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有口福真好》2013/10/18

從小老娘就說我是個有口服的人。有口服自然愛吃,所以一直看起來胖乎乎的。小學六年級畢業的時候,全班要合影放在紀念冊上。老師特別挑選班上的胖子坐第一排。為的就是告訴大家,我們是沒有惡性補習的。一些面有菜色的都站在後排。我不是第一個被老師選中的。第一位被老師選中的同學叫林博正,也是班上躲避球的大王。實在記不清楚我是第幾位了。老師坐在正當中,我是坐在離老師不遠的地方。因為屁股有肉,所以老師特別喜歡關照我屁股。有一次老師打的太過癮了,回到家後,脫褲子洗澡,居然內褲都連在屁股上了。老爸說老師太狠了。老娘說這就是好吃懶做,不好好讀書,必須付出的代價。

小學二年級搬到台北,也正是家裡最苦的時候。除了過年過節,實在沒啥好菜,就是巴白飯。可是我有口福啊。到了三年級我的一位好同學鄭寶光,長個大頭,大家都叫他鄭大頭。下課後,我們幾乎一天到晚在一起。他常常帶著我看白戲。電影院散場,趁著觀眾走出來的時候,他會帶著我從人堆裡鑽進廁所。然後唱國歌的時候,趁著黑暗,大搖大擺的坐下。從來都沒有失手過。最值得高興的是,時常到他家去吃飯。他的媽媽是後母,爸爸是泥水匠。後母經常不在家。可是飯菜都是做好了,放在桌上,然後有個大罩子蓋在上面。他說他媽媽是客家人,很會做飯。我只記得每次去,總是吃的飽飽的,真過癮。他家院子裡放著一個大木樁。有一次我要去拿起來試試。他說絕對不可以。因為太重了,拿起來後,以後小雞雞就長不大了。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否正確。不過後來,我一直是避免提重的東西,那是因為醫生警告過我,避免傷害我的視網膜。

中學六年,除了體育課,其它時間根本就缺乏運動。那年大學聯考放榜後,立刻到成功嶺報到接受預備軍官入伍訓練。第一次集合,我們的排長王子斐,官校三十三期畢業生。負責調整我們的皮帶。排長把我們幾個有小肚子的另成一列。命令我們,使勁的縮小腹,然後一把剪子,把皮帶剪到最短。這樣每次繫皮帶的時候,必須使勁縮小腹才能把皮帶扣好。我們都是準大學生所以伙食其實算是不錯的。記得每天都有馬鮫魚。每桌六個人,兩條魚。魚是煎好後,淋上汁子。到美國這麼多年,試過了好幾次,可是就是做不出來當年的味道。現在想想,在那麼困苦的環境下,每天還可以吃到極少的肥肉,魚,還有固定的水果香蕉,著實不易。而且伙房的老戰士,真是了不起。受訓六個禮拜後,回到家。老娘看著笑嘻嘻的說,小肚子居然沒有了。我的小肚子,一直是老娘嘲笑的目標。說我像老爸,老爸當年的外號就叫“肚子”。肚子哥,肚子弟,肚子二大爺,肚子二舅等等,依此類推。

開學了,學校食堂有最經濟的飯菜,也有比較奢侈的款式。經濟飯菜,顧名思義是低價,針對的是大部分勤儉的學生。每天是台幣七元。白飯雖然無限量供應,可是菜肴方面,就是再有口福,也難以下嚥。每個月的最後一天加菜。所謂的加菜就是一塊紅燒的五花肉。那一頓飯,大家把那塊肉當做寶貝,小口小口的咀嚼,不忍下肚。吃了一個月,覺得實在有對不住我這個生來就有口福的人。經過請示老娘老爸,加上我的工讀有了收入,開始轉入每天十元的奢侈行列。所謂奢侈,至少每個菜都有油水。禿頭的老闆每天都是笑嘻嘻的。每頓飯都有十幾道菜,任你挑選。菜是放在小盆子裡。每天到了吃飯的時候,簡直是香氣四溢。有一次,一位學生,對著老闆大吼,說是老闆誣陷他,傷了他的自尊心。只見老闆氣呼呼的說,誰傷你的自尊心了,想渾水摸魚白吃,你還有自尊心?現在想想,那個年代,苦學生不少,實在吃夠了經濟餐,看到滿桌子好吃的,自然誘生邪念,實在沒有啥大罪過。老闆說,他早就發現了,只是忍無可忍才當面揭穿。伙食的改善,跟著而來的自然是漸漸突出的小肚子了。

六六年我再度參加大學聯考。這次進入了北部的學校。住校的生活,一日三餐自然是生活的重心。學習固然重要,可是身體的健康也要兼顧。我們幾位要好的同學,每天豁在一起。偏偏每個都有一樣的口服。常常給自己找個理由,大家一起吃好的,吃新鮮的玩藝兒。校門口有一位本省籍的太太,背著一個嬰兒,一個推車,擺著幾把椅子。不賣別的就賣台式黃色油麵條。那天和女婿一家到附近的一個日本餐館午餐。這個餐館不賣別的,就賣拉麵。餐館擁擠不堪。平常很少吃麵條的我,居然也叫了一碗。上來一看,嚇了我一跳。小日本店居然也賣大碗大碗的麵。一入口,就想起了當年在學校附近那個麵攤。裡面有大塊的五花肉,綠豆芽,甜不辣,還有切片的白煮蛋等等,一入口感覺就是當年的那個味道。我才意會到,台灣人本來不喜歡麵食,居然有這種麵條,想必是日本統治後留下的結果。多年來忘記的台灣麵條,居然就在附近再度被發現。你說這不是口福逼出來的,是啥?

一直到現在我還時常懷念我們幾位同學跑不同的餐館。學校附近的餐館自然都吃遍了。有一次大家決定坐公路局的車子殺到新莊的一家餐館。一份客飯十元台幣。我們四位同學,可以叫四道菜。白飯還是無限量供給。大家吃得連盤底都光了。老闆笑嘻嘻的說,希望我們常來,因為他不必洗我們用過的盤子了。那幾年我們經常光顧這家館子。雖然來回車程就要花費一個多小時。吃得飽飽的,回到了宿舍,除了拱豬,瞎蓋,讀書那是考前的事了。大四那一年我們準備托福考試。在南陽街的中西補習班惡補。中午休息時間,我們跑到台北郵局附近博愛路的一個小巷子裡,有一家賣清真牛肉麵。麵條像筷子一樣的粗。一碗麵端上來,清湯上面飄著一點黃油,青蔥。幾片黃牛肉。這麼多年了,就再也吃不到同樣的牛肉麵了。說起來你不相信,我們四位同學,目前都還在美國。而且後來讀書都還讀得不錯。當時在南部來的同學眼裡,我們四位是屬於無藥可救的壞人。可是就因為我們有口福,所以我們有健康的身體和腦子。奠定了後來吃苦的基礎。而且並沒有變成無可救藥的壞人。

大學畢業後,緊接著服兵役。隨著年紀的增長,自然對吃就更加的重視。部隊的伙食就有一個毛病,就是同樣的菜反覆出現。即使做的再好,看看就飽了。每天到了晚飯,很快的草草了事。之後跑到福利社的食堂。食堂不大,供應各式的鹵味。記得最清楚的就鴨頭鴨脖子。一條是十元台幣。老闆給切好了,放在小盤子裡,上面洒點麻油,香菜。我就一人慢慢的過癮。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喜歡鹵味,只是不常吃而已。每週四休假是最愉快的時光了。回到家,老爸一定準備好一個蹄膀。這個蹄膀可好吃了。當年在台北信義路東門有一家北平逸華齋。蹄膀看起來是烤的,豬皮脆脆的,吃起來肥而不膩。一直到現在,也沒有發現類似的蹄膀。老爸一定是吃過,覺得不錯而且相信我也一定喜歡吃的。我在大陸的時候,曾經問過北京的朋友,沒有人知道這家燒烤店。也不知道在台北是否還有這家店。

來美國後,口福依然不減。我一向不吃的東西,到美國來全都吃了,而且不斷的發現好吃的東西。那年在聖路易,我們認識的一位好朋友開了一家餐館。時常邀請我們在餐館打烊後到他家去享受美食。夫婦兩人是老鄉,是韓國華僑。他們酷愛生魚片。所以每次都是選購最新鮮的餉客。老婆就喜歡生魚片,可是我從來就覺得噁心。一直到九三年,我在附近面試一個工作。老闆中午請我吃日本飯。我一聽,心都涼了。可是當老闆問我喜不喜歡吃生魚片的時候,我還拼命點頭說喜歡。進了餐館,老闆點了一大堆生魚片。看了之後,我想這下子可慘了。雖然從來沒有吃過,可是我還是知道,把挖沙比調上醬油。當我吃第一口的時候,我才發現這才是天下的美味。馬上想到當年在聖路易的愚蠢,居然錯過了那麼多的機會。不過,這些年來,沒有少吃生魚片,多少也算是彌補過去的無知,也不辜負自己的口福。

有口福真好。真好的結果就是那年,幾乎走向黃泉之路。九六年,一場突發的心臟病,好好的三條大動脈血管,硬是被這些年吃得東西,堵得死死的。這都是多年來好吃,沒命的吃,不停的吃,自以為是的吃,吃到最後,一下子血管受不了了。在黃泉路上回來後,痛定思痛。過去的飲食習慣完全改變過來。除了親朋好友聚聚,偶爾開戒之外,平常的飲食是極端的控制。這些年來,又養成了運動的習慣。加上這一年多以來的游泳,更使得老頭的身體好的不像話。活了大半輩子,站在鏡子面前,居然不識,更不像過去的自己。再看看,胸肌出來了,小肚子不見了。一挺胸,可以看到胸肌往上跳動。腹部上方兩旁的的八塊小肌肉,隱隱可見。站在體重機上面,亮出的數字,更是難以想像。可是並沒有覺得自己的口福受到委屈。好吃的東西,還是想吃,只是過去吃個夠,現在只是吃得巧。那天和老婆帶著年過九十的岳父岳母,到一家新開的上海館子。吃了有名的小籠湯包。最後居然還點了桂花酒釀芝麻湯圓。上面打了蛋花,滑溜溜的,真是爽口。第一口喝下去,我對老婆說,這個點心比啥正菜都做得好。

人活一輩子,有口福真好。沒有口福也不錯。看看這一輩子,花了多少的心血在吃上面。心血,心血,吃到最後心不淌血才怪。好在發病發的早,還有時間從新來過。看看有多少人,到了我這個年紀,一發病,連自己怎麼上的黃泉之路都不知道。旁邊的人看到了,還會大大的羨慕,此人真有福氣啊,走的是那麼的安詳,沒有絲毫的痛楚。怎麼會沒有痛苦?只是痛苦的沒有時間說出來,或者根本說不出來就走了。還是那句老話,心裡想吃啥就吃啥,可是一定要吃的巧。不要和我以前一樣沒命,死命的吃就好了。吃了之後,一定要記住物質不滅定律。吃多少就得想辦法,讓那些變成廢物排放出來。放不出來,留在體內,就只有東竄西跑的,最後到了血管壁上,累積久了,只有一命嗚呼了。到時候就算你覺得人活著還是沒有口福真好,也太晚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