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張安樂的使命》2014/5/2

我們這一代出生在大陸,在台灣長大的內地人,經過了多少的磨練,到了老頭這個年紀,回頭看看,我們是多麼的幸運能夠在台灣安居樂業的完成學業。又多麼的了不起,一個個小平頭,手裏提著兩隻箱子,來到美國完成學業。政府的事情,跟我們沒有關係,我們要做的就是聽父母的話,做個讀書的好學生。出國留學,賺了錢,給家裡寄點美金,改善生活。不喜歡讀書的,沒關係。知道做個孝子,吃苦耐勞,忍氣吞聲的上船做船員。到美國落地後,毫不回頭的到餐館從洗碗工開始,到大廚,到老闆,也一樣能夠給家裡寄美金,改善生活。這是我們那個時代的目標。國民黨再腐敗,也沒有耽誤我們的三餐。民主是真是假,那是大人的事。我們照樣吃飯,上學,追馬子。雖然不富有,可是日子過得還挺快的。一下子,我們到了全世界最強的美國。慢慢的在美國定居,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對台灣多少還懷有一份感情。台灣也不落後。老蔣覺得反攻大陸沒有希望了,把政權交給了他的兒子小蔣。那都是我們出國以後發生的事。

八零年代初期,許多留學生,拿到了學位,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返回台灣。參加小蔣的建台行列。台灣在老一輩的領導下,還風風光光的變成亞洲四小龍之一。在美國看到的都是MIT。每次回台灣,大家都說快回來啊,再晚了就沒有機會了。沒有出國的朋友,都覺得十分慶幸自己當初的決定。手裏面的新台幣,一張一張的變成黃金,美元。到美國,加拿大置產。可惜好景不長,一個本土化的政策,把台灣搞的天翻地覆。我的一位小叔,原來是內定的系主任,一個本土化,把另外一位台灣郎給提升。小叔的憤恨不難理解。我才知道原來台灣也有所謂的「種族歧視」。一個小小的島,就那麼一點人,還來本土化的種族歧視。大概學校方面,覺得做得有點過份,也是為了籠絡小叔,學校給他一年到美國大學進修的機會。這就不說了。緊接著,台灣郎如雨後春筍,一個個直衝上天。內地人的大人們,一個比一個沒有出息。跟著台灣郎後面,搖旗吶喊。有的連黃埔的精神都不要了,有的把台灣郎當成了再造父母。還是老天有眼,這些忘本的,又一個個像雨後春筍,被人家連根拔起,成了排骨湯的最好配料。就是再回頭高喊中華民國萬歲,都無人凝視。

好了,台灣郎霸佔了百年老店,慢慢的在底下把他變成了台獨的新店。眼看著台灣的民主運動,發展到了滿地開花。最後,被壓迫的台灣郎,終於有了出頭天。那個夜晚,台灣郎哭了,哭的是那麼的傷心。照理說來,出頭了,應該狂歡。可是看到的是另外一個景象。一個小不丁點,油頭粉面的律師,當上了總統。面對著國父遺像,舉著右手宣誓。結果八年,不知道摸了多少的新台幣,美金。還有就是坐在輪椅上,貪求無厭的夫人,在後面掌舵。最後下台了,還很冤屈的放出「難道阿扁錯了嗎?」的名言。難怪最近看到有人用「恬不知恥」這四個字來形容這幾年民進黨的所作所為。

我一直很少看台灣的電視節目。最近看到有關張安樂的新聞。找了時間,看了兩個電視台對他的採訪。陪談的有所謂學者嘉賓,還有就是媒體評論員。我才發現台灣已經變成了如此模樣。這些學者,動不動就說自己在大學教書。看到張安樂返台,在機場接受到隆重的禮遇。好像心裏十分的吃味。所以對著張安樂,幾乎是以咆哮的口吻質問。還特別強調,他們無法面對學生,解釋一個黑道分子,居然回台,還接受到如此的禮遇。是不是禮遇,每個人的看法不同。我也看了那段返台的視頻。張安樂能夠回台灣,不管有沒有禮遇,不是討論的重點。重點是他為了莫須有的罪名,居然還敢回來投案。在台灣大家都以講法治為傲。可是法官大人們,卻深深瞭解物理裏面的「測不準原理」。說實在話,我要是張安樂,撇開理想不談,就憑著測不準原理,我是不會回去投案的。我好好的活著,自由自在,幹嘛自投羅網。搞不好還要去蹲「耗子」。再說,「禮遇」這兩個字,對張安樂來說,當初下了飛機連他自己都傻了。是否給他禮遇,也不是他說了算。不信你下次回台灣,抵達之前,打個電話給有關單位,要求禮遇。我看恐怕你接受到的禮遇是「幹你娘」!

訪問談話中,大家的重點,都是圍著黑道兩字打算。我要是張安樂,我會覺得這一票子,好像啥知識都沒有。看看開口的問題,簡直就是笑死人。有一位大學女教授,還問張,以後如果當選了,會不會以黑道治國。還故意表現出少女怕怕的的樣子,看了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你說說,張回來就是要推銷他的一國兩制。連一國兩制都沒有談到,就想到人家要黑道治國了。再說,就算是張安樂做了總統,你問這個問題,不笑死人才怪。你要他說是啊,還是不是。什麼又叫做黑道治國,難道你自己知道如何以黑道治國。還有好幾位教授,口口聲聲,說台灣是個民主國家,任何政黨的理念都會歡迎而且尊重。你又是那一棵蔥,一顆蒜,說了算數。嘴巴說了歡迎,可是處處表現的卻是台獨為大,一國兩制的不可行。而且居然還拿香港老百姓的示威遊行來印證一國兩制的失敗。

一國兩制是否在香港成功或失敗,我想恐怕拿一個示威遊行就說行不通,有點過於牽強。不過,今天在台灣,就這一批台灣郎做主,他們說啥,後面總有一大堆人跟著起鬨。張安樂表現的可圈可點。他說,香港在英國人統治下一百五十年,何時香港人上街遊行過。香港的總督也都是英國王朝指派的。議員也是如此。共產黨接收不到二十年,像香港的遊行,在大陸上是不可能的。大陸也答應到了回歸二十年,開放香港老大的民選。這話一出口,台上的嘉賓們,沆瀣一氣的說,那都是騙宵。看看,連誰出來選都不知道,怎麼就說是騙宵。既然要討論問題,就應該理性的討論,不是一竿子打翻船式的反對到底。兩個電視台的訪問,根本沒有讓張安樂機會發表一些有關一國兩制的理念。談的都是他過去個人的歷史。

看了張安樂對自己過去歷史的敘述,我倒是由衷的佩服。台灣當年為這些不良少年,頭痛萬分。可是看看今天的張安樂,能夠大義稟然的主持公道,還真是英雄好漢。暴亂學生佔據立法院,他出來了。把王金平給好好的菜了一頓。如果政府不能有所做為,俺們可不能無所做為了。看看,難怪,台灣交大校長,感慨的說,張安樂替他們說出了,他們不敢說的話。反核四遊行,他又出來了。那位林義雄真是有夠衰的了。居然為了反核四還絕食。那天我看到了新聞,在老頭的微博上,我就說,人老了,一定要自甘寂寞,隨時把自己的老臉保持住。絕食,第一對不起生我養我的父母,第二對不起自己的子女。他的女兒不是寫信要他保重。看看,起初幾天,馬英九等等大人物,紛紛探望。結果怎麼樣,不是自討沒趣的結束了。可憐林義雄,大概很久沒有上新聞頭版了,所以決定以絕食來引起大家的注意。既然要絕食就絕到底。這樣死了,連老頭都要跺腳,怎麼這麼偉大的烈士,為了反核四,居然絕食犧牲了。你說林義雄這個名字是不是要永垂不朽。可是現在,把自己搞成了喪家之犬。那天狗尾巴夾臀上走出了醫院。因為連黨內的人都看不起他啦。最好玩的是,那天反核四的人,把立法院給包圍了。害得民進黨的小姑子蕭美琴進不了立法院,而大發雷霆。我想她總算是印證了老人們常說的「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張安樂因為江南案在美國蹲了十年耗子。他認為美國的司法制度不如台灣公正(我有點驚訝),因為有污點證人的關係。但是美國的監獄絕對是人性化的管理。這一點台灣還差一截。在獄中,他有機會就拜訪各國的黑道大老。他自己會中英文的速記,所以記錄下來的,沒有人能夠看懂。我相信,就憑著一點,他的個人履歷,絕對比台灣那些自認為角頭或者學者,高出很多。大家千萬別小看黑道,看看王金平,國民黨就沒有辦法治他。所以我說,王金平這種貨色,還有李登輝,阿扁,目前檯面上上不了檯面的暴亂分子,也只有讓張安樂來治治他們。人要是真的不怕死,自然誰都不會怕。可是我提到的這些人,真正到了死的臨頭,保證他們屎尿直流的求大爺饒命。

那天張安樂就提到民進黨這一批暴亂分子,就是沒種,要求在警察保護下才暴亂。學生當初闖進立法院,就是在民進黨員保證之下,沒有安全顧慮才答應進場。看看今天的學生,不提也罷了。張安樂也提到連戰第一次到大陸去訪問,竹聯幫弟兄們,身著黑色衣裝,嚴肅的為連戰送行。而民進黨卻像小丑一樣的在旁撒野。陳雲第一次訪問台灣,也是同樣的情形。這幾個視頻,當年我也都看到了。兩方面的表現是那麼突出的不同。到底誰是黑道,我看民進黨恐怕連黑道的邊都沾不上。說的好聽一點,也就是一群小混混,鬧鬧場,鬼吼鬼叫。還有那次連戰公子幾乎被槍殺,也是竹聯幫一位老大,把槍手給制住。不然,連子也沒有了。在張安樂的眼裏,民進黨這一批就是小混混,上不了大檯面。這一點,老頭絕對同意。

張安樂成立了中華統一聯盟,推行一國兩制。對於一國兩制,老頭的看法是不怎麼看好。這也是對共產黨過去的所做所為而造成的。不過,就像張安樂所說,任何事情都有一個過程。我認為,香港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仔細的看看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後的結果,絕對不能因為老百姓出來遊行,就認為一國兩制徹底失敗。那台灣一天到晚遊行,抗爭,是不是台灣的民主已經徹底失敗。不過有一點是可以大大的讚揚,那就是台灣的民粹可是登峰造極。老頭對張安樂極為讚賞。亂世當頭,總要有能夠頂天立地替天行道的人出來,對付那些混混。我們可以睜大眼睛,很客觀實際的看看香港未來的情形。也許,一國兩制可以把台灣帶起來。在沒有實行一國兩制之前,總要打開我們的心扉。千萬不要夜郎自大,覺得台灣目前的民主,已經無法取代。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