勾搭,誰看見誰都會覺得他是個小鬼。這不就有謠傳國民黨四大老打算用下次選舉來逼迫馬英九交出主席的職位。只是狗急跳牆,再也沒有想到一直忍氣吞聲的馬英九,在此時此刻表現出一個領袖應該俱有的絕對魄力。一直到現在王金平的談話,避免提到關說的事件。連民進黨的當事人也是閉口不談。所再三強調的就是違法監聽。我不懂台灣的法律。我個人認為監聽有時是必須的。我們的國父不是說過,做官的沒有自由。你要自由,要隱私,就不要去做官。只要做官的都像馬英九一樣,你要監聽你就去聽。我自己行為正當,我不但不怕你們來監聽,而且還希望你們來監聽。

我相信那年王金平敗在馬英九黨主席選舉之後就一直耿耿於懷。所以他拒絕擔任副主席。但是答應做國民黨的終生義工。為一個團體做終身義工,所表現的基本面就是熱愛這個團體。如果這一點只是在嘴巴上面,動動兩片嘴皮,就沒有意思了。別的不說,一直到現在,國民黨每次選舉,到了南台灣就完蛋。王金平是否樂意看到國民黨的勝利,都是問題。馬英九這一次能夠如此的破釜沈舟,剷除王金平,大家都應該持正面的看法。因為國民黨這家百年老店,應該改革,應該徹底的剷除那些心不在黨的黨員。未來的路子也許坎坷,但是這些份子的離開,最後帶來的結果就是一個清明健康的組織。我相信馬英九這次真正做到了「置之死地而後生」。與大家一起拭目以待。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