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種族歧視了》2009/7/31

自從美國有了第一位非洲裔的總統,這還是第一次出現這麼大有關種族歧視的新聞。一位哈佛大學的知名黑人教授學者,那天從中國出差回來,帶著出租司機入門。顯然門是壞了,打不開。就用力頂門。鄰居一位婦女看到兩人破門而入,自然就打了電話報警。那位學者穿著藍色的牛仔褲,橘紅色的短衫,還有個小肚子。雖然戴了一副眼鏡,如果不細看,一眼望去,還真不知道人家是個大學者。教授打了電話,學校也派人來修理的大門。沒多久警察就來了,敲了門,要求學者提供身份證明。我想,這位學者,心裡想的是,好啊,現在連總統都是俺兄弟了,咋地,你這個卡普還要俺的身份證。顯然這位學者的口氣不是那麼的和善。其實在那個情況下要和善起來可能也有點相當的難度,何況,這位教授和總統還是朋友。教授要警察的名字及證號。經過一番折騰,教授把哈佛的ID給拿出來了。上面有名字可是沒有地址。經過一番折騰,駕照是拿出來了。可是當警察要求教授到門外談話的時候,教授的確發火了。還揚言說要是警察的媽媽在外面,他會好好的與她談談。到了門外,顯然教授的行為過分,所以警察就要求支援。不久教授的兩手就被警察給拷了,還進了警察局。其實,這件事情本來可以避免這麼複雜的。警察老爺,走上門,一定有憑有據。我們說人正不怕影子斜啊。要身份證給你就是了。然後,解釋一下不就結了。如果警察沒完沒了的,那不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反咬他一口。有理講倒人嘛。

結果這位學者要求警察道歉。美國總統還在新聞會上,說這位警察的舉動實在很愚蠢。同時總統先生還不忘補上一句警察在追查違規事件對黑人、墨西哥人所展現的種族歧視的字眼。更牛的是雖然警察局表示了遺憾與不幸,但是這位警察,就是不肯道歉。記得八十年代初期,我住在聖路易的時候,財迷心竅,和一位餐館界的朋友合作,開了一個中餐館。一個週末我當班。有一位黑人客人,手裡拿了一把雨傘。帶著老婆、孩子來吃飯。那個時候,我們餐館有兩個餐廳。進門左邊是大廳,右邊的廳比較小一點。逢週末,兩個餐廳都開放。帶位的就是按照大廳、小廳的順序依次領進。這位黑哥哥來了,就被帶到小廳了。可是他一看就拒絕入座。他說為啥前面的白人進大廳(其實我們的客人很少有黑人的嘛),卻把他帶進小廳。我就出面了呀。很客氣的跟他解釋。兩個餐廳都是一樣的乾淨,菜單也是一樣。這位哥哥居然出口說我是種族歧視,白人進大廳,黑人進小廳(真是天地良心)。我還沒來得及搭腔,他就說,你知道我是個打狗脫啊等等。我一聽覺得好玩,真好玩。居然拿打狗脫來強調自己的身份啊。我想都沒想的回了一句。我說,就有這麼巧,我也是打狗脫啊。我是化學的打狗脫啊,您呢?黑哥哥看了我一眼,真沒想到碰到鬼了呀。我說啊,我們絕對沒有種族歧視的意思。事實上,我們中國人在美國,在全世界最喜歡和黑哥哥、黑弟弟、黑姐姐、黑妹妹做朋友了。四海之內皆兄弟也。我還把我知道幾位名黑人的大名報了幾個。我說,還是希望能帶著您的家人來享受一頓美好的中餐。我可以特別交待我們的大師傅做兩道特別爽口的特別炒飯、炒麵等等(黑人就愛吃炒飯、炒麵,加點醬油,還有番茄醬)。這位哥哥,看了我是那麼的誠心誠意,居然帶著老婆孩子,還一口的說要告我種族歧視,轉身就走了。看著失望的孩子,還有他的老婆,這位黑爸爸可真是有夠衰的了。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老祖宗說的話我們都應該好好記住。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君子一言以為智,一言以為不智。自己是白是黑是黃是紅那不是重點,重點就是在自己心裡是咋想的自己。自己如果隨時在懷疑旁邊的人在種族歧視者自己,那就可能會遭受到一點麻煩。畢竟警察老爺,他有公權力來保護老百姓。警察的做法是否正確,自有警察局,還有檢察官來判斷。老祖宗又說,好漢不吃眼前虧。和警察老爺飆上了,他不把你拷起來,送進警察局才怪。早年,我就犯了一個錯誤。一位警察給我開罰單。我在他面前講理,跳腳。大概是我的英文太差了。他一句話也不說,把單子交給我。最後,撂下一句話,他說他只管抓人,開罰單,要講理到法庭上去講。後來,我真的變聰明了。目前一共有三次違規事件我都躲過了。無他,看到警察老爺,必恭必敬的道歉,同時信誓旦旦的說,來美國開車開了三十幾年了,這還真是頭一次等等,同時不要忘了,說以後這種違規絕對不會再發生了。人家警察老爺也是蠻通人情的,不就是警告警告我們開車要小心,也是為這個社會做貢獻嘛。

這個案子在美國還要翻騰幾天。看起來分成兩大派。一派以警察組織為首,一直擁護那位警察老爺的做法沒錯。同時這位警察老爺好像很帶勁,還批評總統根本沒把事件的來龍去脈搞清楚,就發表種族歧視的談話。他說,那天見到教授之後,他不知道他是位教授。即使現在知道他是教授了,他還是覺得那天他對這位警察的態度有點怪異(peculiar)。我看,這位教授和我多年前遇到的那位打狗脫黑哥哥,可是有異曲同工之妙。這不是當地警察組織還要求總統道歉。總統在怕事情昇華導致不必要的混亂,也分別給警察還有教授打了電話。也邀請他們到白宮一起享用啤酒化解兩人的心結。這位白人警察,在過去五年還負責教導處理種族歧視的問題。顯然,大家的看法認為教授有點過分了。另外一派就是黑人組織。所說的就不公平,種族歧視。其實,我想也不必驚訝。啥時候您聽過他們誇獎白人對他們有禮貌了,不種族歧視了。這樣也好,總算也給老白一個機會,發洩發洩心中積怨。您知道,我的美國老白朋友們,講起來還是蠻傷心他們的白哥哥去年沒選上總統耶。由白變成黑,他們也需要一點時間來調整自己嘛。在黑人教授,及總統所要學習的就是不要時時就認為自己是被歧視的。總應該想想警察的立場。如果和和氣氣解決問題,警察真的有過分的地方,當然可以提出訴訟。當著警察面大吼大叫,說一些連自己同胞都聽不進去的話,除了自己吃虧,恐怕還遭來一身的腥臭。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