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我的軍旅生活(八)》2011/10/14

野外出操,我也是被整的對象。我們出操的地方附近是一個茶場。有一座小山開闢出來成為野戰場地,有一排一排近兩三米深的壕溝。從一頭開始衝刺,跳進壕溝然後再爬出。跑完一趟下來可是渾身是汗是泥。我們的幾個區隊長,只要看到我來了,就說我的動作不標準,重新來過。這樣連續被整了兩個禮拜,我的確有點受不了了。那時我有痔瘡的毛病。我就告訴隊長,我的痔瘡犯了,需要就醫。他准我到部隊的衛生營去看病。早飯後,我就到附近的衛生營診所。沒想到,那天執勤的是我的老鄉,而且他看了我的名字,硬說我們是親戚。還口口聲聲的要我叫他表叔。這一聲表叔把他叫得心花怒放。我說我得出去走走,透透氣。同時強調我過去的兩個禮拜被他們輪流胡整亂整,實在受不了了。我的這位親戚說這個簡單,立刻給我打了一個見習與出外的看病證。見習就是免去出操。同時准許我到桃園市區的陸軍總醫院接受檢查。拿到著兩個證件,心裡挺樂的。想想,部隊裡有的是我們山東老鄉。只要我這個山東土話一出,立刻就引起老鄉的關懷與照顧。

拿到了看病證,我找到了區隊長。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讓他看了我這個看病的假條,很不情願的准了我的外出。吃過中飯,我就換了便衣。可是在貯藏室裡怎麼也找不到我的便鞋。沒辦法,我就穿著醜陋不對稱的大黑軍膠鞋,大搖大擺的走出了營房。一路上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才覺得軍營外面是那麼的可愛。到了醫院,醫官檢查了一下,說沒事。給了我一些藥粉。要我每天就寢前用水泡泡屁股。就這樣我很失望的又回到了營房。原先我的打算是最好能夠讓我住院治療。還沒走進營房,我就聽到晚飯的吹號。心裡立刻想到的是需要犒賞一下自己多日來的辛勞。我立刻走到附近一家餃子店,叫了二十個水餃。還有幾小蝶滷菜。我想一定有豬耳朵、花生、豆腐乾、海帶之類的。吃飽了,又要了一碗餃子湯,這就是原湯化原食啊。付了賬,看看時間差不多到了洗澡的時間,我又很不干情願的回到了營房。這時我們的區隊長,還問我吃過飯沒有,他還說伙房還有剩菜。我並沒有告訴他我已經吃飽了。我只是說,我每天晚上需要泡水治療。就這樣,每天晚上,我免了倉促的就寢動作。慢條斯理的拿著臉盆,在月光下泡著我的屁股,享受著北台灣皎潔的月光。然後在慢慢的回去就寢。我一直十分感激我那位衛生營的安表叔,說起來他還真是俺的親戚啦(俺的嬤嬤,就是祖母啦,就姓安)。

雖然有了見習證,可是我仍舊得照樣出操。有一天幾個區隊長把我整的過分了,我的確有點火大了。我覺得我的忍耐到了一個極限。我就找到了我們的中隊長。他是個老軍官了,也比較世道。我把我是如何被整的情形一一道來。同時告訴他我被整的最主要原因。我強調的是,那個爸爸不疼愛自己的兒子,我爸爸也是如此。找到軍團副司令來關照我,這不是我的錯。老爸要做啥,我既不知情又無法阻止。這又不是我受不了了,回去要求老爸救我脫離苦海。平心而論,我是可以接受嚴格的訓練,但不是胡整亂整。我還提到我那年暑假陸軍總部的測驗的輝煌成績。我的中隊長安慰我,同時說他會找幾位區隊長談談我的問題。那是受訓的第三個禮拜結束。我終於得到我入伍後的第一次一天的休假。在此以前,我都是被禁足。反正不是內務檢查不過,就是其他的毛病。我那時是真正體會出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那天早上我和大家一樣著了便裝,高高興興的回家。到了家裡,老娘和老婆(那時還是我的女友)都在。老娘直說我瘦了,老婆看到我,還掉了眼淚。我的兩個手臂都是傷痕。我們那時打野外都是穿短袖野戰服。在匍匐前進的時候,自然會被草,小石子刮傷。回來後,清水一沖,擦乾,接下來的就是碘酒一抹。這一下子,那種刺痛只有革命軍人能夠承當下來。經過碘酒一擦,傷口很快復原。下一波的野外訓練又開始了。好在我們的訓練就是四個禮拜。到了第四個禮拜,就是等待分派單位了。有一天早上起床,突然發現我們少了十幾位同學。原來那天半夜,這十幾同學被悄悄的送到金門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想想我們大概都不會被分到外島了,也為自己感到慶幸。我簡直就不能相信,那個晚上我們會睡的那麼沉,居然這麼多人的半夜調動都沒有驚醒我們。

四個禮拜也就這樣過去了。師長劉自皓將軍親自主持了結訓典禮。典禮完畢後,我們每人打包,帶著自己的軍毯,枕頭,臉盆等就等著各個單位來接我們報到了。眼看著我的同志們一個個都被接走了,也快到了晚飯的時間。可是我的單位仍舊沒有出現。我有點著急。我的區隊長這時候,反而過來安慰我,叫我不要著急。他們早晚回來的。說著說著,一輛吉普車就來了。我被分發到運輸營的運輸連擔任排長。運輸營就是掌管全師運輸。在戰爭時期,就是負責補給彈藥,後勤支援等等。我的單位離開師部就只有十分鐘的車程。到了單位見到了連長、營長。那天晚上晚點名我就掛上了紅色的綵帶擔任執行官了。我們以前都是小兵參加點名,現在我可是執行官了,要帶著大家唱軍歌,還呼口號,就是當年在成功嶺學的那一套。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