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大雜院 (完)》2011/3/25

七二年暑假,我決定到紐約去打工,賺取生活費。這樣工作三個月我可以攢足夠錢,開學後就可以專心唸書,不必半工半讀了。我一直認為讀書就要一鼓作氣。對一個剛來美國的留學生,到紐約打工,在那個年代很平常。可是我就讀的學校在鄉下,根本沒有中國同學,更沒有打工的消息。所以就想到了楊媽媽。在我出國之前,我就知道楊師傅到紐約掌廚了。寫信給老爸,要了楊師傅的地址,學期一結束我就直奔紐約。到了中國城,按照地址找到了楊師傅。以前我偶爾見過楊師傅而已。楊師傅一見到我,一見如故。看我到來十分熱誠。自己炒了兩個小菜,要我好好先吃一頓再說。吃飽了,把我送到他住的地方,要我千萬不要外出。晚上下工回來,他告訴我已經替我找到工作了。要我好好睡一覺,第二天一大早,餐館的張老闆會來接我。就這樣我就正式上工了。現在想想,如果不是老娘當年認識楊媽媽,我到那裡去找工啊。不到紐約打工,就只有在當地美國超市。累的半死,賺一點生活費。到了唸書的時候,猛打瞌睡。後來我能順利完成碩士學業,又申請到獎學金念博士,都是因為從紐約回來後,存了足夠的美金,可以安心全力的讀書。所以至今還一直感謝楊師傅對我的幫忙,當然更忘不了楊媽媽當年為我做的回鍋肉。

大雜院的公用地,由於每家私自加籬笆的擴充,到我念大學那年已經幾乎沒有了。所以老先生老太太早上就利用附近的淡水河邊鍛煉。老爸老娘每天早上五點不到就起床了。喝完了早茶就往河邊活動。那個時候,河水還清,不像後來污染的成了黑水。老娘經常和一群老太太一起鍛煉。這些老太太有的是住在大雜院,有的住在附近小區。那時候大雜院外的小區,已經是高樓大廈了。住的人自然比大雜院的經濟條件要高出一截。其中一位嚴媽媽,後來變成了老娘的密友。兩位老太太無話不談。嚴老先生那時候官居要職。嚴媽媽看到我的老哥老姐都出國了,心裡十分的羨慕。可惜自己的公子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當完了兵,在父親的安排下找到一份工作。可是嚴媽媽受到老娘的影響,一天到晚就逼著兒子想辦法出國。兒子也孝順,最後為了出國,上了船當了船員。那個年代,除了留學生正當的途徑留美,另外一個捷徑就是跑船了。船一靠岸,他們就沒打算再隨船回去。

嚴家公子那時候告訴媽媽,他在紐約一邊打工,一邊唸書。嚴媽媽知道我到紐約去打工,就拜託老娘要我去看看他兒子。接到老娘的信,利用我每週休息的那一天,就按地址找到了嚴公子。那是一棟老公寓,電梯就是一個鐵籠子。晃晃蕩蕩的把我送到高樓。敲了門,進去一看,可真把我嚇了一跳。一個公寓,滿地睡滿了打工的人。經過指點,見到了還在睡覺的公子。公子可不是公子的模樣了。打工的歲月,把人折磨的蓬頭垢面,兩眼惺忪。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一見面他千拜託,萬拜託,不要把我看到的情形告訴老娘。我當然立即答應。看情形,他就是打工。我也沒有再問他是否上學。因為在那個環境,是根本沒有辦法讀書的。我大概就待了幾分鐘的時間。臨走我要求上廁所。一進廁所,我還真傻眼了,原來洗澡盆還睡了一個人。這就是當年台灣跑船在紐約打工的情形。他們忍耐,受苦,吃苦,為的就是出國。為的就是滿足家裡老人的期望。可是做父母的有何嘗知道他們自己的孩子所受的苦難。後來,老娘來美國了,我才把實際情形告訴老娘。老娘出來後,也再沒有和嚴媽媽聯絡了。

大雜院不斷的有人搬出去,也不斷的有人搬進來。人進人出,這麼多年了,大雜院依然矗立在那裡。我忘不了大雜院。八四年是我出國後十三年第一次回國。自然又回到大雜院。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近鄉情怯的感覺。我曾經有慾望去敲門,看看以前的那些老鄰居是否還住在那裡,可就是沒有勇氣去敲門。我也回到我們的老屋,似乎還是一樣的沒有變化。看到門後的那棵香椿樹,還長著嫩葉。這棵香椿樹還是當年我在台中中興大學就讀時,偷偷扒回來的。霎那間我似乎看到老娘當年的笑容,直說我做了一件通人性的大事。因為,老爸老娘都酷愛香椿芽。那棵香椿芽,就在老爸悉心的照料下,長成了一顆樹。那年搬到加州來,在超市居然買到一棵香椿樹。每年嫩芽不斷。每次看到這棵香椿樹,想到的還是大雜院家裡的那棵。後來幾次回台灣,甚至沒有時間再回去看看大雜院。自己不斷的告訴自己,下次回台灣,一定要回大雜院。我不該再有近鄉情怯的感覺,畢竟已近垂暮之年。多少午夜夢迴,我又回到大雜院,這份留戀,這份思念,趁大雜院還在,總要回去釋懷。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