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不良少年》2012/12/7

很久以前看過「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這部由楊德昌導演還得過獎的影片。當年看的是壓縮版,不到兩個小時。看完了,沒有啥大感覺,總是覺得從頭到尾一片漆黑。因為整個故事的主角,是建中夜間部學生,我想這是主要原因。一部再好的片子,如果觀眾連演員的臉部表情都看不到,我想是一大失拙。我在灣區的好朋友,前一陣子在舊金山中國電影節再次看到這部電影。他說在電影院裡,看的幾乎全是老美,而且四個小時,沒有人離座。看完之後,可以看出老美很為這部電影感動。朋友知道我一再找這部片子,最近終於把網路的鏈接給我寄來了。片長兩百多分鐘。我很少看過有四個小時長的電影。這次終於看到自己想看的電影。可是沒有一口氣看完,分了三次,而且中間還瞌睡了十幾分鐘。不過大體說來,這部電影非常寫實,跟我們當年的生活非常貼切。我知道楊德昌當年在我們班上不是功課最好的學生,但絕對不算是太保(不良少年)。能夠把這部電影拍到這麼真實,我覺得這就是他的功力。還有旁邊的編劇等等一起努力的結果。

楊德昌初中考上建中的夜間部,到了初二的時候,轉到我們班上。戲裡面的小四曾經要轉學到日間部而沒有轉成。可能就是楊德昌的同學。初中畢業後,楊德昌考上建中高中部。我們不在同班就很少聯絡了。再有他消息的時候,知道他考上了交大的自動控制系。前幾年,金馬獎頒發了一個終身成就獎給過世的楊德昌,頒獎人是候孝賢,在介紹生平事蹟的時候,居然說他是臺大的畢業生。自稱為是楊德昌的好朋友,好夥伴,居然把那個學校畢業的都說錯了,有點疏忽。後來知道他在南加大拿到電影碩士,再後來知道當導演了。最後得癌症去世。去世之前,和蔡琴離婚,再度結婚。當年他和蔡琴結婚的時候,感到頗為意外。蔡琴當年出道的時候,跟後來的蔡琴真有天壤之別。我喜歡蔡琴的流行歌曲,但是對她當初的校園民歌沒啥大的感覺。長相就不說了。

當年同學們的心裡,覺得楊德昌是有天份的。他很會畫畫,沒事拿著鋼筆,在圖畫紙上畫著各式的戰機。筆畫矗直,飛機旁的線條,很能表現出飛機的動態。說是栩栩如生,一點都不誇張。他的模樣一直沒有變。帶一副黑框眼鏡,笑起來,兩眼瞇成一線。我想楊德昌想到拍攝這一部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電影,一定在他心裡盤旋了好多年。因為在六○年代,台北不良少年十分活躍,一直到我念完高中,雖然警察局少年組不斷的管制,可是毫無消生滅跡的跡象。看看有關當年不良少年歷史故事的紀錄的確很少。我想有一個最大的原因,就是好學生只知道讀書,考上理想的學校。在外面混的。雖然都是絕頂聰明的孩子,可是啥都愛就是不愛讀書。憑著一股血氣方剛的衝力,打家劫舍,可以說是打打殺殺,還真給當時的社會添了不少的麻煩。這些孩子,長大以後,如果改邪歸正,自然不會動筆去寫當年的荒唐事蹟。就算是有心要動筆寫出來,恐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其他的沒有一技之長只有繼續混,由太保混成流氓,最後變成黑社會的大哥。這些人當然更不會提筆,寫寫當年自己的混球事蹟。所以我覺得楊德昌拍這部電影,多少給我們那個年代生活的環境一些回憶的史料。

當年變成不良少年的大部分還都是外省人的孩子。家裡有錢的,考不上理想的初中,只有進入素質比較差的學校。沒有錢的要不就從考,再考不上,只有輟學。慢慢的這些孩子們聚集在一起。戲裡面眷村孩子的幫派就是一個例子。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家裡疏於管教。我們父母那一代,能夠在天天打打殺殺的環境逃到臺灣,有了安居的一席之地,已經不容易。能夠好好心平氣和教育小孩的實在不多。這些孩子除了讀書,其他啥壞事就一起幹。大家在一起,拜天地,頗有當年桃園三結義的氣魄。每人刺破手指,把鮮血滴入酒碗中,一人一口,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就這樣成天的泡彈子房,看電影,把馬子(泡迷思)。這些活動都要錢。自然家裡有錢的,甘心情願做凱子,有福同享。慢慢的,變成靠拼命來掙取開銷的費用。馬路上的小店,小販,都成為他們勒索的對象。沒有人敢聲張,沒有人敢報警。就是報警了,家裡有權有勢的,到了警局,二話不說的,把孩子帶回家去。而且當年的警察也都是逃難到臺灣的外省人,各個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掙一眼,閉一眼,得過且過。甚至怕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更增長了不良少年的氣焰。

我念初中的時候,很少看到不良少年到班上來滋事。我想初中時代的學生就是要混,也就是個跑腿的小嘍羅。這部電影中,看到在初中班上的同學,有的個字過於高大,不像是初中的學生。而且建中夜間部也不是那麼容易進去的學校。這些太保們挺講義氣的,不會隨意去堵小孩子,那是吃爛飯。當然如果碰到不上道的,那就不管你年紀大小了,都是先斬後奏。我們班上有一位同學是北平人,口舌非常流利。就因為說話不上道,被我們班上幾位小太保,在課堂上被輪流的修理了一頓。當時全班鴉雀無聲,睜著眼睛,看著他們搧耳光。以後這位同學再也不敢在班上耍嘴皮子了。到了高中,就經常看到這部電影裡面的畫面了。我們那年高中,建中一下子招了一千多學生,學生的素質自然比以前都差。我們那一斑就有許多不良少年考試進來的。我說過,這些同學大部分都是絕頂聰明。當他們立志讀書的時候,就像一顆定時炸彈。很可惜,我們班上幾位混的同學,高一沒有念完就紛紛被學校開除了。

不是他們功課不好,而是品行不好。當年所謂的品行就是以校規為準則。校規不准上彈子房,不准抽煙,不准考試作弊,不准逃課,不准侮辱師長,不准蓄髮,不准交女朋友,不准看黃色小說,這個不准,那個不准。犯了一項就是一個大過。三個大過就滾蛋。對於一個以前是混混的孩子,這些校規,對他們來說毫無作用。因為他們初中每天就是這樣過來的。要一下子改過來,不易。再說,這些同學考上了建中,對於以前一起混的小太保而言,更是不能忍受。經常到學校來騷擾。要不就直搗黃龍,來到教室。要不就在校外圍堵。你說,就是你要下定決心,改革向上,都不容易。我的一位好同學外號胖子,就是一個例子。當年還是竹聯幫的。上了建中之後,發奮讀書。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當他宣佈退出的時候,還被哥們狠狠的扁到昏厥。可是最後還是無法擺脫,連續的違犯校規,只有退學。我一直為他感到可惜。

還有一位同學,在我們分開二十幾年後在灣區終於碰面。當年也是不良幫派分子。可是這位同學功課非常好,大學考上了第一志願。上了大學之後,他的哥們也是一天到晚到學校去堵他。害得他東藏西躲的。逢年過節也不敢回家。因為他認為只要被堵到,少不了吃刀子,搞不好還要賠命。最後大學畢業終於來美國留學。才能安心讀書,最後拿到工程博士學位。那天我們一起吃飯,談起他的過去,真是不勝唏噓。當年我這位同學在學校瘋狂的程度,說出來,到現在還有點心悸。每天上課,穿著馬靴,每天一定遲到。從來不參加升旗,降旗。馬靴內藏有刺刀,書包內還有扁鑽。褲腳有時還帶著血跡。有一天,一位同學從教室外走過,藐了他一眼。我這位同學,立馬跳出窗外,上去就是一個耳光。那位被打的同學,說「我又不認識你」。我的這位同學說,你現在認識了吧。就這樣這位被打的同學,當天,就把他的哥們找來,把我們的教室圍起來。就是在這種情形之下,沒有人敢去報告校方。當時我們那班混的同學不少,紛紛出來打圓場,才沒有釀成大難。

看完這部電影,勾起了許多當年求學時代的回憶。那個年代流行穿喇叭褲。緊緊的腰身,褲子上半部繃緊了大腿,到了腳跟部分,褲腿像喇叭拖地。走起路來大搖大擺。出口成髒。有一點就是這些小太保們,還經常表現出他們的義氣,對朋友們很夠意思。經常為了朋友,出生入死而掛彩。說起來感覺這部電影實在有點太長,而且有許多重復不必要的畫面。如果當初拍這部戲的時候,能夠更廣泛的收集資料,我想拍出來會更緊湊。當年在外面打打殺殺的孩子們,現在也都步入了晚年。真希望當年這些叱吒風雲的孩子,能夠多發表一些他們的故事。我相信一定能夠引起我們大家的興趣。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