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牙痛》2012/9/7

很久很久以前就聽過人家說,最難忍受的痛就是牙痛了。長到老頭這個年紀,還真不記得以前有這次那麼痛過。上個星期三晚上睡覺,半夜起來,突然被下面一顆寶牙痛醒。三更半夜的只有忍痛。好在,只要上下牙齒不接觸就不痛。就這樣挨到天亮給我的牙醫打電話。我開始看蔡醫師是那年剛搬到灣區來,算算也有二十四年了。那時候,蔡醫師剛開張,在南灣的牙醫診所沒有幾家。再說,我一向對台灣醫生的技巧是一直打心裡佩服。第一,中國人的手比老美小一大號,第二,經驗太多了。蔡醫師在紐約的大學牙科進修畢業。取得了加州的執照,就在我住家的附近開啟了診所。看到了報紙廣告,自然很高興的報到。看到了和藹可親的蔡夫人,是那麼的熱心招待病人。再說,一直到目前,蔡醫師的廣告,並沒有和其他牙醫一樣的把自己稱為博士。我一直覺得博士的頭銜是Ph.D.,所有的醫師是MD或其他的D,但不是Ph.D.。你看,這邊的老中驗光醫生,也把自己當做是博士。老中的律師也把自己稱法學為博士。我們用英文稱呼這些醫生「大狗脫」沒有問題,可是居然在中文報紙上做廣告把自己一律叫博士,就有點混淆視聽了。所有的D就是個學位,把學分修完了,實習完畢,通過考試就給你一個證書,給你一個學位XD。真正的博士是要有原創的論文。從對自己稱呼看來,蔡醫師在我心裡的確是一位謙謙君子的好醫生。

一大早給蔡醫生打電話,實在是受不了了。而且偏偏星期四又是診所休息日。說好了下午四點鐘碰面。看到蔡醫生,我的疼痛就好了一半。他還是那麼輕巧快捷的給我照了愛刻絲光,然後就立刻下手把神經給抽了。一個鐘頭結束所要做的治療。約好了一個禮拜後復診。這就是蔡醫師,沒有一句廢話,把毛病確定,立刻行動。乾淨利落的把我的牙痛給解決了。那天我還問蔡醫師,有沒有計劃退休。他笑著說,退休?我每天給老朋友看牙齒,多麼令我高興的事情,幹嘛退休。看看,我們如果都能把工作當成是一種娛樂,一種享受,也真的無所謂退休與否了。這也是退休後的一種生活方式,就是不退但是可以隨心所欲的休息。我說我還真有點羨慕呢。

上小學的時候,牙齒鬆了,使勁搖搖,最後就下來了。最痛的一次是小學三年級。我的大門牙痛的受不了。那個時候正是我們全家響應蔣總統號召,過著克難刻苦的生活,準備隨時反攻大陸。一點牙痛算啥,只有自己忍耐。大概那次是痛的受不了了,只有自己解決。向老娘要了一根白線。我把白線繞著大門牙轉了幾圈,然後就使勁的往外拽。一下子就拔掉了。後來長大了,我有一位堂哥做了牙醫,帶著老娘走後門去看牙。回來的路上,老娘說堂哥的手藝不錯,不痛而且假牙做的不錯。我還不以為然的告訴老娘,那沒啥了不起。我小學三年級不就是自己把大門牙給剷了。大概從小我不太愛吃甜食,其實想想也不是不愛吃,而是把那一點點的糖果錢節省下來,捐獻給勞苦功高的三軍戰士,準備反攻大陸,解救水深火熱的苦難同胞。所以很少吃糖,自然長大了就很少有蛀牙。

一直到美國念研究所的時候,後面的大牙痛的我要死。那時候沒有牙醫保險,經過同學們的介紹,到了一位退休美國老牙醫的住所。這位老牙醫,兩手發抖,拿著反光鏡看著,敲著我的那顆大牙。肯定了之後,打了麻藥。在下手之前,我說話了。想起以前說相聲的,提到了二大爺給拔牙,結果把好牙給拔了。再三提醒老牙醫,千萬看準了,把痛的那一顆大牙給拔掉。還好,一切圓滿,而且太便宜了,付了二十美元現款了事。那位老牙醫,當時還有氣喘病,上氣不接下氣。看看那個時候,我們做學生的是多麼的節省,居然就把這麼一位老牙醫變成了我們的特約醫生。

一直到七七年畢業到聖路易上班之後,有了各式各樣特棒的保險,我才開始正式的看牙醫。每年固定的一次照片子,兩次洗牙。第一位牙醫是來自香港的留學生,在美國取得了牙醫學位。說不上好壞,我之所以選擇老中,還是相信俺們老中手巧。是這位牙醫教我如何正確的刷牙,用牙線等等。期間,還推薦我去看一位美國口腔醫生,處理我的智慧齒。那時候,我的智慧齒已經把我原來非常整齊的牙齒,擠得到處插隊。說起來,年輕的時候,我是一向不太重視我的外觀長相。譬如牙齒的美觀,還有就是我很少用面霜,頭油等等。這也是老娘從小教育我們,只要穿的乾乾淨淨,一個男孩,注意打扮就是沒有出息。再說,在那個年代,還有比牙齒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完成。等到發現再不處理,可能滿嘴的牙齒有被擠出的危險,才不得已去看了口腔醫生。他要我訂個時間,然後手術完成後,要老婆開車送我回家。我一聽,實在太麻煩了。順口就問,不能今天做嗎?這位醫生看了我一眼,居然問我,怕不怕。如果我願意,他可以立刻動手。就這樣我就上了手術台。下來的時候,開車回家,覺得我的整個下巴好像要掉下來。還直流口水。幾個智慧齒拔掉了,剩下的是大口子。醫生用棉花塞滿了。要我每天用鹽水沖洗。結果一切都好,沒有意外。後來,兩個孩子念大學的時候,先後拔智慧齒,我才恍然大悟,當年的隨意上手術台,是有點玩命。孩子智慧齒拔完後,坐者輪椅,還由護士護送到門口上車。

我這個人好吃,所以決心要保住我的原始牙齒。當年剛看蔡醫師的時候,他說我後面少了一個大牙。那個大牙是在聖路易的時候,我的牙醫發現有蛀牙。因為比較裡面,好像補牙不是那麼的容易。他問我如何處理。我說我不是牙醫,你就做決定吧。結果,這位老廣也乾脆,卡拉一下,把我後面那顆尊牙給輕易的掃地出口。蔡醫生建議為我做個假牙套上去。那個時候保險真棒,就等於是免費的。沒有記錯的話,好像快一千美元。做好了之後,想著我也算進入了飯後,必須立刻把假牙拿下來的清洗族了。結果還沒吃完第一頓,我立刻把假牙給摘下。因為吃起東西居然沒有味道,還真的嚇了我一跳。少了那顆大牙,我也不覺得有啥失落。最近,蔡醫師又提起我的那顆尊牙。我說還放在我的抽屜裡啦。他建議我做植牙。我說還不想。等到有一天,不能品嘗美味的時候再說。當前植牙手術盛行,唯一的缺點就是昂貴。而且保險不負擔這一塊。我的這顆抽掉神經的大牙,可能早晚都要剔除。到時候免不了要裝上一顆不是原始的牙齒。想起來實在有點遺憾。那天對蔡醫師說,這顆牙齒在他悉心照料下一直沒有問題。問題是這顆牙齒的後面那一顆長歪了,頂住了這顆,所以在照片子的時候,不特別注意是看不出來的。過去幾年,我的牙齒基本都是另外兩位年輕醫生負責,我就把他們當做和蔡醫師一樣的專業負責。再也沒想到,我的疏忽,使得這顆牙齒完蛋。我自然不好意思過分責備他們。也只有自己吃虧罷了。

由這顆牙齒我想到專業的問題。不管幹那一行除了專業知識,最要緊的是要熱愛自己的工作。牙醫就應該把病人的牙齒當做自己的牙齒一樣的看待。明明看到牙齒長歪了,在照片子的時候就要特別的留意。最近我們的老三發燒,去看臨時的小兒科醫生,這位華人女性小兒科醫生還是哈佛醫學院的畢業生。結果居然把老三舌苔上的牛奶誤診為真菌感染。結果害的我每天四次用藥。每次用棉花棒蘸著藥水,滿口塗抹。後來經過老三的小兒科醫生復診,結果證實不是真菌感染。其實很簡單,能夠用棉花棒把舌苔上的牛奶清除就不是真菌。心疼之餘,感到萬分的悲憤。怎麼居然有這種醫生。後來看到一篇報導。現在的美國年輕華裔的醫生,當初進醫學院的時候,很多都是被父母所逼迫。對自己的所學沒有興趣,所以畢業之後,缺乏對職業的熱愛,因此缺少對病人的關懷。在看病人的時候,想的只是草草了事。我一直要女兒向醫院反映我的意見。這位女醫生的不負責任,導致兩個月的嬰兒吃了不必吃的藥,這是何等的危險。這種醫生如果不接受警告,對以後的病人會發生同樣的誤診。小孩子沒事那是萬幸,可是萬一出了毛病,除了孩子無辜受苦,這位醫生在美國也不必混了。同時還可能吃上官司。放眼看去,有多少華人的孩子從事醫療業行,真希望我們做父母的要提醒他們特別注意,不要到最後因為自己的疏忽,馬虎,心不在焉的應付病人而危害到別人而使自己遭殃。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