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復原》2014/10/10

今天是中華民國的國慶。以前從小學到中學,作文題目總要來這麼一個慶祝國慶的感言。內容就像蔣總統的國慶文告一樣。有一句就是「今年是反共復國決定性的一年」就不在此重複。可是心裏還是希望有生之年能繼續看到中華民國這四個大字。那天在夏威夷機場,看到機身漆著中華航空公司(China Airline)的飛機,機尾巴卻漆著梅花,不倫不類的。想到那首梅花梅花滿天下,越冷它越開花,頗為傷感。好好的一個青天白日旗幟就這樣不見了。偏偏今天還有人硬是還要把China也給抹掉。還是那句老話,人不死,啥新鮮玩藝兒都能見到。

開刀整整一個多月了。恢復期間不得不停止過去每天的例行活動。開刀前一個禮拜,我們全家大大小小一起再度到夏威夷本島度假。呆了整整七天。每天的活動離不開泡泡海水,還有就是吃。那幾天浪很大,所以很過癮。只要是外出,我的飲食似乎就鬆懈下來。總不好掃興,這個不吃那個不吃的,影響到旁人的食慾。老婆雖然總是提醒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吃,可是最後總是在旁慫恿著我嚐嚐這個,再嚐嚐那個。那一段期間,居然吃了三次刨冰。呵呵,刨冰可好吃了。有台式的,夏威夷式的,最好吃的居然是韓國式。人家的刨冰,不是刨冰而是很細很細的冰沙。好吃到,居然還想再來一份。不是老婆使勁的瞪了俺一眼,鐵定再來一碗。開刀前一天,去做了驗血。開刀的那天早上,醫生說我的血糖偏高。我說,剛從夏威夷回來,吃了許多不該吃的東西。醫生笑了一笑,說手術照常進行。

開刀回來後,算是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我開始在房間走動。過了一天,開始出外散步。醫生說我外面的傷口要兩個禮拜才縫合。換句話說最好等兩個禮拜以後再游泳。老婆,女兒,女婿幾乎是沆瀣一氣的堅決反對。認為,至少要兩個月以後才能再度下水。這個禮拜一,是我開刀後整整一個月。背地裡,我帶著我的行囊,按例步行到游泳池。常見的泳友說我到哪兒去了。簡單的說了幾句(這不是大家一天到晚談隱私嘛!),我的兩腳已經在水裡面了。戴好了泳鏡,就這樣我又開始魚兒魚兒的水中游了。心裏想的是,慢慢的游,從從容容的在水裡享受秋天的陽光。舒服真舒服。游了第一個二十五碼,沒有覺得任何異樣。就這樣來回在水裡活動了四十分鐘。感覺沒有異樣。說實在話,心裏有點後悔,其實早就應該下水試試的。所以,至少在游泳方面,我算是復原了。

兩個禮拜以前,開始疾速步行。拿著手機計時。我一向有這個習慣。保持著記錄。最近剛剛拿到女婿為我購買的蘋果大型手機,又找到了一個軟件。這個軟件是免費的。只要把手機帶在身上,不需要激活而可以隨時記錄活動的時間。包括走路,跑步,甚至開車。而且還可以告訴你到底消耗了多少卡路里。目前我的疾走速度已經接近以往的跑步速度。所以這一方面也算是幾乎復原了。話是這樣說,唯一等待的,就是傷口外圍部分的肌肉,還是有點僵硬。不過大體說來已經不礙事了。在此,特地要謝謝各位至親好友的問候。這是個人身體的復原。今天不恢復,總有一天會完全康復。不在話下。

上個禮拜發出香港學運一文。第二天一大早就收到一位香港大四學生的來信。一開始自我介紹,然後把老頭給表揚了一番。接著提出幾點對學運的不同看法。我始終覺得對香港的情形不太清楚。我的女婿是香港出生的,一口標準的粵語。我又不懂,大部份時間用英語交談。可是恐怕我對香港的瞭解比他還深一點。因為他小學畢業後,就隻身去倫敦念初中了。這位來信的同學是學社會科學的,從字裡行間看來,是個好學生。他的一句「罷課不罷學」,很有意思。上次台灣學生暴亂似乎也有同樣的說法。有位教授不就是把課堂搬到立法院。不過我不太同意他的另外一個說法,他說香港的學生運動,不是學運而是全民運動。我認為很多社會運動,好像都是從學生運動而開始的。最後轉變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因為一個念大學的毛孩子,最容易被鼓動,也最容易被操縱。沒有別的原因,就是天真無邪,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剛好,那天早上看到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導。目前香港的基督徒占人口的百分之七,而天主教占百分之五。這次他們居然也走上街頭,為學生準備吃的,喝的。鼓勵學生走上街頭,為的是保護未來的宗教自由。這篇報導同時也提到了香港學運的複雜背景,絕非是學生想像的那樣單純。我自己是基督徒。我時常覺得我們的教會,我們的牧養者有些似乎缺乏一點智慧(實在應該多花時間,呆在教會讀讀聖經)。我們要做的不是上街頭,而是安靜下來,好好的為一國兩制禱告。祈求神的憐憫,更祈求神賜給執政者的智慧。讓神的大能在兩地再度顯現。我絕對不是說大話,想想,共產黨是何等人也?他們又是如何掌控天下?那些人在後面鼓動學生,他們摸的一清二楚。而且秋後算賬也是他們的一貫技倆和政策。我怕的是日後對宗教的更加迫害。剛好今天聽到廣播,學生已經是群龍無首,意見分歧。香港政府方面無法和學生取得共識,坐下來談話。

說是學生群龍無首,實際上就是亂了套了。因為太多利益團體的介入,每個又有每個的主張。所以香港目前只有任憑學生繼續罷課。股市繼續下跌,十足的影響到老百姓的正常生活。上個星期五,許多老百姓受不了了,也出來和學生發生了正面的衝突。所以終於就像這位同學說的,已經不是學運而是社會運動。走到這個地步,不管是學運也好,社會運動也好,最淒慘的還是安份守己的老百姓。偏偏這個時候,有人打鐵趁熱,把香港特首貪污的醜聞給揭發出來。當初學生,說走上街頭就走上街頭。今天破壞了香港正常營運的秩序,要把香港再復原到以前,恐怕不易。看看學生所造成的後果。你說老頭以前所說的最痛恨學生不讀書,罷課,是不是很有道理。

這位同學提到一點,很值得住在香港以外的人注意。就是香港人民一直痛恨殖民主義。也是這次出來抗爭的原因。我一直認為,香港人喜歡英國的統治。所以當九七回歸發表後,大家都紛紛移民海外。我一直以為是他們不願意接受共產黨的控制香港。而實際上的說法,是香港人痛恨殖民主義。所以他們渴望民主,也之所以要求共產黨在香港全面普選。這位同學的說法,不是沒有道理。不過要知道,理想和事實總有一大段距離。香港人無法擺脫一國兩制是事實,問題是要想一下子實行全民民主式的改選,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學生學生,不學就無以為生。光靠理想,走向民主,就算有了死的決心,也未必能完成。任何民主總要有一個過程。我個人還是希望孩子們,趕緊懸崖勒馬,走向教室。停止罷課,好好跟著老師在課堂學習。把各種不同的意見,透過正常的管道,彼此心平氣和的談談。還是那句老話,你進一步,我就退一步。我想總比上大街高明實際。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