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建中軼事(二)》2011/4/15

訓導主任是陳鑫,不愛說話,福建人。我們那個時候叫他陳三金。訓導主任,顧名思義是管學生品行的。後來換成朱益群老師。朱老師教我們代數。小個子,前牙微暴。上高中的時候,就換了趙毅。趙老師那時候剛從南洋回國。他那時是負責國民黨黨務工作的。後來高三教我們三民主義。那個時候三民主義最好的老師是梁效今。所謂好老師就是幫學生抓題。因為大學聯考不管那一組都要考三民主義。我很喜歡上趙老師的課,但是結果是我的三民主義,第一年考了四十分,第二年多十分而已。而一般同學至少都可以考個七十,八十分。如果我有那個福氣,足可以進入一流大學。趙老師上課,扯的太遠,在他認為三民主義,像建中的學生,自己看看就可以了。實在沒啥好教的。所以上課就等於說書,天文地理無所不談,相當的幽默,足見老師的學問有多大。可是到了下學期,大學聯考就在眼前,老師依舊不改他的教書方式。我們班上的同學,就在下面嘀咕。告訴老師,教這些沒有用考大學又不考。可是他依然如故。現在想想,老師大概也是偷懶,懶得抓題,混混日子而已。他擔任訓導主任,只要同學犯了錯,先上前揍你一頓。趙老師個子矮小,又瘦,可是打起學生挺狠的。打完了還明告訴你,不怕我們去告他體罰學生。似乎,他挺有能耐的樣子。尤其對付當時的小太保,還真有一手。因為,一提起他,小太保們還真有點畏懼。有時候我還真為他捏把冷汗。趙老師在我出國那年(一九七一)病逝。留下妻兒,兩袖清風。老爸還來信告訴我,建中的歷屆學生為他募捐。足見老師在一般學生心中的地位。

我們的教務主任是蘇雨辰。一位頭髮斑白的老先生,同時也是國文老師。蘇老師戴眼鏡,每次寫字看書的時候,就得拆下眼鏡,瞇著眼。蘇老師寫的一筆好字,頗有筆功。記得他寫字都是一氣貫成,一筆下來,一個句子,字字相連,龍飛鳳舞。老師的夫人就是我們建中鼎鼎大名的音樂老師金仁愛。大概是初中的時候,蘇老師老年得女,金老師本來就胖。懷孕的時候,隨時有個丫鬟跟著,怕的是被學生撞倒。我們建中的音樂課,沒有鋼琴,都是憑著一張嘴在發音。老師一面唱,一面打拍子。金老師特別注重咬字。記得有一首歌,歌詞是一把芝麻撒上天,肚裡山歌萬萬千,江南唱到江北去,回來再唱兩三年。那個芝麻,本省籍的同學就發不出來。不是發成豬麻就是發成資麻。兩三次發不出來的結果,老師的肥手,就會往你的頭上打一下。老師還愛畫濃妝,一個胖老師,帶著一張深紅色的小嘴,現在想起來,實在有點不搭配。

進入建中,最大不同的就是再也沒有小學時候的惡性補習。老師不再逼我們讀書了。我們按著課程表上課,下課。每節課之間還有休息時間。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們有音樂、美術、勞作等副課。在小學的時候,這些課程的時間都拿來惡補了。我們初一的博物老師鄂桂珍,那時候大概不到四十歲。一天到晚穿著三寸的高跟鞋。而且穿著旗袍,還是高岔的,腋下經常掖著一條手絹,頗有幾分姿色。可是這位老師嘴巴非常厲害。一口京片子。記得有一次交作業,偏偏我就忘了要做習題。當我發現的時候,已經要交了。情急之下,就匆匆忙忙的把我隔壁同學陳峰舟的作業拿來照抄。結果,第二次上課發作業的時候,老師對全班宣佈這件抄作業的事件。當時我立刻站起來,告訴老師,因為我忘了,所以臨時起意照抄。結果沒有獲得老師的諒解。當著同學的面,說我的臉皮比城牆的拐角還要厚。同時還特別向全班同學解釋,為啥城牆的拐角特別厚。這件事情對我的打擊極大。我這個一向老實木訥的孩子,居然被老師說成臉皮厚的像城牆拐角一樣的厚。現在想想,抄襲作業固然不對,至少我還有那個心要趕著交作業,比根本不交作業的好多了吧。後來到了初三,我們的導師信能格每逢月考成績發下來的時候,總要班長帶隊,到老師的宿舍前接受處罰。有一次,就看到鄂老師站在一旁,兩手交叉在胸前,仍舊是三寸高跟鞋,高岔旗袍,站在一旁,看著老師拿著板子打我們的屁股。當我看到鄂老師在旁邊的時候,我立刻就想到她說的厚臉皮的比喻。好在,到了初三我的功課差強人意,那次沒挨到板子。現在想想一個當老師的,拿一些自以為是的語言來諷刺責備學生,而不以鼓勵,勸誘,實在有點過分。他們那裡知道,孩子的自尊心就這樣的被傷害了。有多少孩子,後來變成不良少年,不都是老師開始在公共場合給予責備傷害造成的。

上了初中,我們課程很多。最大不同的就是我們有英文課。英文課的老師是康德容。那時候她好像剛從淡江英專畢業。也就是二十幾歲。對我們初一的學生而言,算是大姐姐。康老師燙了一頭短髮。皮膚很白,而且嘴角上長了一顆美人痣。面對我們這些調皮的小男孩,有時候還會臉紅。下課的時候,總有同學會藉故問問題,接近老師。後來,有的同學傳說,有一位同學,鞋子上放了一面小鏡子,下課的時候,趁著同學問問題的時候,偷窺春色。回來還說看到老師內褲的顏色。也不知是真是假,不過同學的頑皮是可以想像的。那時候班上有位同學,上課的時候,把一隻青蛙放出。再也沒想到,那隻青蛙居然跳到老師的講台。可把老師嚇得花容失色,卻引起班上同學的哄堂大笑。這就是建中的學生。康老師最喜歡在下課前五分鐘發問題。同時手上拿著同學的名單記分數。答對的給圈,答錯的給叉。到了下課的時間,大家都想下課,所以即使答不出的同學,鄰座的總會偷偷的給答案。也可以看出同學互助的心裡。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