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番仔》2016/11/25

台語發音做歡納。老頭依稀記得小時候,台灣郎就是這樣稱呼現在原住民的。不過在那個年代,我想歧視的意味不大。因為,我們看到的山地同胞,臉上都還有保有原來的風采。那是山地同胞的傳統。老頭還清晰的記得,我們時常在街道旁或市場內,看到山地同胞婦女擺地攤。臉上就有刺青,還是綠色的。當時老頭,就想到美國的印地安人。頭戴著帽子,插著羽毛還是雞毛之類的。再說,山地人的歌舞,也頗類似印第安人。老頭敢跟你打賭,大家心裏的好奇,絕對遠遠超過歧視。老頭一直到在部隊服役的那一年,才真正與山地同胞相處。雖然組裏的充員戰士,稱呼他們為歡納,但也沒有覺得有啥不妥和歧視。這些年來,大家文明了,山地同胞也奮發圖強,幾次正名,終於大家改口為原住民。既然正名了,大家都應該尊重。可是,沒想到,身居立法委員,一天到晚修理老百姓,為老百姓免費剃頭(按照柏楊老先生早年的說法,就是理髮委員)的邱議瑩,居然犯了兵家大忌,又把歡納兩字未經大腦,脫口而出,而且偏偏就有原住民的立法委員在場。真有夠衰了。不過今後老頭跟你打賭,面對一群雞犬升天的民進黨人士,得意忘形而導致自己的「衰」,這只是開始!

其實老頭覺得邱委員口中爆出歡納,絕對不是偶然。這就好像民進黨對外省人稱呼為豬是一樣的。一直到現在,還不時出現中國豬滾回去的標語。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提到台灣郎把自己當作弱勢團體,結果就養成了自卑的心態,接著就產生了自大狂。有了自大的心裏,自然歡納,中國豬的出現就很自然了。不過老頭到覺得奇怪,畢竟台灣還有不少的外省人,難道就沒有人出來和當年歡納一樣,要求正名。可見得外省人還不如歡納。這麼多年來就一直忍耐著豬的地位。就算不正名,最少也要那些開口閉口說中國豬的人閉嘴。前一陣子,舊金山市區內,有人在牆上塗鴉,要中國人滾回去。警察局就立刻立案(大概因為市長是華人吧),認為是「仇恨罪」而進行調查。在美國對華人歧視的主要原因,想想,大部分是出於嫉妒的心裏。所以,他們越努力的仇恨中國人,俺們就活得越滋潤。可是,在台灣說外省人是豬的人,是啥心態不好說。看看大陸那一邊這些年來成果,真有夠氣死郎的了!所以,不承認九二共識,不和那邊來往,然後往南找過去真正的歡納,就沒啥好大驚小怪了。老百姓的生活,根本就不在他們考慮的範圍之內。

還有一種可能,外省人對於自己被稱為豬,不理不睬的原因,可能覺得不值得和小樣兒的一般見識。在台灣的時候,那時候對外省人的稱呼是阿酸。說實在話,到現在老頭也不知道是啥意思。小時候,台灣人嘴上經常念著一首夠不上水平的打油詩。阿酸阿酸賣豆乾,豆乾不好吃;阿酸賣木屐(柴架),木屐不好穿,阿酸噠噠(所有)攏某瑩(沒有用!)。說實在話,那時候外省人,做小買賣還是賣包子饅頭豆沙包。不會去賣豆乾,更不會去賣木屐。雖然被稱為阿酸,也並不以為杵。大體說來,外省人對台灣人,心裏面不喜歡,但是表面上很少表現出來。記得當年有同學到家來玩,老娘一見面,自然會先來個戶口調查。第一個問題當然是那裏銀(人)啦!老娘看順眼的,馬上就開口笑的說,這位同學長的好,不像台灣人。言下之意,台灣人長相和外省人很不同。所以,從小被老娘薰陶的結果,多少也積存了一些偏見。其實我們無法控制我們的長相,長相來自父母。拿人家的長相來說事,本身就沒有立場。說起來容易,老頭最近時常犯了這個毛病。在臉書上看到那些官員的嘴臉,難免就指手畫腳一番。老頭對高雄市長陳菊,可以說是筆有獨鍾。一看到她最近的惡行,再看看那張臉就覺得有一股丹田之氣往上衝,不吐不快。老頭說她胖的連脖子都沒有了(也是事實)。結果有一位朋友,馬上在她的玉照旁邊,貼上一豬頭。老頭看了,樂呵呵的立刻加載「Oh my dear! Love you so much! a big hug and kiss」。

最近看了台北市議會對市長的質詢視頻。老頭對幾位國民黨籍女議員,就很欣賞。長得好看就不提了,她們問政的犀利,質詢的內容,都可圈可點。有一個特點,就是她們的國語都說得很到位。有的男議員免不了大吼大叫。動不動對著官員,「沒有要你說話」。簡直把官員當作要飯的。老頭對那些官員十分佩服,能在淫威之下,還有如此的休養,難得。台北到底是個大城市,所以看出有一股大氣。有時間,老頭想看看台灣其它縣市的質詢,是不是也像台北一樣的大氣。有了氣度,歡納,中國豬,阿酸這些歧視的字眼就不會出現了。

外省人這麼多年來,對本省人不記得有啥特別歧視的稱呼。大不了就像老娘說的大實話,台灣人。一直到我出國那年,老頭並沒有覺得台灣人外省人有那麼激烈的對立。我就在想外省人心裏看台灣人不舒服,就有點像美國人看少數民族一樣。放在心裏,不表現出來。再說,在美國人心目中歧視對象很廣。可是歧視也有兩種心態,一個就是嫉妒。另外就是根本看不順眼。這個禮拜,美國西維吉利亞州一個小鎮的婦女官員,對即將上任的美國第一夫人,發表個人的看法。她說再也不必看一條猿猴穿高跟鞋了。當然立刻引起各方聲討。結果只有辭職道歉。不過她否認自己是種族歧視,而是覺得對第一夫人的美麗大方時尚發出感言。另外一位美國婦女時裝設計師,經常為現任第一夫人打點服裝。同時旁邊還刊出第一夫人穿的一條紅色綠帶子的裙裝的照片。這位白人服裝設計師說,她是不會為即將上任的第一夫人服務的。結果,也是馬上引起一番討伐。看到她設計的裙裝,再想想川普夫人的穿著,這位設計師是有點不自量力了。這次大選,川普一家人經常一起出現。媒體是幾乎一致報導,川普一家人的穿著都是名家設計打理的。光看這一點,偶們台灣那些所謂場面上的人物,實在應該稍微留意一下。總不能一出場,第一入眼的就是毫無保留展現出濃厚的本土氣息。

本土氣息沒有不對,有時候還頗有看頭。以前林洋港老先生,老頭就十分景仰和佩服。林洋港在談話之際,十足表現了本土氣息。可是穿著十分得體,說起國語雖然然帶有很重的本土音,可是聽起來粉幽默。可見只要稍加留意,不管是誰,一樣可以展現個人風采。我想大家最怕看見的就是作怪。這一點,隨時注意一下媒體的報導就可以知道老頭的意思。胡適之當年在美國,所以能夠叱吒風雲,除了自己算是有學位之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有賣點。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胡適雇了他的女秘書,一切外出的行頭都是由這位時尚的女秘書打點。胡適以一位學者,能夠在美國拿到三十二個榮譽博士,不是沒有道理的。大家再看看目前大陸檯面上的官員,外出時的打扮,和八零年代,那時官員的衣著行頭,真是不可同日而語。一個國家的強大,不需要一天到晚自吹自擂。只要從很小的地方就可以看出端倪了。

最後老頭在此對我們的原住民表達最崇高的敬意。不管台灣人也好,大陸人也好,還有小日本鬼子,其實大家都欠原住民一個公道。這也是高金素梅立法委員經常在院會高聲的為原住民請命。可惜,似乎執政者的耳朵都聾了而且重聽的厲害。其實,大家根本沒有任何資格霸佔原住民的地方。就是欺負人家弱小。老頭最受不了的就是本地台灣人,連人家原住民都不張口,你們憑啥要任何人滾出去台灣。其實除了原住民外,要滾大家都得滾出去,讓原住民來掌管一切。看看目前原住民,各方的英雄好女,漸漸形成一股力量。他們有權力讓所有的非原住民滾出去。就算他們不能完全掌管台灣,也得由他們來決定一切。這樣才算是還給原住民一個公道。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