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媒體的公義》2016/12/09

就在住家附近山景城一家生物技術公司,最近被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下令關閉。這家公司在硅谷頗有名氣。他們開發了一個驗血的產品。從你的指頭上扎一針,取一小滴血,就可以從DNA測出各種疾病存在。對於,大部分沒有特別接觸驗血科學的人,很容易相信,而且很容易樂意把自己的美金,雙手獻上,然後就靜待著大筆的回報。這種心態就像台灣浩鼎生技投資案一樣。不過有一點不同,一直到現在,偶們的浩鼎還在那裡死死的相信,早晚會搞出一點名堂。可是人家這家驗血公司,在去年得到六億七千萬融資後,居然被內部員工檢舉,華爾街日報開始追蹤,最後引起美國政府的重視而捲入調查。至少投進去的美金,還不至於完全打水漂。這就是老頭所說的「媒體的公義」。首先,華爾街的追蹤報導,老頭一直在看。至少,台灣媒體的記者,就沒有人家記者的基本科學水平,可以寫出如此科學翔實的報導。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這個公司的主要幾位投資大款,不是一般美國風險投資公司。而是與生物技術毫無關係的企業家。譬如,鄧文迪的前夫,媒體大亨莫二稻殼,這位也是華爾街日報的擁有者(看看人家是如何辦報的!)。他就投入了一億美元。另外一位是舊金山貝克特爾建築公司。代表這家公司的是前國務卿舒茲。兩位大亨也都是這家生技公司的董事。顯然這兩位董事,都不太懂事的把大把大把美金,交給了公司女老總揮霍,鎩羽而歸。更值得喝采的是,向華爾街日報透露內部消息的,居然是一位剛從史丹佛大學拿到博士學位新進公司的員工。這位員工,不是別人,居然是舒茲的孫子。照俺們中國人的說法,他還真是位「孫子」。不過,這也是美國的可愛,可敬之處。不管你是天王老子,做孫子的一樣可以把你當作庶民來揭發,只要遵循法理,管道,蒐集證據。看看人家的科學家,人家的媒體,人家的政府機構,是如何合作來打擊犯罪者。台灣最近反同婚二十萬人的大遊行,媒體居然就被菜政府新聞部門恫嚇,不敢報導。台灣的媒體就是霉體,不是沒有道理的。

老頭在1992年初,加入一家醫療器材的公司。開發的產品就是手提驗血機。做了一年,感覺從頭到尾就是一個貓膩公司。取出一滴血,放在儀器內的轉盤,除去血漿,然後血清分配到不同的小方格內。小方格內有不同診療的試劑。可以測出血糖,肝功能,腎功能,膽固醇,三脂酸等等。這種手提的儀器,可以隨著救護車,可以在病床旁邊,在十五分鐘內取得數據的號召,上市了!上市的速度之快,簡直有如太空船升空!老頭之所以加入這家公司,的確受到老闆的賞識,而不知天高地厚的接受了聘約。上班之後,我的工作就是開發放在盤內的試劑。原來,上市的時候,連最基本的試劑都沒有。那他們在投資大眾面前展示的自然是貓膩了。這一點與目前這家公司頗為類似。老頭上班後不久,在瞭解整個儀器之後就知道貓膩的來源了。因此這家公司的做法也是一樣。無怪乎,一個剛從史丹佛大學畢業的博士生,一眼看穿而出來檢舉。如果,最後證明公司的確欺騙投資人,那麼根據美國法律,檢舉人(英文叫做吹口哨的人)可以獲得罰款的百分之十。這不是假的,一位在佛羅里達州的印度裔科學家,應聘到印度一家藥公司顧問。結果向美國的食品藥物管理局打了小報告。結果他被獎賞美金五百萬元。

老頭過去三十年,工作了八個不同的公司,也顧問了不少的公司,幾乎每一個公司多少都有貓膩。一般說來,大部分員工不會無聊的去檢舉。獎金根本不是檢舉的理由(不一定拿得到),問題是個人的看法。老頭很佩服這位史丹佛的博士。不過也可以說是初生之犢不怕虎。貓膩有時是暫時性,而且是必須的。為的是圖生存。有興趣大家可以從網上查一查。有的公司為了上市,必須貓膩一下。一旦有了財源,開始走正路,有的最後居然走出一條康莊大道。不過這種公司不多。大多數的貓膩公司,從頭開始不是沒有打算好好做,而是到了重要關頭才發現,當初的想法不切實際。所以,最近這十年來,藥公司要上市,非得有具體的結果。不是早期有個想法,加點麻油,醬油,味之素,撒點蔥花就可以騙取投資人的錢。這種情形中國大陸特別普遍。目前也還在繼續發揚,只是手段比較高明。高明的是障眼法,不是行內人根本無法看出來的。這一點老頭絕對可以寫一長篇。

投資高科技本來就是一件冒險極高的行為。生技醫藥這一行,真正後來成功上市的真是寥寥無幾。在美國,十個創投公司,成功的機會就是百分之十。可是這一個成功的公司,足以使得每個投資人的年回報率在百分之十五以上。不然,不會每年有那麼多錢投入。這家公司在2014和2015兩年對外尋求資金的時候,宣稱2016年預測可以有二十億的營業額,利潤是五億五千萬。這些市場調查的報告,老頭以前看多了。還都是由一些市場專家評估出來的。看了,不興高采烈的投資才怪。顯然過去的預估,成了華爾街投資市場的笑柄。但是他們在那兩年居然籌資了五億多美元。一個史丹佛大學的博士,剛剛進入公司就發現問題。難道這些投資人,在投入大量資金時,居然沒有發現公司的貓膩。這一點太令人不可思議。一般說來,投資人在放入資金之前,都會深入查看公司的資料。有時是雇用一個團隊,具有特殊專才的人,進入公司稽查各種數據。

老頭在2000年的時候,跟著公司的老闆和同事,前往巴薩隆那訪問一家醫藥公司。訪問的目的,就是稽查公司技術層面。目的是打算採購或日後合作。臨行前我們每一個部門,數次開會準備工作。到了之後的整整七天,從早看到晚,然後開會討論。回來後,每個部門做出稽查報告。提供給公司做參考。這次投資人的滑鐵盧,應該得到了慘痛的教訓。其實對這些大款而言,一次的損失也不過是九牛一毛。可是對於以技術贏得鉅款的公司而言,無疑是沉重的打擊。最後,也可能吃上官司而面臨法律制裁。老頭最後還是遙祝投資朋友們,每次下注都能笑眼常開。千萬不要睜著眼睛,張著耳朵,被人家花言巧語的各種評估報告,騙得片體鱗傷。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