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美國職場奮鬥記(三)》2008/2/8

在我來公司前,都是我的老闆自己來出席這個會議。當時他的手下有將近十個人。可是他說他就是要等我這個剛從學校畢業的乳客來接這個方案。他認為剛畢業出來的學生,具有較強的化學基本常識。有了這些基本常識,稍微提醒一下,就應該解決問題的。其實,對組裡面那些老美,一個個虎視眈眈,看著我這個老闆空降而來。說實在話,我的老闆那時也未必能指使動這些野心勃勃的手下。緊接著,我就是不斷的做實驗,印證我的解決方案的重複性。大概又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我的老闆要我在一次例行的會議上宣佈結果。這次他特地陪我出席。其實,當我報告完畢時,大家的反應極其平靜。沒有一句「扛鍋瑞蹄累訓」。對我這個剛從學校畢業出來的年輕人說來很失望。我的老闆安慰我,說我做的很好。不過,他也加上一句,這也是公司對你預計到的期望(就是 Meet Expectation)。他的意思是這是你分內應該完成的,不然我們幹嘛雇你來啊。我的看法是老美覺得很沒面子,一個案子拖了四年,被我這個初出茅廬的老中,一下子就給了了。如果是老美完成了,那個場面絕對是轟轟烈烈的。以後幾年,看到一些我認為很平常的工作結束時,那些老美都是把自己吹得像個神仙似的。再加上旁邊的吧弟起哄。然後緊跟著就是升級,加薪。好像剛從月球回來的一樣。

緊接著,我的老闆要我把整個的解決方案轉告給先前的負責人。我約訂了時間,就一五一十的把如何解決問題的過程,向這兩位資深的同僚解說了。他們的反應也是非常冷淡。其實後來想想,實在沒有必要去走這一招。這已經不是他們的問題了,他們才不在乎你做出來沒有。在工業界上班,就是這樣。這個工作是你的,你就全權負責。不是你的,少去插秧。你做出來,你行,你罩得住。你來告訴我,是表示我們不如你了。這是他們的想法。其實,當我在向他們報告時,我是奉命行事。我就是再低調,也難免觸動老美的優越感而使他們受到些許的傷害。這個談話,後來變成了老闆對我年終考核的一個批評。他告訴我,有人傳話給他,認為我有點驕傲。我聽了之後,笑了一笑對他說,是嗎?我是很為自己能解決這個問題而驕傲的。另外,我順水推舟的加上一句,我之所以這麼快解決問題,也就是活用了老闆要我注意的「化學平衡」啊(這就是拍馬屁)。他笑了笑,不再多言。當然,這個評論只是口頭上的提醒罷了。現在想起來,如果故事重演,怎麼樣我都會找借口不去向那兩位老美報告我的結果的。

這個問題解決後,老闆要我立刻申請專利。我找到了公司的專利律師。全部細節都一一呈上去。最後要我們去簽名時,我發現我的老闆居然是第一作者。我當時並沒有說話,但是我知道,我的表情使我們那位加入公司不久的專利律師倒先開口了。他居然說,排名是按照姓氏的字母排列。我的老闆居然不開口。我心想,我是個新進的員工,實在不好和我的老闆去爭這個排名。說實在話,我的老闆那時手上已經有了許多專利,實在不應該與我來爭這個排名。再說,這個案子,除了他很詳細的為我介紹整個要解決的問題外,技術上都是我一個人解決的。這就是老美一般佔人便宜的典型寫照。一年以後,我的另外一個專利又出來了。這次,我特地交待那位律師,我是第一作者。大家對過去的排名,彼此心裡有數(就是欺負我們老中),就不提了。最後,簽名的時候,我是第一作者。這口氣我算是出了。多少年後,我到南加州的一家有名的生物遺傳公司訪友,得知這位專利律師,居然是他們公司法律部門的頭子,住在山頂上過著頂天立地的日子。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