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百尺竿頭》2011/8/12

今天本地的報紙刊登了一條值得讓我們老中重視的新聞。在硅谷的幾個大科技公司,根據統計亞洲員工佔有三分之一的比例。但是在公司擔任董事的有百分之六,而擔綱企業主管的只有百分之十。這裡邊當然包掛了有出生在本地的,入籍的,還有來自其他亞洲國家。年齡在三十到四十之間。只有百分之二十八的亞裔對自己工作的環境感覺非常安逸。這個數目遠小於非裔的百分之四十,西班牙裔的百分之四十一及美國白人的百分之四十二。我的解釋是亞裔在上班的時候,只有百分之二十八的人,覺得自己無異於其他族裔的人。如果看年齡來說,這百分之二十八可能大部分都是出生在美國的亞裔。

如果我問我自己是不是在工作場合,感到無異於其他族裔,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報告中同時指出,亞裔把全部精力集中在技術上,在技術上取得了大家的認同,對於是否能更上一層,並沒有一個仔細的計劃,也沒有打算在公司內建立自己的知名度,更沒有打算在公司找到能夠給自己各方面指引的教練。因此,雖然在工作上有所突出,但是真正享受到利益的並不是自己。我覺得,這些研究的結果,與我自己過去三十幾年在美國的經歷,實在是不謀而合。

七七畢業上班後第一個工作在聖路易。公司很大,是典型中西部保守的公司。我的老闆是一個非常保守的白人,也是我這三十幾年來。我認為最有料的老闆。說他有料是因為他帶領我進入工業界。對於我剛從學校畢業出來就做事來說是有無比的幫助。他是加州大學的博士,又有博士後的經歷,同時在學校教了兩年書,才改到公司上班。做我老闆的時候,他已經待了七年,同時晉陞過三次。所以,他的表現是可圈可點的。我跟他做了四年,四年之內我拚命的工作,也做出了不少的貢獻。可是這四年,對我自己而言,所注意的就是努力工作,從來沒有想到我的未來。到了第三年結束,老闆問我,有沒有興趣要做組長,那是最底層的管理工作。我當時根本沒有考慮,就回答,可能嗎?我才來三年。老闆說很多奇怪的事往往會發生。我告訴他,我自己覺得要學的東西很多,希望多充實自己,再考慮自己的未來。您看,這是多麼天真又是多麼愚蠢的想法。第一,當時我並沒有去觀察公司一般的狀況,也就是說自己是一股腦的苦幹,對於周邊的情況根本就不去瞭解。自己的感覺就是好好幹,總會有一天熬出來。第二,如果我知道除了我老闆以外,其他的管理人員差到老遠了,我會毫不猶豫的告訴老闆,我要做組長而且有自信可以做好。至於是否可以如願以償,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讓老闆認為我是有自信的,而且我那時的表現是那麼的突出。因為我的猶豫,給老闆的感覺就是沒有自信,而且非常喜歡做個技術員。這也是一般老中給老美的印象。更不巧的事,我的老闆,在我第四年要結束的時候,高昇一級調到研究部門。

老闆一走,新的老闆到來,意味著以前的努力白費,要從頭開始建立新老闆對你的信任。我依舊努力的工作。但是對老闆的能力開始懷疑。也開始注意到自己周圍的一切。我開始心裡想,連我老闆這種貨色都可以坐上這個位子,那我幹起來一定比他更好。這種想法在我後來換多少工作的日子裡就一直沒有改變。但是,我就是做不上我老闆的位子。在這個公司待了十年,慢慢的我看清了美國公司的運作。最後經過多年的努力,決定往灣區找工作。主要是比較開放,也許管理階層的機會會多。最後終於找到工作搬到舊金山來。可仍舊是一個技術員的工作。我想的是先在灣區找到工作再說。來了以後,發現有中國人擔任組長,擔任經理,也有擔任更高層的管理人員。在中西部那幾乎是鳳毛麟角。在灣區後來的二十三年,我先後換了八個公司。最後也做到得德瑞特。可是十幾年的同樣位子就再也無法邁進一層。就像以前一樣,當我的老闆是副總裁的時候,我覺得我如果做副總裁,一定做的比他好。最後一個工作,我的老闆是總裁,我也有同樣的想法。好笑吧?雖然不認為自己有那個可能,可是告訴自己,如果有人再來問我是否願意更上一層的問題,我的答案一定是肯定的。因為他們都能做,為啥我就不能做。

最後一個工作我幹了四年。公司就五個全時的員工,但是老總雇了很多顧問。這些顧問都是以前擔任副總的。被擂下來後,找不到全時工作而來幫忙的。慢慢的你會發現,在技術上而言,一個比一個差。可是每一位都擔任過多年的副總。再看看這些副總過去的經歷,在不同的公司擔任副總,但是有一個特點就是公司都沒有產品,後來公司也都關門大吉。我才慢慢的發現,這些人都有一個特點,除了技術特差,還有就是他們知道如何在公司裡混。也就是說如何與老總相處。對我們這種風險投資的小公司而言,公司的產品能否成功不是那麼重要,最重要的是如何找到錢,如何把公司運作下去。老總的首要工作就是使公司運作下去。自然希望他手下的人能夠幫他維持局面,配合老總的一切。對於技術優秀的員工,講求的就是完成任務。要完成任務,自然會有許多的問題。這些老總,是不願意聽到問題,也就是說希望你能報喜不報憂。有憂自己就解決了,不然雇你幹嘛。而且大家最怕的就是不聽話的員工。偏偏越有實力的員工就越不聽話。長此以往,如果你不能配合公司的運作,你就是再優秀,也只有走路。

史丹佛大學為了解決亞裔高層管理人員的需求,連續開班訓練亞裔的管理人才。目的就是要提高亞裔人員在公司內的可見度。教導如何培養與美國人的交往,也就是說如何去與美國高層人員建立關係,也就是如何尋找自己的教練,做為自己未來高昇的準備。說實在話,這些課程固然有效,最重要的還是自己要有膽識。不要認為除了自己在技術上取得優勢,就可以永遠在公司混下去。必要的時候也得改變自己,使自己更能適應美國公司的文化。我對我們的下一代看好,因為他們在學識上各個優秀,對美國文化的瞭解也不比白人差。加以時日,華裔在美國大公司的管理階層一定會急起直追。所謂百尺竿頭更上一層,讓我們大家拭目以待。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