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 讀友需知 | 聯絡好讀 | 支持好讀A計劃
二○○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大洋,三塊錢大洋!》丁智原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一九五七年),老爸分配到了宿舍。這個宿舍其實就是個大雜院。院子的一角緊貼著水源路。那是一棟三層日本時代建造的木樓。住了好多戶的人家。有點像後來公寓式的房子。後來因為院子好大,公家就開始蓋一些簡陋的房子,以木板及石灰牆為主。每家有個小院,大家就用籬笆給隔離起來。公家也不管,所以,違章建築就不斷的出現。說是個大雜院一點都不誇張。張媽媽是我們的鄰居,也是我們山東老鄉。早年張媽媽在大陸還是個小學老師,而且是個籃球好手。共產黨來了,為了逃難,就嫁給比自己大二十歲的老師。張媽媽人不胖,瘦瘦的。就是長個高個兒。加上一隻鬥雞眼。跟她講話時,很難判斷她是否在注視你。走起路來,一雙大腳,邁著大步子,肩膀擺動著,老遠一看就知道是個打籃球的好手。張媽媽時常表揚當年她打籃球的得意故事。仗著高個子,還有那個鬥雞眼。沒有人能防守住她。她一拿到球,永遠沒人知道她下一步要幹啥。她的眼睛看著你,但實際上在看那個籃球鐵筐。唰的一下,進了,得兩分(那時最高就是兩分)。張媽媽在大陸生了兩個小孩,來到了台灣。搬到我們這個大院時,老大已經結婚。老二是個男孩,小名叫大洋。他比我大個兩三歲。大洋,不太愛讀書。高中沒考上,就在一個私立的商業職業學校就讀。那時,大洋每天穿著筆挺的大喇叭卡其褲子,褲腿還拖著地。張老先生年紀大了,後來就退休了。每天笑嘻嘻的,不管事。可是張媽媽就不然了。每天忙裡忙外,出來伺候老師,不,應該說自己的先生,還要伺候大洋這個兒子。

那時的大雜院啥都是共用的。每天早上,就聽到張媽媽大叫,大洋,起來了。天亮嘍,要上學嘍。快起來,廁所現在沒人啊!不用排隊!大洋總是大吼一聲,知道了!母子總要來回叫喚好幾次,大洋才會起來。老太太,這時早把洗臉水打好了。牙刷也上了牙膏。就看著大洋開始梳妝自己。光那個飛機頭就要梳個半天。老太太會在旁邊催促著。好了,不就是個頭嗎?不要光去照顧頭皮上的東西。好好把頭皮下的腦子用用就中嘍。有時大洋煩了,還會頂上兩句。老太太就會說,好,好,對不起,你是俺大爺,俺管你叫大爺,俺怕你,行了吧!趕快上學吧。臨走,每天固定的老太太會塞給大洋三塊錢吃早飯。那個時候,三塊錢不是個小數字。一塊錢就可以在小店買一大把油炒花生米,夠我們一家就著吃稀飯的。老太太,命還不錯,有個孝順女兒,也有工作。時常回來看看老爸爸、老媽媽。當然少不了帶點開需孝敬父母。張媽媽,時常對大家誇獎這個女兒。她說,早知道,大洋會這樣,生下來就應該把他掐死。

有一天大洋放學回來,氣沖沖的朝著張媽媽大吼大叫。誰叫你到學校去找我。我們同學笑死我了。從明天起,我不要你那三塊錢了,我實在沒有那個臉去上學了。我們都在納悶,三塊錢?到底出了啥事。大家都在議論紛紛。同時還指責大洋不該如此對媽媽無禮。第二天,大洋還好,還是去上學了。不過,從此,張媽媽每天省下了三塊錢。一天三塊,一個禮拜就是三六一十八(那時,我們一星期上六天的學,還沒有雙休日啦),一個月就是七十大洋耶。張媽媽對著老伴洋洋得意的述說著。

原來那天,張媽媽忘了給大洋三塊早飯錢,而且大洋也忘了要,就這樣去上學了。這下子機會可來了。老太太,穿著小褂,長褲,布鞋,還是像以往一樣邁著大步,一人趕往學校找大洋。剛好學校正在升旗,唱國歌。國歌一唱完,老太太就使勁的大喊,大洋!大洋!我給你送早飯錢來了。你忘了要三塊錢啦。這一吼,全校的人哄堂大笑。大洋氣呼呼的,跑出來拿了錢就跑。後來,張媽媽好得意的告訴大家。這個大洋,從那次以後變了一個人。開始讀書了,喇叭褲也不穿了。飛機頭也變成了小平頭了。不久,還順利的畢了業。又在姐姐的幫助下,找到一份外勤的工作。有了固定的收入,大洋也像姐姐一樣孝敬父母了。張媽媽,樂滋滋的。又告訴大家,千幸萬幸當年沒把他掐死。這個以前俺的大爺變成俺的好兒嘍。


好讀首頁 讀友需知 支持好讀A計劃


搜尋好讀網站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讀後感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