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我的軍旅生活(七)》2011/10/7

等我們這一隊伍全部到齊,長官們開始自我介紹。每個人說的很簡短。大都是說自己從小就是立定從軍報國。有的說自己的爺爺,爸爸就是當年參加北伐、抗戰、剿共的革命軍人。反正,都不提當年自己沒有好好讀書,考不上大學這一段。其實,現在想想,自己進了官校,應該是一件光榮的事,實在沒有必要再去提供一大堆理由,自己為啥要進官校。緊接著,就千篇一律的警告我們,不要以為我們是大學畢業生覺得自己了不起。到了軍隊,是不管你有沒有大學畢業,就是看軍階。今天我們是少尉,可是他們都是中尉,所以我們就是小的,他們就是大的。一切就得小的聽大的。還再三強調這個職前訓練就是要在最短期間內培養我們成為一個革命軍人,遠離老百姓的一切。其實,現在想想他們那時也太小看自己了。當年台灣的三軍官校都改制了。四年畢業,除了軍事課程也教授一些專業知識,同時也授予學士學業。自己都不重視自己的學士學位,硬要把自己和一般的大學生分開。這也是天下奇聞。我那年在美國念研究所第一年的同房就是陸軍官校畢業,後來拿到了博士學位。很明顯的我們這幾個區隊長都有一股莫名的自卑心裡。我想是因為多少年來一直深植於人心「好鐵不打釘,好難不當兵」的說法。

到了第一頓晚餐時,所有報到的人都到齊了,我們的訓練就開始了。每六個人一桌。在一個露天的大敞篷下面。小桌子,每個人帶著自己折疊式的小板凳。大家在小方桌前站好了。一聲令下,「小板凳放下」。我們就慢條斯理的把小板凳,打開,然後放下。緊接著的命令是「把小板凳拿起來」。一連放下,拿起來做了好多次。沒多久,執行官大吼一聲,你們這些死老百姓,這是在部隊,不是在家裡。大家正覺得莫名其妙時,他又大聲的叫著,把小板凳放下,原來他的要求是,要站立原地不動的把小板凳放下,不是像我們倆腳移動的放下。而且放下的動作要快,要一致。再下來就是教我們如何坐在小板凳上。只能坐小板凳的前三分之一。坐姿要抬頭挺胸。等到一切就緒,吃飯的胃口都折磨殆盡了。那時是夏天,四菜一湯。豆豉清炒苦瓜是每頓都有的菜。吃完了飯,看到的是幾乎每桌都剩下一盤滿滿的苦瓜。好像沒有人動筷子。第二天,我們開動前,執行官有說話了。說的是我們這一群死老百姓居然連苦瓜都不吃。還以為我們是在家裡做大少爺哪。緊接著命令就下來了,從此每桌不能剩菜。

沒辦法我們同桌都商量好了,在把另外三盤菜吃完離桌前,我們把苦瓜分成六分。一人一份硬塞下去。在日常生活中,無論何時,我們不能一人獨行。不管到那,只要一出營房就得兩人一組,而且需要小跑步,不能用走的。為的就是提高我們的戰鬥意識。早上起床,還是疊棉被那一個老套。點名後,就開始每早的三千公尺跑步。我們的操場是三百公尺一圈,就是跑十圈。而且是排隊跑的。記得第一個禮拜有許多人落後。跟不上隊伍的就要接受特別的操練。不到一個禮拜,大家也都跟上了。我們四個禮拜的訓練,全都集中在體能的軍事訓練。

受訓第一個禮拜的一個晚上,我們的輔導長在營房的佈告欄貼了當天報紙刊登的留學考試的錄取名單。全隊一百多人,我實在很佩服我們這位輔導長,居然把我們隊裡考上同學的大名全都圈出來了。我一眼就看到我的名字,心裡好樂。那幾天的苦日子剎然間覺得沒啥了。那一霎那的輕鬆被我們的執行官看到了。當時就堵了我一句。噢,想出國了!告訴你,還早得很哪。你這一關還沒過哪!我看了他一眼啥也沒說就走了。我覺得這個隊長真是有點莫名其妙。我考上了當然高興,礙著他了?我可是敢怒不敢言。沒多久,我們幾個榜上有名的同學,顯然的變成了特殊分子,當然也開始接受了特殊的訓練。中午的棉被操是少不了的。第一個禮拜的休息日,我們被禁足就是留營站衛兵。我們幾位心裡當然火大,但是考上留考的喜樂是壓倒一切的。

對我來說,屋漏偏逢連夜雨。有一個晚上,我們的區隊長突然要我去接電話。我正納悶誰會打電話給我。我們的區隊長就開口了。好啊!受不了了!居然找到副師長了!我根本就不認識副師長柏華國上校。接了電話,原來副師長要我在受訓期間有任何生活上的困難,一定要當面向他報告。他可以為我解決問題。我想了一下,這一定是我老爸為我做的安排。那時後,我這個單位軍團的副司令是我們的一位親友。老爸大概怕我受不了苦,特地關照了一聲。這一聲關照,我就成為眾隊長的眾矢之的了。晚上就寢,無論動作多塊,總是被抓到沒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就寢動作。別人都躺下了,我得從床上下來。全部從新著裝,然後一聲令下,再上床。這樣一上一下總要來個二至三次。後來,幸虧我的一些鄰兵向區隊長抗議,因為我的上下影響了他們的睡眠。這樣,他才放手。可是,我就要接受兩班的衛兵。就寢後一小時,我要起來站一小時的衛兵。然後上床睡不到一個小時,我又要起來站衛兵。那個時候,站衛兵打瞌睡被抓到,是要接受軍法審判的。軍隊的事情就是可大可小。當我站到第二班衛兵的時候,實在太睏了。我就不顧一切的坐在地上睡著了。當時我是告訴自己,就是把我拖出去槍斃,我也只有認了。因為白天的體力消耗,實在捆到一個啥都不計較的地步了。我扛著槍,席地而坐,呼呼大睡直到下一班衛兵為止。也幸好沒有被逮到。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再也沒有經過那種睏境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