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海歸紀事 卷九》2007/9/14

在國內一年三節。過年,五一,及十一。在上海兩年,我在上海過了一個年,一個五一,一個十一。在假期中,只要我不回美國,老婆就來一起度假。上海市中心的南京路,到了假期,真是人擠人。我還真不記得世界上有哪一個城市,像上海這樣擁擠。我們的小朋友同事,也都利用假期回家或旅遊。有位小朋友家住黑龍江牡丹市。坐一趟火車就要將近三天。那年他說好幾年沒回家過年了。回去一趟不容易,又待不了幾天。那時我才真正體會到中國之大了。有位小朋友家住安徽。有時買不到火車票就搭大巴回去。她告訴我車價是隨時波動的。譬如起站到終點是一個價錢,出了起站,到了下一站還沒出上海,再到終點,馬上就漲了十元。原來已經擁擠不堪的車子就更加擁擠了,再過了一站票價又漲了。照理說越接近目的地,票價應該越來越低,可是我們這個國家辦事很多是反過來的。大家都急著回家,也就忍氣吞聲了。然而這些額外的錢又歸誰呢,只有司機,服務員知道了。可憐的還是小老百姓為了趕回家只有多付點錢,能夠上車回家就心滿意足了。今年過年期間,不記得在那個地方,不就因為公車漲價,學生乘客和大巴公司就打起來了。

剛到上海時,對成套的電視劇碟片特別有興趣。書店,還有專賣店都有出售。我在美國也經常購買國內的發行的片子。國內的價錢絕對比美國便宜。質量非常好。我在美國的同事回上海,也都是我帶著他們採購。一買就買個幾千人民幣的碟片,一換算美金,實在便宜,就拚命的買。慢慢的發現小區附近有小販出售同樣的碟片。後來又發現舉凡電腦軟件,書籍等等都有盜版。而且價錢比店裡更便宜。在地鐵站出口,就有位安徽來的小伙子,在自己的自行車上擺個木箱出售。從開始認識他後,就向他買DVD碟片。開始每碟以七元出售給我。後來降到五元,最後公司的小朋友代買,只要四元。可惜的是一碟上面應該有十幾集的,往往把最後幾集拆成兩碟。反正成本很低,無形中他們又多賺了一筆。最遺憾的就是有的根本就沒有結尾。還有張冠李戴的現象無奇不有。在每一個行業,我們都可以發現我們中國人的小聰明真實發揚的淋漓盡致,令人佩服。買回來的碟片有的質量實在太差,然而想到價錢也便宜也只有將就了。我和這個賣碟的人混熟了,也就不與他斤斤計較了。他也是靠這維生。我也知道他賣給我的價錢比其他的小販貴一點,想到我能給他點生意做做也就不與他計較了。兩年之間,我買了各式各樣的碟片,有電影、電視劇、文藝報導、景點旅遊等等足足堆了三大箱。回來後有空就慢慢的欣賞。這位小販,有時突然間就不見了。原來,市政府是不准他們擺小攤子的。他告訴我,他買通了警察,到了突擊檢查的時候,警察會通知他。代價是時常需要孝敬人民的保姆。這個年青人,在上海待了好多年,每年過年一定回家。一走就是一個月。他說辛苦了一年,一定要回家好好休息一陣子。小伙子很知道安排自己的生活。

在上海幹警察是一個響噹噹的行業。我們組裡的一位小朋友告訴我,上海的警察是一份很好的工作。譬如,在館區內的餐飲店等都要孝敬他們。下班了,走進小店,拿個燒雞,滷味等,店主為了和氣生財,通常都是
免費贈送的。這點,在台灣當年幹警察的也有這個潛在的福利。在上海,好像警察只要幹個二十年就可以退休了。退休後,有很多公司還會網羅他們做保安,公關顧問一類的工作。有了退休金加上固定的收入,生活過的是很滋潤的。但是,小朋友說,要幹上這個行業,不簡單。又是人情,又是關係。還要花上一筆錢,才能入行。不過上海的年輕警察,個個還長的非常挺體面的。尤其有的騎著摩托車,看起來,很有派頭。那年四月,上海有反日大遊行,我和組裡面的小朋友也參加了。那天在馬路兩旁站滿了警察。好像上海的警察全都出動了。有男有女,他們的服裝整齊,尤其是女警,看起來真是好看。

有一次在小區附近發生了車禍。一部麵包車在轉彎處撞了小轎車。警察來了,只聽到這個麵包車司機,喋喋不休的在為自己辯駁。講得口沫橫飛。這位警察很幽默的笑笑。聽了半天,終於說話了。我是警察,你不是。有理沒理,你說了算數,那你叫我來幹嘛。警察講完這句話,我還向前頂了他一下。這都是我溜躂時的馬路見聞。有時還可以看到打架的,互罵的。有一次,有位被稱為老闆的人物,把車開到了市場內部的大院。管理人來了,很客氣的告訴老闆,這個地方不能停車。同時叫老闆把車開出去。顯然老闆火了。他說,你今天運氣好,碰到我把車停到大院。如果,我這個車停在外面,你來管我,我會立刻把你打死(好大的口氣)。他這一句話,頓然引起旁觀者的憤怒。這位管理人員打圓場的說,老闆,對不起,我們也是為了討一口飯吃,希望你不要生氣。這時有位旁觀者,不以為然。對著老闆說,你以為你是老闆就可以欺負老百姓。正說著,這個老闆的太太買完東西回來了。拉著他就上車了。只見他氣呼呼的加足馬力,衝出去。幸虧大家躲的快,否則,後果不堪想像。在上海看熱鬧也得小心,不然真會遭到魚池之殃。

上海各式各樣的車子很多,名牌車、老爺車、新車,到處亂鑽。但是,上海的車禍實在很少發生。而且拋錨的更少。上海的交通真是亂中有序。師傅告訴我,如果你的車子拋錨了,不在五分鐘移開馬路,堵了車子,罰款是兩百人民幣。對師傅而言,這是一筆大罰款。所以大家都很小心保養自己車子。

二十六


對喜歡看書的人來說,上海的書店真是太美妙了。上海書城是我經常去的書店。其實中國的出版業是相當有水準的。這些書的印刷精美,看完了,都可以好好的保留。我買了許多的書。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許多商場,還有週日小區都有地攤。這些賣 的書也都是印刷精美,有關歷史,美術的系統介紹書籍。價錢也相對的便宜。在上海書城附近也有許多書店也是賣這一類的書。有的甚至是絕版的書,像當年上海商務書局出版的。價錢相當合理。都是我採購的好地方。再有就是地攤的盜版書了。這些書,一本十元,但是紙張的質料及印刷都很差。雖然價錢是原版書的半價,未必划算。總之,一本在國內二十元人民幣的書,在美國是二十元美金。所以,對我們長期住在國外的人而言,國內實在是愛書人的天堂。在書店也經常碰到有折扣優待。書店總是人擠人,可見愛讀書的人實在不少。每次逢有書展,更是人山人海。上海有文化,愛文化的人真是不少。在陝西南路地鐵站內還有一書店,還設有雅座。桌上還有別緻的檯燈。叫一杯飲料,可以隨意取書,待上一個下午。

談到吃,在上海可是應有盡有。平常下班,回到公寓,換下衣服,我就步行到農貿市場。很多上海當地人是不到農貿市場買菜的。他們選擇的是超市。據當地人說,農貿市場的食品不乾淨。一般而言,超市價錢是比較高的。我自己還是喜歡上農貿市場。我們當年在台灣根本就沒有超市,所以步入農貿市場,小時候陪老娘買菜的情景就隱隱約約的出現了。至今令我懷念的就是各類海鮮了。活魚、活蝦、蚌類、螺類,應有盡有。每天下班上菜市場買菜,是我一天當中最洽意的時候了。經常買條活魚,鱸魚也好,鮭魚也好,回去清蒸。種類齊全的新鮮蔬菜。有時也買點現成的滷味。有鴨子,鵝肉,各種燒雞,涼拌菜,自配的夫妻肺片。不想做飯,就買點現成的。其實比上館子吃得舒服。冬天的時候,有專賣火鍋料的小店。各式魚丸、魚豆腐、現包的蛋餃、各式的肉類涮料,最少有二十幾種。一個價錢,一樣挑一兩種,回去插上火鍋。買點大白菜、豆腐、粉絲。關上空調,打開玻璃門,透點寒風,這一頓火鍋吃下來,全身暖和和的。在嚴寒的冬天,這是除寒的好方法。

要不,就上館子。這時我會邀請我們全組的小朋友,大家下班後一起到小肥羊吃火鍋。那就更熱鬧了。冬天是吃火鍋最好的時候。因為實在不貴,而且也是大家交流的好機會。所有的火鍋店,可是有上百種可以涮的。小肥羊的羊肉、牛肉算是招牌了。還有海鮮,各類的牛羊雜。神奇的是,湯料就可直接涮,不須加任何調料。各類的野菇、蔬菜、蘿蔔、冬瓜、丸類,應有盡有。還有譚火鍋。他們的骨頭火鍋,幾塊大的豬骨頭,啃起來真過癮。火鍋配上啤酒,大家吃的盡興,喝的痛快。只是不知道,我走後,他們是否還有人帶他們一起去享受。

有一次,我們相約上日本館子。在淮海路附近。下了班,大家一齊上了地鐵。在人民廣場換了一號線。在黃陂南路下了車。一路冒著寒風,走不了多遠就到了大江戶。這是一家很好的日本餐館。我們幾個人,進了一個房間,坐在榻榻米上。開始我們的晚餐。在又冷又餓的情形下,一切都是好吃的。這個餐館,每人付二百元,我們可以點菜單上的任何菜。我們大家都熱衷於烤鱈魚。小朋友每個人都最少點了三份。光吃鱈魚就值回票價了。大家還喝了烏梅酒。最後還來幾壺燙的清酒。好大的對蝦,做成甜不辣。各式新鮮的生魚片,絕不比在美國的日本料理差。這頓飯,吃了我們足足兩個鐘頭。吃完了,大家醉醺醺的又走回地鐵站。外面的寒風一吹,我們的酒也醒了。第二天上班,還回味了好久。

到了夏末秋初,小龍蝦季節來了。我們約好到專門賣小龍蝦的餐館。這個餐館在石門一路附近。下了地鐵,走個十分鐘就到了。也是我們一位小朋友極力推薦的。浩浩蕩蕩的我們幾個進入這個不大的餐館。菜單上,清一色的只有各式小龍蝦。各式不同的做法。有煨的、炸的、炒的、辣的、麻的。這個店,一年四季都開。老闆特地告訴我們,他們菜單經常更換。沒想到,就一個小龍蝦,能有這麼多不同的吃法。有一次到南京,朋友們帶我去一家專門作小龍蝦的。我們一連兩天,去了兩次。那個小龍蝦做的實在不錯。

公司附近的地鐵站開了一家Papa Johns批薩店。下班我們又一起去享受大家都愛吃的批薩。吃著美味的批薩,喝著冰凍的啤酒。要不就到一家廣東點心的餐館。我們使勁的
叫不同的點心,喝著熱茶。好過癮。一天工作的辛勞,立刻得以紓解。到了冬天,大甲蟹上市了。那是第一年到上海。我們同事約好到襄陽路附近的一個餐館。每人好像付一百五十元,隨你吃大甲蟹。當然還有其他的菜佐餐。但是,大家是鐵了心來吃大甲蟹的。一盤十隻,拍得整整齊齊。這是我第一次嘗到大甲蟹的美味。大甲
蟹是要吃公的膏(母的叫黃)。到口裡後,那綿綿的美味,想不出有啥東西可以取代。也不知我們吃了多少。最後,老闆出現了,抱怨我們不會吃,浪費了許多。我們這些海龜分子,貪起小便宜來,是絕不落人後。後來,每逢季節,我會在市場買個幾隻回來。洗洗,放在鍋內清蒸,自己一人享用。大甲蟹可真算是人間的美食了。

二十七

公司為了答謝員工,每年有一個過年的聚餐。每次都是安排在旅館裡頭。下午三點鐘,大巴把我們送到會場。先有遊戲節目,優勝者還有獎品。之後,就是吃飯。似乎在國內,只要是聚會,壓軸的就是吃飯。吃飯就少不了喝酒。紅酒,啤酒,你敬我,我敬你。好不熱鬧。每次聚會,有位管技術經理,不知是借酒裝瘋還是情不自禁。每次喝了幾杯酒開始耍寶了。紅著個臉,開始講胡話。到後來,就是嘔吐。有一次,他拿著個麥克風,又要開始大放厥詞。我一聽,他正要開始大罵老闆,我立刻打圓場,上去,拿了一杯酒給他,應把他給拖下來了。事後,我們同事都怪我多事,應該讓他發發酒瘋臭臭老闆。他也算是老闆的紅人。大家也都是懷著幸災樂禍的心裡。其實,我不是這樣想的。在那個場合,幹嗎把老闆拖出來出醜。可見,我們這位老闆心中的紅人,平常卑躬屈膝,人前人後,心裡也是挺不平衡的。兩杯老酒下肚,自然就要借題發揮了。

公司每年到了初夏還有春遊活動。第一次,我們去的是蘇州。其實是全公司接受管理訓練。大陸上有許多企業培訓的公司如雨後春筍的出現。專門在景點區辦培訓工作。員工一方面接受培訓,一方面出去接受大自然陶冶。我們星期五下午離開公司。到了培訓的地點,安排好了住宿,開始培訓的活動。隨著上海企業急速的發展,各方面軟體的配合也在跟進。三天的集訓,大家生活在一起,遊戲在一起,好像在國外類似這種方式的訓練不多。到了晚上用過飯後,我們相攜去卡拉OK唱歌。然後回到房中,大家一起玩殺人的遊戲,直到深夜。這個活動辦得不錯,吃得也好。大家很盡興。

第二次,我們去的是雁蕩山。那時是九月初了。一路上碰到大風雨。相當掃興。不過雁蕩山的山景,各種形狀,鬼斧神工。令人歎為觀止。到了晚上,我們看夜景,又是另外一番滋味。總之,這兩次春遊,我們玩得很愉快。這也算公司給我們員工的福利之一。

對管理階層的員工,每年聖誕節前後,我們總部邀請我們聚會。那次我們去的是珠海,澳門。也是星期五晚上報到。第二天,我們遊覽澳門,在中午的時候到了賭場。公司給我們每人二百港元試試手氣。晚飯照舊有遊戲,有獎品。總部的員工彼此之間交往就像一家人。我對他們之間的交往,非常羨慕。看同樣一個公司,為啥氣氛就是那麼的不同。

後來為了要提高公司的士氣,每週五下午利用公司的禮堂,在下班後舉辦卡拉OK。可是唱歌的人就是我們這幾個領導。說實在話,到了下班時間,尤其在週末,大家都有事。跟老闆一起唱歌實在也沒啥樂趣。聽那哭嚎走調的尖耳叫聲,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所以參加的人寥寥無幾。最後也不了了之了。

有一陣子,公司為了要加強員工的英語能力。組織了一個英語訓練班。花了不少的錢,從外面請了老美來教課。每週一次,仍是下了班之後開始。連續兩個小時。公司還提供一些麵包零食。我們的小朋友也都報名參加了。結果上了幾次課,小朋友也紛紛逃課。因為,有三十幾個人參加。每次開始都是自我介紹,因為每次都是不同的老師來上課。不久,這個英文班也是不了了之。

在國內,我們自己同胞是絕對瞧不起自己同胞的。在我回國之前,老闆就雇了一位美國顧問來指導化學。我來後,跟這個顧問打了幾個電話,通了幾個電子郵件。我就覺得不需要他的幫助。可是,老闆硬要我雇這個老美作顧問。我的看法、做法與他也是不同的。最後,當我們通過申報時,這位老美顧問,特地向我道賀。並且為他先前的建議感到抱歉(我從頭到尾就沒打算採用他的建議)。這一點,我覺得這個美國人還蠻可愛的。美國英特爾公司的創辦人安地轂轆,在他掌管英特爾時曾經要求屬下,那就是由最有知識的人做決定(Whoever has the most knowledge makes the decision)。我想在中國未必是這種情形。可是在我們的這個單位,至少對我的工作,我的確做到了這一點。在那個環境下,能辦到這一點,我是深以為傲的。

我要說的是,不但我們國內一般企業機構不重視華人,就是我們這些海龜在心理上也是一樣的看不起國內的專家學者。我在回大陸前,經常開會碰到我的一些從事顧問的老美同僚。這些老美,時常被國內一些藥業公司聘請回去擔任顧問。有一年,我在美國的公司,從華盛頓聘請了一位在美國藥監局作了三十年退休下來的老先生。把他請來,做我的顧問,來審核我的實驗室。看他的經歷,應該是不錯了。在我的實驗室審核了三天。我天天和他在一起。慢慢的也混熟了。他就告訴我,他經常受聘回大陸,為國內的藥公司擔任顧問。在我看來,他是在美國政府帶了三十年,對法規是有些瞭解。但是,一些化學技術性的問題,他就差得很遠了。固然法規重要,但是如果對一個藥品的化學來龍去脈缺乏徹底的瞭解。光去重視那法規,這是捨本逐末。所以當我問這位顧問,那些他服務過的公司有何成品出來(具體的成效)。他笑笑說,其實他自己覺得有點奇怪,他們為啥會請他回去。因為,距離標準實在差的太遠。而且,他十分懊惱的告訴我,我們國內藥界人士的英文水平實在太差。但是你知道,我們一天要付給他二千美金。國內的企業也是付這個籌碼的。我相信,我們在美國從事藥業的人不少,能夠幫國內的藥業做很多的事情。可是,我知道,國內的單位是寧願花高價去請老美,也不會請老中。更管不上對自己有沒有實際幫助。這點,台灣的做法就不一樣了,他們比較務實。只要他們需要,他們對聘請人員的考慮,是以專才為主,而且往往還是優先考慮海外華人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