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香港的學生運動》2014/10/3

從上個星期五開始,香港的學生發起太陽傘運動。其實很早以前就一直嚷嚷著要佔領中環地區。所謂大意失荊州,沒想到,這個沒想到的是共產黨還有香港親共組織的成員。學生果然集合抗議佔據了中環。大概是香港警察手足無措,千不該萬不該,居然用催淚彈驅逐學生。這一來,可算是終於大快人心,學生更有了理由,前仆後繼的,不顧生死的,繼續抗爭。最令人敬畏的是,台灣的學生們,居然也來個手機照亮聚會,支持香港學生抗爭。台灣的幾位學生暴亂份子,還有早年天安門造反有理的學生代表,也加入聲援的行列。最令人噴飯的是台灣一位職業學生領頭,居然還發出要聯合亞洲的國家一起來抗共。我始終覺得,台灣已經夠民主了,但是好像和暴亂學生的要求,還有一大段距離。他們要的實際上就是台灣獨立。如果他們專心全力的訴求台灣獨立,也就罷了。可是訴求的居然是民主和抗共。有時候,我真覺得這一票人,就好像牆頭草一樣,隨風飄揚,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幹啥?就是等待機會,跟著起鬨,吸引大家的眼球。

當年天安門學運的時候,美國電視新聞播出好多好多的精彩的鏡頭。有一次是吾爾開希帶著一群學生,在北京大飯店某餐廳大吃大餐的鏡頭。記憶猶新,他們好像是餓昏頭了。大口大口的吃著,喝著。其實也可憐。畢竟那時候,改革開放還算是剛剛起頭。學校食堂的伙食一定好不到那裏去。那年我剛到上海,公司有包伙。一開始,每天中午吃的我心花怒放。真恨自己回來晚了。好像在美國,簡直就是白混了。再也沒想到,吃完了兩個禮拜,居然再也難以下嚥。所以,學生們在北京飯店吃飯的那個鏡頭就不足以為怪了。我一直認為,學生的主要任務就是在學校好好讀書。參加學運,那就是胡鬧。一個十七八歲的大孩子,懂個鳥?其實問問到底有多少大男孩對民主,對自由有啥深刻的體會和瞭解。香港回歸整整十七年。換句話說,這些大孩子,嚷嚷著民主的大小鳥,回歸的時候也不過是剛剛呱呱墜地的嬰兒。好不容易做了大學生,不上學,搞的是罷課,為的是香港的民主。過去十七年他們在香港的一國兩制下長大,如何能感覺到和以前不同。如果說大人們,經歷了兩朝換代,出來抗爭,多少對回歸前後的不同還有所比較。至於這些大孩子,比較啥?又拿啥來比較?

所以我一直對學生不上學,搞學運,可以說是深惡痛絕。我要說的是,這些學生可能本身就是沒頭沒腦的被大人利用了。說是大人,其實就是政客。說政客算是對他們尊敬的稱呼。說的不好聽的就是那些為了一己的私利,拿了別人的資源,不得不利用天真無邪的大孩子,做馬前卒為他們效力。過去天安門如此,台灣學生的暴亂運動如此,現在香港的學運也是一樣。我們當年上學,在戒嚴時期白色恐怖的控制下,沒有外界大人的利用。讓我們大家至少把學生的本分把持住了。說實在話,我個人是非常感激當年我們有那麼一個安定的環境,讓我們從小學一直到大學能夠順利的完成學業。可是今天的學生,就是那麼甘心情願的被大人擺佈,利用,走出校門,罷課,抗爭。你說說,對得起誰?遠了不說,我相信做父母的對自己孩子的無知,是多麼的無奈與無助。天安門事件後,有一群失去孩子的母親,一直到目前還在抗爭,結果得到的是甚麼?孩子沒有了,繼續抗爭,孩子還是永遠的沒有了。早知今天,為啥當年不把孩子緊緊的看住?

這些罷課的學生,居然願意放棄學業,步出校門,搞運動。我想這些學生本身就有問題。自己可能根本就不想上學。可是又不能不上。所以,一有風吹草動,可以不上課,學校又不追究,自然就高高興興的跟著搖旗吶喊。你想,跟著搖旗吶喊的孩子,不會花時間去瞭解所謂的民主,所謂的政策。只要你提出來,我就反對,而且如果可以安心的不用上課,我就反對到底。我覺得,學生罷課,是最不負責任的行為。尤其對於那些好學,想要上學的孩子,更是不公平。我希望,那些罷課的學生,你可以不上學,但是千萬不要影響那些好學的孩子,跟你一樣無法坐在課堂裏面,虛心向上的要學習。

香港的一國兩制是否合理,我想沒有人有答案。共產黨實行的是他們那一套,自然無法瞭解香港多年來的政治制度和社會環境。香港的居民,多年來習慣了英國的統治,要順從共產黨也有難度。可是回歸是事實。共產黨根本不可能讓香港回到以前英國統治時期的社會。所以總需要有一個過渡期。一方面香港老百姓要慢慢適應共產黨那一套,另外共產黨也要慢慢瞭解香港老百姓的生活和他們的心態。你進一步我就退一步。慢慢的結合在一起。凡事總有個起頭。如果一昧的反對,我想最後倒霉的還是香港的居民。看看這一個禮拜以來,香港股市的一瀉千里,商業的停頓,到底是誰遭殃。學生不會顧及老百姓的死活,因為他們有他們自己的天地。他們要做的就是鬧,不停的鬧。只要繼續鬧,繼續癱瘓政府,他們就能夠繼續不上課。可以不上課,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大成就。

學生們目前的訴求就是逼著特首辭職。我不認為特首會答應學生的訴求。就算是他個人願意,後面的共產黨,在找到合適人選之前也未必能夠答應。再說,這次如果答應學生的訴求,讓學生食髓知味,後果不堪想像。當年天安門動亂,大家都不認為共產黨會動用軍隊來清場。結果死的都是那些在後面跟著搖旗吶喊的學生。那些學生領袖,一個個不都是安全的在別人安排掩護下,逃亡國外。我不相信共產黨會在香港動用軍隊,然而也不可過於大意。因為,共產黨真正到了自己生死存亡的關頭,需要保政權的時候,啥事都幹的出來。老頭當年天安門動亂的時候,曾經告訴當時在大學的親朋晚輩,絕對不可跟著起鬨。安安穩穩的在學校或家裏呆著。結果沒有一個上街。當槍聲響起的時候,他們平平安安的躲過災難。如果當年那些天安門學生的母親們,有老頭的一點智慧,我想也不會年年在抗爭。抗爭到最後,結果自己的孩子還是永遠的回不來。最後,希望那些參加罷課的學生們,好好想想自己的父母養育之恩。千萬不要被別人利用,做為炮灰,冒著自己造成的砲火盲目的前進前進,進!最後進到死亡之路。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