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回來了》2013/2/22

這次去的是夏威夷本島火奴魯魯也就是檀香山。以前去過其他的兩個島嶼。這個火奴魯魯與前面兩個島有點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看到許多的日本觀光客人。我們居住的旅館,恐怕三分之二以上都是來自日本的觀光客。我這一輩子也算是第一次看到那麼多的日本人。頂樓有一個餐廳是專門為日本觀光團開設的,不對外營業。71年出國,那時候沒有台北到美國的直飛班機。我們從松山機場上機,在東京換機,然後到了檀香山加油,又停了幾個小時,最後才飛往洛杉磯。我清晰的記得,到了日本,首先拿掉的是脖子上帶的花圈。結果白色襯衣上都是被花染成的花色。不記得是啥樣的花,也許是鮮花,因為如果是假花是不應該染色的。到了檀香山走下飛機上了個廁所,然後又上飛機。所以這次再度來到這個機場,一點過去的影子都沒有。老遠的倒是看到日本航空公司的飛機,知道這是日本旅遊的重地。

早上起來後到餐廳用早餐。早餐是自助餐,每位25美元。菜色齊全。有人當場為你煎荷包蛋。也可以自己選料,然後幫你做成蛋餅。各式水果,麵包,點心,炒飯,鮮肉等等。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有稀飯還有小菜。第一天,我看到有稀飯,還真的挺興奮的。因為很少有美國本土旅館內的餐廳提供稀飯。而且這稠稠的稀飯,配上醬瓜,榨菜,花生米,豆腐,雖然沒有國內早餐那麼齊全,已經夠我滿意的了。再也沒有想到,稀飯一入口,我的媽呀,怎麼還挺鹹的。我說難道日本人的稀飯是鹹的。心裡想小日本的花樣還真不少。第二天早上,再嘗試所謂的稀飯,就是我們一般吃的稀飯了。沒有加鹽。可見第一天的稀飯,是做錯了。第三天,打開稀飯鍋一看,看到的不是稀飯而是粥。可是相當的稀,而且鹹味又出來了,還有很重的味精。再看牌子,上面寫的是米湯。可以說的過去。我想小日本大概搞不清,俺們中國人的稀飯,粥,到底有啥區別。其實真正的粥,做起來挺麻煩的。前一陣子,我還收到朋友寄來的食譜,全是粥的做法。廣東人是最會熬粥的了。粥是熬出來的,而不是煮出來的。此地的廣東館子,熬了一大鍋白粥,然後再加料,做成各種不同譬如皮蛋瘦肉粥,生魚片粥等等。一碗就要五六美元,看看在美國,錢大抵還是不難賺滴。

豐盛的早餐對兩個外孫來說是最容易伺候了。一來,先給他們吃水果。當地的鳳梨,在加州是買不到的。那天我們去參觀兜兒鳳梨農場。兜兒是美國一家很有名的水果公司。一大片鳳梨的農場,我才知道當地的鳳梨原來是從紅土地上出來的。之所以是紅土因為以前的火山爆發,流出的岩漿冷卻後變成的紅土,含有大量的鐵質,也就是氧化鐵。難怪鳳梨是那麼的好吃。那天我把切好的鳳梨,放在房間裡,才不到一個小時,就聞到彌漫的鳳梨香味兒。即使有酸的也是甜甜的那種酸,可口極了。一個鳳梨,在農場要價六元五角,每個鳳梨相當的不小。在當地的市場一般小的要五元。加州的鳳梨都是南美來的,一個才三元左右,可是味道就差的太遠了。想想一個五六美元的鳳梨,要是運到此地來賣,少說要十元,我想願意付十美元,買個鳳梨的人,可能不多。這也是為啥就是買不到夏威夷鳳梨的原因。另外就是木瓜。當地的木瓜不僅僅甜而且一點異味都沒有。此地的木瓜有從墨西哥來的,也有從菲律賓來到,價錢只有夏威夷來的一半不到,而且又大,可惜就是有一股怪味。另外就是西瓜。三種水果,兩個外孫都非常喜歡。然後就是培根,就是鹹豬肉片。各種甜點,麵包,火雞肉,鹹肉,薩拉米,蛋糕等等。外孫女還喜歡稀飯。另外就是牛奶,橘子水。每天早上兩位小朋友把小肚子吃的鼓起來。我說,如果每天這樣吃,保證吃出個大肚子。

吃完了早飯,中午飯就實在沒有胃口了。孩子們可還是嚷著要吃午飯。有一天中午跑到一個大的購物中心,內中有食街,各式各樣的攤位。有一個賣日本拉麵的,其實是廣東人開的。我要了一客牛肉麵,要價十元。味道還不錯。給孩子們要了蔬菜麵,兩位小朋友,拿著大腕喝湯的樣子,被我照了下來。看起來,他們吃的真香。我們的老二,喜歡吃蔬菜,只要是蔬菜,就說要吃菜菜。拿起來就往嘴裡送,然後跟我說地理學士(好吃),要不就嗡嗡兩聲,發出好吃的聲音,最後兩眼眯成一線笑著,真是可愛極了。老二也愛吃肉,吃完了蔬菜,總是說肉肉。吃不下了,就要姥爺抱抱。這次度假,對孩子來說可真是過了好日子了。回來後,一切恢復到以前。老大吃飯是最難伺候了。老二還是一樣,只是沒有那麼多的選擇,可是吃的還是不少。到了夏威夷,自然要泡泡海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天氣倒不悶熱,太陽也沒有那麼毒。海風吹來真是舒服。海水的溫度比空氣溫度略高,所以泡在海水裡,非常的舒服。有一個很大的游泳池,長有50碼,那天趁孩子們在沙灘遊玩,我一個人來回游了有一個小時。真輕鬆也真舒服。

到了晚上,旅館的餐廳有中西式的隨你吃罷肥。第一個晚上,吃的真好,以後又吃了一次,就沒有頭一次好吃了。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清蒸紅魚了。廣東師傅最拿手的就是清蒸魚。一條好長的魚放在大長盤子裡,老師傅站在後面,問我要不要除去魚刺。我說不用了,而且我要的就是魚腮底下的那一片魚肉。老師傅看了我一眼,居然把整個魚腮下面的肉全給了我,還特地為我淋上了魚汁。好吃極了。我看到魚上面放了香腸。以前在紐約打工的時候,餐館的師傅做清蒸魚也是放點臘味。這是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碰到。自然是好吃。另外就是大螃蟹的腿,吃起來甜甜的,好新鮮。還有就是牛排。分了兩種一種是半熟的,另外就是全熟。足見師傅們的細心。最值得一提的就是生魚片還有壽司。雖然種類不多,但是生魚片的新鮮,絕對比這邊一般餐館好的太多了。我認為自己是很能吃的,可是看到女婿,老頭可是差了一大截。難怪早早就計劃住這家旅館。其他的晚上我們在旅館四周的餐館用餐。其中有一家是日本烤肉。小日本的日式烤肉,比韓國式的一般烤肉要好多了。量不大,但是絕對是好料子而且味道十足。人家的石鍋拌飯,高麗棒可能還要多做一點研究才能開發出來。

這次度假,對我來說,就是在吃上面,享受了極端的待遇。平常我是注意這個注意那個,可是一出外,就把自己當成了一個餓死鬼似的,啥都吃。那天女兒給孩子要了刨冰,問我要不要一份,我說不要了。可是等到孩子吃完了,我就很自動的拿了過來。呵呵,這兩碗刨冰吃的我心花怒放。看看有多久沒有吃這種台式的刨冰了。心想,偶爾吃吃,就是所有的指數都高了,回來不吃,就下來了。同時想到以前我們教會的老牧師,說人要饑,才有胃口。而饑就是一種健康的象徵。每次想吃一樣東西,我都會想到老牧師的這句話來使自己吃的安心。事後心裡總是有點嘀咕。可是已經下肚了。而我們的老牧師最後也在七十四歲那年因心臟病蒙主召歸。所以回來後,我又開始注意飲食,而且又恢復了我的日常鍛煉。每天跑步二點二英里,游泳一公里。同時每天只是中午的正餐。早晚都是草草了事。說實在的,我還真不願意出遠門。難怪老人們說,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日難。我想這個難字也包括了控制不住自己好吃的難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