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頑固老人》2016/8/5

抗戰勝利後出生的我們這一代也都算是老人了。人老了,討人嫌,這是年青人對老年人的感覺。過去對老年人多少還存有一點敬老尊賢的想法。至少見面,第一就得開口稱呼請安問好。對於稍微複雜一點的家庭,正確的稱呼就不容易。爺奶姥爺姥、姑舅姨伯叔、侄甥孫外孫、姐妹夫、兄嫂弟妹,還有堂哥弟姐妹、表哥弟姐妹等等。小時候每次有大人到家,老娘總是得先提醒我們如何稱呼。有一次我的一位二大爺和二大媽來訪,正巧老爸老娘都不在家,我一下子出口請安「二哥好啊!」(這是老爸老娘對他的稱呼)。只見我們那位二大爺哭笑不得的點點頭,掉頭就走了。回來,告訴老娘,老娘說我是個畜類(山東話發成鋤犁)。中國人的關係從稱呼中就可以知道來龍去脈。剛到美國的時候,覺得人家美國人到底務實,連稱呼都簡單化,簡單得到了老娘所謂的畜類。老頭不是聳人聽聞。多年前一位來自克林頓總統家鄉的同事,長的很魁梧,就跟我談起稱呼的問題。他說,他們不管是誰,見面只叫名字。沒有其它的原因。因為他們很多家庭都是亂倫組成的。自己的姊姊也是自己的長輩。

風水年年轉,我們的兒童,青春,中年時代,就這樣悄悄的走了。我們變成了所有人的眼中釘。所有自以為不得了的成年人,不把我們放在眼裏。台北市長柯屁把遠雄的趙老先生稱為頑固的老人。你可以說他頑固,但是加上老人兩字,你就知道這位市長,也屬於老娘口中的畜類。好像自己可以長生不老。不過老頭要強調一點,當年我被老娘教訓為鋤犁,還是個初中的毛孩子。這樣說來,柯屁的一般程度也就是國中就學的孩子。柯屁大家都說他是名醫,其實想想,只要能夠幹上醫生這個行業,當然都應該是名醫,都應該是佼佼者。不然,怎麼上得了手術台,挽救病人的性命(也許台灣有許多庸醫,台大醫院?)。我常常想,我們的老百姓,一般的知識水平,雖然比過去提高了不少,可是似乎對「名」欠缺一種應該有的認識。老頭一直認為,不管你幹那一行,總要有點本事。那點本事是你自己努力得來的,也是自己生存的基本條件。如果要拿自己的那些本事,來炫耀自己有多了不起,或者更進一步的狗眼看人低,你說不是畜類,是啥?看看犬守夜、雞司晨、蠶吐絲、蜂釀蜜,生來就有這種本事,而我們卻要苦讀才能有一技之長。所以,有點技能實在沒啥好炫耀的。不信,你吐絲或釀蜜讓大家瞧瞧。要不守夜也好,早上打鳴也好,天天如此,沒有抱怨,辦得到嗎!

人老了不是罪過,誰都會變老。年青的也不必太囂張,看老人不順眼,出口成章的挖苦老人。做為老人的我們也要時時刻刻反省。不要倚老賣老,因為不會有人買帳,除非有利害關係。游泳這五年來,在池邊結識了不少的美國老年泳友。一個特點就是人家有老人的樣子和尊嚴。這些都是七十歲以上,甚至過了九十歲以上的老人。老頭最佩服的就是他們的生活態度,談吐和儀容。我們的老人,越老就變得越隨便。似乎老人就可以隨心所欲的我行我素。最可怕的就是老人還時常自以為是的頑固。不過趙藤雄看起來不像是個老頑固,做生意的人,頑固的話,也就是一個泛泛的小商人,成不了大氣候。說到這裏,想起當年陳逸安、魏龍豪的一段相聲。一位山東老鄉,一位天津人,各開了一個饅頭店。一位客人到了山東人的店,出口抱怨說饅頭越來越小了。老鄉一聽,衝口而出,怎麼啦,你嫌俺饅頭小,愛買不買。這位客人氣呼呼的走到對面天津人開的小店。同樣的抱怨饅頭太小,看看天津老闆滿臉笑容,鞠躬哈腰的賠不是,臨走還多加上一個做為補償。看看,頑固的人,恐怕連小生意都搞不起來也。所以,柯屁把趙老先生稱為頑固的老人,純粹出於好高騖遠,不知深淺的目中無人也。

那天柯屁對記者說,他可以開口罵他的屬下,但是屬下必須對他誠實。這一句渾話從他的口中說出一點也不意外。開口罵人也許是台大醫學院的風氣和傳統。尤其醫學院的嚴格教育,承襲過去小日本的巴格亞路,也沒啥好意外的。嚴格的要求實習生,在任何醫學院教學都是如此。可是今天柯屁不幹醫生了,不是過去帶領八個醫生的時代,要罵就罵,而且是隨心所欲的塞你孃。今天他是市長,帶領的是上萬人的團隊。有一次還對一位市府女官員,破口三字經都出來了要和她睡覺。氣得那位女官員立刻辭職。其實老頭覺得那位女官員也實在有點沒出息。辭職自然是對的,但是被市長如此的粗口侮辱,就以辭職了事,也未免有點懦弱。做一位市長,面對自己的部署,就像芻狗一樣,你說,他自己不是畜類是啥?

說到這裏,似乎有點跑題。還是回到原題的頑固老人。老頭小時候,老娘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做人要有眼水。所謂眼水就是見機行事,絕不可固執己見,頑固不化。老娘的教誨就是覺得我天生就是一條牛。記得前一陣子,老頭還提到從網上查到老頭的前生就是頭戴斗笠,牽著一頭水牛的農夫。牛勁兒上來了,天不怕,地不怕。嘴巴還不停嚷嚷的,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有本事打死我啊!這種頑固的個性,一進大學堂就改過來了。連老娘都嚇一跳。老頭的想法是,幹嘛跟自己過不去。以前什麼擇善固執那一套都是嘴上說說,什麼是善?善的標準又是誰定的?我們過去的教育,沒有幫助我們思考,而是封閉我們的自由思想。老頭,越老越覺得頑固,對自己簡直就是自虐。上一代老年人的頑固,我想我們這一代的老人都領教過了。那何止是頑固,簡直就是愚,愚也就罷了,最恐怖的是還自以為是而不自知。更可怕的是,還要隨時找機會教訓年青人。所以我們現在是老人了,千萬記住,在頑固這一點絕對不可效法。

高中三年我們的國文老師杜聿新先生,一再提醒我們,人的一生最怕的就是愚。尤其是一些自認為有學問的人,一旦愚起來就變成了豆腐乳(腐儒)。老頭一直覺得,我們活在世上,不管那一個階段,總要自覺。我們上學也好,自修也好,進入社會工作也好,就是要自覺。任何外力,不足以改變我們,只有自覺可以。我們上了年紀的人,如何面對不久的未來,自然要把每一天過的舒舒服服。如何把每一天過的舒舒服服,就是不要被外來事物干擾,不必堅持己見。舉一個例子做為結束。三月份到武漢,在浦東機場轉機。因為到達機場較早,所以走到櫃檯要求更改班機。櫃檯小姐正在為我辦理,後面一位年青人,突然從我背後插隊。我當時直覺的反應就是要求他排隊。可是這位老兄,近乎瘋狂的說道他要趕飛機。我也順口的回答,到機場的人,那一位不是要趕飛機啊?沒事的人會跑到櫃檯改機票?突然間,老頭腦子清醒了,立刻要求櫃檯,先為後面的服務。這樣化解了一場可能發生的意外。

老頭在上海呆了兩年,進進出出不少次各地的機場。就是因為排隊,不知道看了多少血腥的場面。往往都是排隊的人,認為自己理直氣壯,擇善固執,結果往往也都是這些所謂的「正義份子」挨揍。有人要插隊,就退一步讓他,別人不說話,幹嘛要我來主持正義。可以主持正義的地方,就不會有人插隊。有不守規矩的人出現,就表示他已經習慣不守規矩,而且沒有人敢在他面前伸張正義。一人插隊,絕對影響不了我的行程,就是耽誤了也沒啥大不了,總比挨揍划得來。有了這種想法,要頑固也頑固不起來也!老頭這次在上海,居然能夠禮讓給插隊的人,不得不萬分欽佩自己的老來修煉。套一句天津口頭語,凡事都想想「幹嘛啦!」,我想頑固的心態就慢慢的會無影無蹤了。這個世界,不再是我們老人的了,我們要的就是平穩安定的生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啥事都沒有,讓我們能夠安享餘年,活得樂滋滋的,直到那一天的到來。共勉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