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奴性》2015/6/5

上個禮拜寫了一點有關人心可怕的個人感想。因為涉及到蔣介石夫婦,所以有位H姓讀者來信,把老頭給訓斥了一頓。從他的字裡行間,可以揣測是一位忠貞不二的國民黨員。所以很客氣的做了簡短的回覆。老頭說,絕對尊重他所表達的意見,而且無意反駁。同時不忘再三謝謝他的來信。老頭必須承認,看完檔案那集視頻之後,的確被于鳳芝愛情的執著深深感動。胡先生來信提到,于鳳芝女士的癡情是活該,因為張學良早就沒有把他放在心上了。張學良是不是把她放在心上,在老頭看來,根本不是重點。同時他也強調趙四小姐和張學良的感情,簡直就是一對鴛鴦,好的不像話。其實老頭還是那句話,他們是否是鴛鴦,也不是老頭要討論的重點。老頭的重點就是在于鳳芝女士,她對愛情的那份執著。有人常說,愛就是付出,付出還是付出。而這種無條件的付出,並沒有期望對方的任何回報。老頭深信,于鳳芝女士這一點她做到了。至於張學良,趙四如何如何,根本不在老頭考慮範圍之內。H先生對這對鴛鴦的描述,好像多年以來,一直追隨著在他們的身邊,照顧他們的生活,所以對他們是如此的熟悉。

關於蔣介石部分,這位讀者把老頭比喻為不知感恩的渾球,對老蔣大不敬,就差一點沒說老頭是王八蛋了。他說在蔣介石的統治下,俺們中國就出了四位諾貝爾獎金的得主。(同時還特別強調,共產黨到現在也沒有培養出來。其實,共產黨政權下,還真出了一位莫言。)我想他指的是楊振寧,李政道,丁肇中,還有就是那位李遠哲。也許老頭無知,可是我就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四位諾貝爾獎金得主,在獲獎演講中或任何場合,感謝過他們的成就來自蔣介石領導的政權。再說,美國的得獎者,多如過江之鯽,我也從來沒有聽說過任何一位得獎者,曾經感謝過他們的總統。一直到今天還有這種硬往蔣介石臉上貼金的做法,實在令老頭瞠目結舌而感冒不已。蔣介石如果地下有知,一定會立刻從死裡復活,大大褒揚胡先生對他忠貞不二的效忠。這也是為啥老頭想到寫這篇「奴性」的動機。其實奴性的表現,實在沒有是非可言。換句話說,人在一生當中,難免會有奴性的表現。所以,老頭要特別聲明,在討論奴性過程中,實在沒有意思要冒犯任何人,也絕對沒有指桑罵槐的想法。千萬別再對老頭,破口大罵。老頭,有時候還挺脆弱的,恐怕經不起無端到風吹雨打。

我們念小學的時候,老師的教學方法,其實就是在培養我們的奴性。逼著我們好好讀書,為的就是應付升學考試。老師的鞭打,辛苦的填鴨,把我們一個個變成了聽話的小奴才。記得,老師每天早上第一堂上課之前,有個擤鼻涕的習慣動作。那時候沒有現在軟綿綿的手紙。老師從抽屜裡面,拿出一張薄薄的白紙,把它來回檸了,然後打開。放在鼻子上,哼的一聲。這時候,坐在第一個位子也是姓H的同學,立刻起身,雙手舉起,接過那張帶有鼻涕的聖紙,走向教室後面的擲紙簍。這麼多年以來,我那位同學的音容和動作,一直在老頭的腦中來回盤旋。不要說小學時代了,一直到了中學,大學,甚至服兵役,想想我們不就是一直生活在接受奴性的教育。大家一定還記得,從小每次站著聽訓,只要蔣總統三個字出現,我們必須立刻兩腳並攏立正。在奴性的環境中,我們逆來順受,自求多福(否則,搞不好就霎那間不見了)。記得念研究所的時候,我們來自台灣的同學,經常在週末聚在一起。有位同學說了一段極其精闢的話。他說,我們當年能在台灣那種環境下,完成大學教育,最後能夠出國留學,還能大家聚在一起,說說笑笑,居然沒有得神經病,那絕對是奇蹟。所以,老頭認為,雖然在台灣那種環境之下,造就了我們的奴性,可是對後來個人的發展,未嘗不是因禍而得福。

到美國之後,以往接受奴性教育的方式,還有權威式的環境都沒有了。記得72年初,第一次和同學到紐約。出了時代廣場的車站走上街頭,老頭霎時感覺到一股莫名的釋放。我的同學告訴我,當年他第一次到紐約也有同樣的感覺。多年後,大陸開放了,也聽到許多來自大陸的留學生,發出同樣的嘆息。這麼多年來,再想想過去,我們一路能走出來,著實不易。那種奴性的教育,即使留在台灣的朋友們,最後不也是一樣得到了釋放。蔣經國晚年一定也深深的體會到父子二人,對台灣惡性統治所造成的影響,所以最後不得不開放黨禁,廢除動員戡亂時期條款。沒有別的,就是要排除根深蒂固的奴性。其實早年台灣的民主運動,我想最大的起因,就是大家對多年來所承受奴性教育和統治的具體反抗。

這位讀者在來信中,指責老頭忘恩負義。他說蔣介石是那麼的偉大,把我們從大陸帶到台灣來,給我們自由,給我們一切一切。如果沒有蔣介石,早就被共產黨給鬥死了。那裡還有今天過的好日子。看完了這一段,老頭真的昏了。首先,當年從大陸逃到台灣的外省人大概有一百萬。老頭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都過上好日子了。老頭肯定的說,一定也有人後悔跟著蔣介石跑到台灣。別人不說了,就說當年一萬四千個證人,在韓戰中叛逃共產黨,變成了反共義士。結果是不是每個人都過上了好日子?再說,蔣介石當年的腐敗,導致共產黨的興起,使得我們東奔西跑的逃難。到了台灣,他自己也默認過去國民黨的腐敗。如果當年,蔣介石帶領的國民黨,一心一意的為老百姓著想,大陸也不至於淪陷。說起來,沒有他的禍國殃民,我們也不致於逃難到台灣。說實在話,我們在台灣所過的是克難困苦的生活,為的就是遙不可及的反攻大陸。到了美國,終於可以生活在現實當中,不受外界干擾的追求自己的夢想。我想最要感謝的是我的父母,洞察當年的情勢,從小就教育我們要好好讀書,最後擺脫國民黨的奴性大環境。我要感謝的是美國這個民主社會,讓我能夠發揮自己的潛力,不靠任何權勢,自己享受自己努力的結果。說白了,跟蔣介石實在扯不上啥關係。我幹嘛,過了那麼多年,還要保持我過去的奴性?蔣介石萬歲,萬萬歲,最後的結果是啥?不要說蔣介石沒有了,連他的後代,不也是和其他人一樣,相繼的凋零?

兩蔣相繼過世後,張學良終於可以公開慶祝他的九十大壽。張學良特地發了電報,邀請病榻上的于鳳芝回台重聚。久病不起的于鳳芝,精神一振,積極辦理回台的手續。遺憾的是因為病情惡化而無法成行。最後在與張學良通話中,張學良說了一句「我們還是我們」,兩人就此永訣。老頭心裡不平的是,老蔣,小蔣,為何如此的無情。對于鳳芝的癡情,居然視若無睹那麼多年。H先生在給我的信中強調,兩蔣之所以一直軟禁張學良,是怕他獲得自由之後,在外胡說八道,給別人製造機會。他又說,張學良後來在紐約的記者招待會上,言明自己一生中最要感激的,一是自己的父母,另外一位就是蔣介石。他的這句話,H先生說,使得在場的大陸記者瞠目結舌。聰明的朋友們,想想,如果你是張學良,你會如何的回答?如果你是在場的記者,你的表情會如何?

最近一直在看檔案這個欄目裡面其它有關蔣介石的視頻。慢慢的對過去心目中的偉大領袖,有了前所未有的瞭解。老頭沒有時間,也沒有興趣,去考據是否屬實。老頭的直覺是在今天,共產黨實在沒有必要再去造假污衊蔣介石。檔案就是檔案,而且這些檔案,相信都是當年國民黨遺留下來的。不管是否屬實,老頭覺得無聊的時候,聽聽看看,多少對蔣介石這位民族救星有所瞭解。至於蔣介石的功過,就像毛澤東的功過一樣,對老頭來說毫無意義。但是從許多老蔣的所作所為,多少給老頭一些啟示。老頭慶幸當年能夠在台灣完成基礎教育(當然是蔣總統的德政),也更慶幸能夠來到美國,享受到民主自由的社會,從而發掘了自己以前在台灣不曾出現的潛能。今天到了垂暮之年,還能過上好日子,自然要特別感謝多年來在美國得到的機會。你說說,老頭是那種忘恩負義的老頭嗎?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