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大佬pk屁孩》2016/4/8

這次在大陸呆了兩個禮拜多一點,回來之後發現不少新鮮事情。首先知道因為浩鼎事件,偉大的學者,偉大的院長,偉大的新藥發明家,台灣籍的美籍人士,翁啟惠博士滯美不歸,同時向馬英九辭職。當然立刻引起總統大人的震怒。同時也看到一位頗有地位的醫界大佬,前台北醫學大學偉大的董事長,不畏風雨的出面力挺翁院長。把責任歸咎於團隊沒有聽翁院長的話(這年頭,大家都認為自己最了不起)。自作主張,要不然今天大家一定開香檳慶祝浩鼎新藥的成功(台灣金門的高粱,還有古老的米啊酒,可能更有味)。看看我們今天在台灣的這個大佬,那個大佬(套一句粗俗的北平土話,姥姥!),怎麼說出來的話,都像個牙牙學語的小屁孩。這種風涼話也說得出來,真如媒體所說的「不畏風雨」。

這位大佬再三強調翁大人不是一位貪財的人。還特別強調人家,百般的拒絕國外大筆美金的誘惑(我不信!),為了推展台灣的生物技術,提攜台灣郎,硬是把自己的發明,專利無償的回饋給台灣。其實想想,如果換一個方式,先把美金拿到手,然後要求產品必須在台灣開發。如果翁大人的發明,果真那麼棒,我相信美國的投資者不會輕而易舉就放棄的。這樣可以由美國人引進各種人才,可能更容易提升台灣的新藥發展。大佬再三的強調,翁院長不遺餘力的推動生技新藥相關法案,夙夜匪懈的辛勞,不為別的,就是要把台灣變成一個世界頂級的新藥王國。如果單靠一個人的力量,就可以達到這個目的,老頭肯定的說,不管誰來,一定完蛋。這位大佬,真的可以好好思考自己的所言。我們的通病,就是越是外行的人,越要表現自己無所不知,無所不曉。更可怕的是還要到處對外張揚,凸顯自己像個小屁孩(返老還童?)。

看看,看看,偉大的翁院長,為台灣簡直就是鞠躬盡瘁,只是還沒到死而後已的地步,就腳底抹油,溜之大吉。可是偶們台灣郎,硬是不去看人家的辛勞,百般努力的在挖牆角。甚至翁大人女公子在謎底揭曉前,就開始拋售浩鼎股票的私事,都被媒體抓到小辮子。老頭以為抓人家小辮子,是大陸上中國人的玩藝兒,沒想到偶們台灣郎也承襲了老祖宗的傳統。偶們過去那些自以為豪,為傲的誠實,善良,通通見光死了。這位大佬,認識翁大人有年,覺得翁大人在科學上的銳利(?)與他科學以外事務的低能,形成一種令人難以相信的對比。大佬認為,翁院長因為長期在國外,且精力都花在世界最尖端(注意,最尖端三字!)學術研究高度上,所以對人情世故是單純無知,且缺乏基本的警覺性(呵呵,好像這些都是書呆子的特徵)。總之,大佬要我們靜心想想,不要再追殺翁大人了,人家放棄了在美國的鉑金機會回台,居然被打壓到不敢回台,以後還有誰敢回來來為台灣這個故鄉奉獻畢生的心血。看看人家大老對翁院長的開脫,多麼令人感動。有不動容者,非大佬也。

首先,翁院長的成就,他自己還有圈內同行人士,一定知道。老頭谷歌了一下,他的專長是醣類化學的合成,在這個領域裡面,得過美國,以色列頒發的獎勵。同時最近也入選美國國家學術學院。在美國一直擔任教授,研究工作。他在浩鼎失敗的發言會上,再三強調對自己篩選的新藥有強大的信心。可是信心歸信心,事實歸事實。在美國每年不知道有多少知名教授,研究人員,同樣的有信心篩選出不同的新藥。可惜,成功率也就是百分之十(也許還不到百分之十)。如果對自己篩選出來的新藥,都沒有十足的信心,那是絕對找不到投資人開發的。可以看出翁院長,對自己的寶貝,信心顯然已經超出了個人的上限。所以,當浩鼎宣告失敗的時候,翁大人,再三向媒體保證,他有信心,自己的寶貝早晚會成功的。這種發言,在一位知名學者,又算是當事人,極為不妥。在美國遇到同樣的情形,人家會說,非常失望啊,但是答應會再三詳細分析臨床數據,然後與美國的藥監局討論,再做最後決定。看看,人家是如何對付失敗的局面。這種談話,給投資者一個實際的交代。而不是張開大嘴,說一些不負責任的大話。找新藥這一行,其實無論幹那一行,如果自己都沒有十足信心,就不必談了。而且新藥從篩選到臨床實驗,最後上市的成功率也就是十分之一。老頭肯定的說,沒有信心的人,不會走進這一行業。在一個成功機率很小的行業裏打滾,信心是最基本求生存的條件。

關於翁院長研究的重點醣類化學,早在七零年代就如火如荼的進行。也是那個年代,翁院長取得了他的博士學位。老頭當年工作的公司,出資贊助牛津大學。所以有幸得知一些發展的情形。最早企圖從醣類化合物篩選新藥就是牛津大學化學系的教授。醣類化合物有點類似蛋白質。大家知道蛋白質是由不同的氨基酸排列組合而成。醣類化合物是由不同的單醣排列組合而成。當年發明氨基酸分析,獲得了諾貝爾獎,那是根據蛋白質的水解,將氨基酸依序從蛋白質分離而探測。醣類的發展就沒有那麼單純。當年牛津大學,擁有全世界最先進的核磁共振儀器技術。利用核磁共振,不經過任何化學反應而成功的直接分析醣類化合物(不破壞原來分子結構)的組成順序。因此很快的就被應用到分析體內分離出來的醣類化合物。從而找出新藥的線索。就像當年發現許多蛋白質為主的新藥一樣(也都是從體內現存的蛋白質找到線索)。

到了80年代初期,許多以醣類為主的化合物,進入開發階段。可惜不記得有成功的案例。一直到目前為止,在美國還是有創投公司,在繼續奮鬥。看了翁院長過去的經歷,他是學有機合成出身,多少年後藉著生物化學背景,進入新藥篩選。所以,浩鼎的失敗,實在不值得大驚小怪。問題是台灣是否具有開發此類新藥的條件。老頭甚至懷疑,台灣有沒有足夠的條件開發小分子新藥,更何況如浩鼎這類龐然大物。內中的複雜不是局外人所能理解,就是浩鼎內部的研究人員,也未必能夠真正掌握全部。否則不會失敗的如此淒涼。不要說是龐然大物的複雜分子難以正確的全部鑒定。就是一個小分子,也往往出乎意料之外的複雜。如果,沒有辦法完全鑒定分子的結構,根本就談不上藥品的開發。想想,如果連一個藥的分子結構都無法定論,那麼拿來做臨床實驗的藥品,如何能夠表現在臨床上的實際效應。美國已經上市很多年的老藥,後來紛紛下架,沒有別的原因,就是後來發現當初分子的鑒定,出現很大的紕漏而影響到藥效與安全。 不是當初做的不到位,而是這些年來現代儀器驚人的發展,使得從業人員,有了更好的工具可以重新探索化學分子的結構(呵呵,老頭在美國這麼多年就是搞這些玩藝兒!)。

老頭斗膽的說了一大堆,最重要的還是對這位大佬的自以為是,不畏風雨的力挺翁院長,感到驚訝。既然要為自己的好朋友打抱不平,最好的建議就是奉勸翁院長回國。面對投資人講明白,說清楚。逃避只能說明翁院長自己心裏有鬼。孔老夫子就一直教導我們,窮辭知其所遁。翁院長是一位學者,如果認為躲在美國,向馬英九辭職,就可以擺脫一切,顯然是一位書呆子的想法與作法。如果真如大佬所言,翁院長不是一位貪財的人,那就安安心心,坦坦蕩蕩的飛回寶島台灣。把自己在國內外銀行的帳戶公開。如果翁院長的確的清白,也的確是為了愛台灣而貢獻一切。浩鼎的失敗也不過是一個經常發生的例子。投資人只有自認倒霉,認命。如果翁院長繼續東藏西躲,所表現的無非就是老祖先所常言的「此地無銀三百兩」。難以令任何人不產生遐想!媒體不斷的追緝打殺,是頗值得大家鼓勵!支持!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