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建中軼事(七)》2011/5/20

初三我們的英文老師莫如坤。莫老師是一位教學非常認真的老師。戴著黑框眼鏡,個子小小的。講課時常講到跟教科書有關的一些片語。後來,初中沒有了,老師就教高中。我的英文一向不錯,莫老師當年給我們打下了很好的根基。理化老師盧覺慧,也是很負責的老師。我的理化一直不是很好,問題就是根本就不懂,完全靠背誦。一直到大學還是如此。自然對老師的印象沒有我在美國上研究所遇到的老師那樣深刻。值得一提的是初三我們的體育老師徐世甡。那時候他是從文山中學轉到建中的。我們上體育課,都是老師發球,我們自己玩。徐老師不然。文山中學那個時候體操隊很有名。他就利用下課時間,要文山中學的學生來校給我們示範。跳箱是主要的項目。還有就是幾位同學跪在地上,兩手向前,排成一列。我們每人就起跑,一踏木板,兩手向前,騰空飛過而著陸,然後翻跟頭。那時候,老師還說我的動作很好,值得訓練。可是為了升學,我根本就沒有興趣參加。到了年底,徐老師開口問我們同學有沒有新的日曆。結果班上同學毫無反應。其實那個時候,班上同學大部分都是平常人家,不要說沒有日曆,就是有也未必會送給老師。有一次上課,老師說話了。說我們同學沒有感情,要份日曆都沒有人反應。結果引起了公憤。因為在建中那個年頭,很少聽過要給老師送禮的。這位新來的體育老師大概不知道建中的行情。我們把這件事在班會上告訴我們的導師信能格。信老師很有把握的告訴我們,他會告訴徐老師。後來,徐老師還在大家面前道歉。

很快的我們大家都畢業了。距離聯考還有一兩個月的時間。大家每天還是到學校自修。那時候班上有好幾位同學,因為成績優異,直升高中,不用參加聯考。這些同學有時候到學校來看我們準備聯考。那個時候,我的心裡真是羨慕這些同學。平時的努力,在這個時候算是收穫的時候了。我們幾個同學,一起在教室內準備準備考試。大家時常討論的話題就是考回本校的機率有多少。時間就是一轉眼,聯考結束又放榜了。我們班上同學幾乎有一半以上又都考回母校。說也奇怪,雖然有那麼多同班同學考回本校,後來我們又三年同學,也許大家都分在不同的班級,我們之間很少有來往。只是見面打個招呼而已。班上的一共有近五十位同學,可是名字能記起來的不多。寫在下面作為本文的紀念。我的本家丁伯敏(成大)、王國斌(台大化工)、林洽民(交大)、黃晨徽(台大化工)、孫建峰、郭鵬鯤、嚴明郁、許公行、游福清(政大,後來還得過全台大學國劇公演的大獎)、林啟清、楊德昌、周建康、林金泉(台大)、陳崇廉、何立國、郭希汾、蔡文良、康健泰、張風順、江英村、盧樂年(老爸是當年國防醫學院的院長)、梁偉仁、還有最近看了本文給我來信,住在紐約的謝勝安。

高中放榜了,我又考回了建中。其實也是我的意料之中。因為因為建中那一屆招收一千多名新生。好的學生都直升了,所以競爭並沒有想像的那麼激烈。放榜沒有多久我們就報到了。報到完畢就發了暑期作業。言明開學後就要考暑期作業考試。難怪建中學校好,放榜開學前,照理是休息的好時間,但是學校的想法不同。就是要學生不荒廢學業。所謂業精於勤,荒於嬉。那個暑假,我還挺忙碌的。我的老哥那時候剛從台大畢業,等待入伍服役。就自動的要教我三角。所以那個暑假,我把三角學大概也都學完了。老哥當年是建中報送台大的,所以對我這個老弟期望很高。可惜一直讓老哥失望。直到我七七年完成博士論文為止。每天忙著做暑期作業還有學習三角。記得國文有許多唐詩、宋詞要背。開學了,大家進入教室。除了有幾位是本校畢業之外,幾乎都是外校來的。也沒有自我介紹就開始上課了。我們的教室就在一進校門紅樓靠右邊的第二間教室。我們被安排在十三班。導師是教官顧其恕。顧教官也是第一年來建中。由於我們這一屆高中一下子有二十三班,所以來了好多新的老師。有的就是以前教教我們初中部的,有的就是來自外校。所以師資可以說一下子就改變了許多。建中是有名趕老師的學校。我們那一屆一共有二十三班,凡是三的倍數班級都是好班。尤其是九班,十八班,幾乎都是直升的同學。好班的學生,自然對老師的要求就高。我們那一屆的英文老師,來自桃園女中。被分派到十八班,結果不到一個星期,老師去上課就被同學鎖在教室外面,無法進入教室授課。十二班也有同樣的情形。這種惡習一直在建中存在。好像也都是以換老師結束的。

我們這一班有一半以上是非本校初中畢業的。有新竹中學,台中一中,宜蘭中學,潮州中學,基隆中學,復興中學等都是在台灣本地不錯的學校。這些同學都是放棄本地的聯考來參加台北的考試。因為全台灣的聯考都是同一天舉行。能夠放棄本地的高中,來台北參加,意味著就是有把握考上建中或附中,成功中學。換句話說都是當地的佼佼者。我們的生物老師楊義賢是位老建中的老師,當年師大生物系畢業。留著長髮,看起來是個十足的日本人。第一次上課,操著十足閩南口音的國語,要我們同學自我介紹。本校畢業的報告班級,外校畢業的報告畢業學校。報完之後,老師說這一次暑假作業考試,最少有一半不及格。結果,及格的人的確不多。老師一天到晚強調我們讀書要有科學精神,不要一天到晚死讀書,讀死書,到最後讀書死。他把這幾字念成了蘇讀蘇,讀蘇蘇,讀蘇死。在那個時候我們下課就學老師念這幾個字。老師上課,要我們記筆記。學期末了,筆記還要交回去打分數。時常還有小考。下課前五分鐘,要我們拿出白紙,就一個題目。對了一百分,不對就是零分。考零分的同學,要把考卷拿回家要家長簽名再交回去。那個時候,我們都是同學互相交換考卷簽名,不管考幾分。老師也從來沒有發現。現在想想他根本就沒有看。那幾年他在建中還成立了科學研究小組,利用課外時間研究淡水河的浮游生物。還得了大獎,代表台灣參加日本的中學科學展覽。他的具體貢獻就是利用顯微鏡考察淡水河的浮游生物種類。還替刑警大隊破獲了一個殺人案子。因為一個溺水而死的人,取出他的胃液,可以找出浮游生物。但是如果人死後再丟棄到淡水河中,胃裡就看不到浮游生物了。這也是老師當年偉大的貢獻。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