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悲憤與自憐》2013/8/9

最近看到朋友寄來的兩段有關台灣的視頻,看了之後,頗為激動,立刻把題目先寫下來,免得到時候又忘了。第一個視頻是在台北101大樓一個美食街。一個快閃族合唱團的好幾位頭戴耳機的團員,開始唱我們都很熟悉的歌曲。第一首就是綠島小夜曲。這首歌我想只要台灣出來的,都會唱。綠島是當年國民黨關押異議份子的地獄。這首歌曲充滿了悲情。大概是唱得太好了,又有群眾的附和,聽了不到幾秒鐘,覺得十分感動,幾乎流出淚來。現場也有許多人眼淚在眼圈打轉。接著唱的就是茉莉花,望春風,高山青。望春風這首台語歌曲,也是同樣的令人十分感動。茉莉花這首老歌我們在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就學會了。最後一首高山青,多少算是輕快的歌曲。看完了,自己順便在網絡上搜索了一些在國外所拍攝的類似視頻。有美國,有歐洲,還有俄羅斯。

看了他們的視頻,感覺是那麼的不同。快閃族的出現本來就是聚集大家在一起,然後唱,跳,無非就是引起大家的共鳴。顯出年輕人活力,輕鬆快樂,一起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最令我感動的,是一群交響樂的演奏者,一個個從大樓建築走上人行道,所演奏的是命運交響曲。那是代表人家文化的內涵。要不就是大學生在校園裡面,輕鬆的唱著,跳著,簡單易學的節奏,是那麼的容易引起旁觀者的共鳴。再看看我們的歌曲,這麼多年來,所聽到的還是那幾首老歌。看看代表台灣的台語歌曲望春風。聽起來是那麼的淒慘。其實台語歌曲裡面,有許多輕快而且大家耳熟的歌曲(譬如我就百聽不厭的喜歡張清芳主唱的快樂初帆)。為啥就不能選這些輕快好聽,而且人人易學的歌曲,讓大家真正能夠放鬆而且帶動起大家快樂的情緒。難道說這些年來的大家的努力,沒有一絲成果,所能呈現在大家面前的,只是老歌裡面所訴說過去淒慘的歲月?還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悲觀心態,使我們如此。還是本來就是一群悲憤的人聚集在小島上,即使生活過的比往常好上千倍萬倍,但是大家還是忘不了過去的淒淒慘慘,找個機會能夠顧影自憐一番?

幾年以前,我到南灣僑教中心,辦理台灣護照手續。剛好碰到台灣的老人們聚會。我說這些老人,絕對是老人。他們說的是日本話,彼此九十度的彎腰。在台上一起合唱日本歌曲。聽了讓我真是無比的難過。這些懷舊的歌曲,我不知道內容,但是一聽就是有名的日本哭調。就是現在還有許多台語歌曲,承襲了日本時代遺留下來的調子。我不知道他們的內心,是懷念那一段悲慘歲月,還是重溫那一段值得他們感恩不盡的日子。我實在很佩服日本人,統治了台灣五十年,給台灣這些老年的同胞留下了無比的懷念之情。他們離開了台灣,來到了美國,還念念不忘的聚集在一起,說日本話,唱日本歌,重溫在日本統治下的日子。看看我這個年紀的,或者比我們年長,台灣來的老人,聚集在一起,就絕對沒有這批老人那樣懷念過去的日子。

另外一個視頻,是有關最近台北的1985公民覺醒的活動。大家不約而同的聚集在凱達格蘭大道(就是以前的介壽路)。這還是第一次聽到1985公民覺醒這幾個字。看到這公民覺醒這四個字,我還真的嚇了一跳。原因很簡單,我一直認為台灣的老百姓早就在八○年代就覺醒了。看看,蔣經國的解嚴,他的本土化政策,民進黨的崛起,到全民選舉總統,而前兩任的總統又都是台灣郎。台灣人的覺醒使得台灣步入了大陸老百姓一天到晚羨慕而望眼欲穿的民主時代。這次因為一位服役的大學畢業生,被所謂的虐待死亡,而引起這二十五萬人的覺醒。我不知道台灣到底要覺醒多少次。我們好像永遠時時刻刻的覺得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一有風吹草動就把心中的悲憤化為力量走向大道,義正嚴辭的述說我們做了一世的奴隸。把心中的那份苦楚,一下子傾倒而出。這個視頻的演講人,每句話具有十足的分量。好像自己就是那位被虐待而死的烈士,剛從死裡復活而對大眾訴說自己的冤屈。把現在的政府,因為三件最近發生的事情,批評的體無完膚。我們的政府就真的是那麼的無情?真的是那麼的不堪造就?多少年來大家夢寐以求的民主結果,多少烈士犧牲了,所爭取的到的,居然是那麼的不堪回首?我想老百姓總有一些難以推辭的責任,因為那些公僕,都是出來吶喊的人,選出來的。

台灣的公民滿了十八歲都有服兵役的義務。當年只要是大學畢業,都可以享受只服一年的預備軍官役。後來慢慢的變成了考選,考不上的就不能當預備軍官。自然待遇有所不同。不然當年的連戰,還有陳阿扁的兒子,不會在服役時,經過特別安排而享受到特權。這位被虐待而死,服役的時候是下士。我在服役的時候,當時部隊經常抽調士官級的戰士,接受養成教育。所謂養成教育,就是加諸各種不合理的要求,為的是培養絕對的服從。當年我們預備軍官也不例外。但是和士官比較起來,畢竟我們是大學生,他們再怎麼折磨,也多少有些顧慮。我要說的是,一個大學畢業生,在部隊裡面,如果不能琢磨出對付上級的辦法,最後被虐待而猝死,當然軍方的訓練方法有待改進,更加注意的是自己本身是否有足夠求生的技巧。一個大學畢業生,如果在學校只知道啃書,而沒有學習到如何在艱苦的環境下求生存,那是個人資質的問題,當然也是整個教育體系的問題。更沒有想到的是,經過這麼多年的革新,軍隊的管理,莫非還是四十年以前的模式而導致士官的猝死?顯然這些問題一直存在,而藉著這一次事件,把所有的老賬一起結算到現在的政府而已。

我敢打賭,這四十年以來,類似的案子一定多於牛毛。不要說四十年了,就說自從本土化以後,本省人身居部隊的要職。難道還會允許當年國民黨時期的混蛋控制方式?繼續讓服兵役的阿兵哥受虐致死?以前的戰士死了,大概都算白死了。難道我們的民主直到今天,大家才醒悟到問題的嚴重性?也許這就是李艷秋所說我們的民主步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我對「台灣民主」的定義是一點概念都沒有了。很多不該發生的事情,在這個小島發生了。發生後的處理方式,似乎跟民主永遠扯不上關係。看起來,老百姓心裡的民主和青天大老爺的想法,似乎永遠是南轅北轍。我不知道,這樣的民主有何意義。老百姓在投票的時候,似乎不用腦子,等到自己選出來的候選人,當了青天大老爺,就開始死命的打殺。一有看不過去的事情,就把以往永遠無非除去累積在心中的悲憤,一股腦的發洩出來。把所有可憐的字眼都使出來,讓我們這些旁觀者,覺得台灣同胞,多麼的可憐,一直到現在還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地獄裡。我跟你打賭,就像往常一樣,聚會結束後,每個人回到自己的崗位,該幹啥的就幹啥。似乎沒事發生一樣。

這次這麼多人聚會,秩序井然,算是一場絕對文明人的聚會。沒有任何人踰越界限。媒體一直在報導的就是散會後會場,沒有垃圾。其實看了這些報導,我一點都不驚訝。台灣老百姓的文明,連中國大陸的訪客回去後都大大的讚揚。文明程度的長進,我想是因為多年來我們弘揚中華文化固有的道德,我們有一個還算安定的社會,沒有大陸那些驚天動地,喪盡天良與人倫的運動。當然也不能忘記在日本統治下接受了人家文化五十年的熏陶。說白了,這也是應該有的結果,畢竟台北算是大都會,也是全台灣知識水平最高的城市。我們在撕裂喉嚨大罵政府的時候,是不是也應該反思一下,這些年來,這個自己選出來的政府,難道就是那麼的無能混蛋,而引起了大家的公憤。一個政府,和我們人是一樣的。好的就應該褒揚鼓勵,不好的自然就要批評改進。我想大家對政府,已經到了有功不賞,無功罰的地步。覺得做的好是應該的。但是無論如何實在沒有必要動不動就把以往心中的悲憤發洩出來,而表現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就像每年的二月二十八日,國民黨的老大總要在這一天,一而再,再二三的低頭道歉。沒完沒了的,你覺得有意思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再大的血海深仇,也總有應該了結的時候。除非我們的那顆心,就像芝麻粒兒那麼點兒大。做人總要學著大氣,不然就只有隨時把自己擠在一個角落裡,繼續悲憤與自憐。

後記:

剛剛看到馬英九,這個由實行民主制度的台灣老百姓選出來的總統,親自參加了死者的葬禮。馬總統向死者的姐姐握手居然遭到拒絕。看看她心中的仇恨大到何等的地步。弟弟的死是部隊處理不當,總統已經表示負責,親自慰問,居然還遭到冷屁股。看看我們這位台灣同胞的心胸有多麼的芝麻。我們啥度量都可以沒有,但是有人向你表示安慰,不管是誰,總要有接受的雅量。你說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