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人性化的狗社會》2010/5/14

女兒女婿利用長週末到加拿大去探視女婿的外婆。每次他們出遠門,我就被徵召去照顧兩條小狗。下班後,吃過晚飯,我就到女兒家。開車也就是二十分鐘。兩隻狗平常是放在車房,車房有一個小門,可以讓他們隨時進出後院活動。女婿又在車房內裝了一個攝影機。不在家的時候,可以從電腦上看看狗狗的活動。那個星期日下午,他們兩位興致沖沖的回家,打開我的電腦,讓我一起看看他們最近的傑作。只看到兩隻狗狗靠在一起,趴在地上,像是在睡覺的樣子。女兒說,白天他們大部分的時間就是在車房,沒別的事,就是睡覺。我心裡想,幸虧美國的狗狗一生下來就給閹了。不然,您想,兩隻狗一公一母,沒事就睡覺。那還有啥好事可幹,不很快造成一窩狗才怪。這一閹,對狗狗而言,雖然不太狗性化,倒也說的過去。我說狗性化多少是有點根據的。小時候在台北的街頭,一大早在上學的路上,就可以經常看到兩隻狗狗屁屁連在一起。我們當然好奇,可是始終沒有人告訴我們那是啥玩藝兒。只見到大人用一盆冷水一澆,兩隻狗狗就各奔東西的狂也似的分開了。在一個人性化的狗社會裡,兩隻狗狗在大街上連屁屁,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來美國快四十年了,我就從來沒見過那一幕。

小時候家裡環境雖然不好,可是老爸喜歡狗。所以家裡也一直養狗。說起來,老爸對狗狗還是不錯的。每個禮拜還特地為他買些廉價的牛筋,切剩下的牛肉。煮熟了,拌上白飯餵他。可是,不幸的很,到了冬天,狗狗就不見了。台灣冬天濕冷,吃狗肉就變成驅寒補腎的借口。狗狗也就經常這樣的不見了。在一個狗性化的社會裡,找一隻狗狗是不難的。所以狗狗走了,不久,另外一隻狗狗又被老爸抱了回來。說起來,狗狗是一種非常人性化的動物。對主人可是無時無刻絕對的忠實。對狗狗而言,他所要求的就是從主人那裡得到的愛。你可以打他、罵他,他都不會計較,因為在狗狗的心裡,他們是永遠要博得你的愛的。這也是狗狗為啥一直在睡覺,因為他們的心理是隨時保持警覺,為的就是把主人的家給看好嘍。因此,就是睡覺也是淺睡。不幸的是當人們在宰殺狗狗的時候,我想在那一霎那,最難過的就是狗狗了。偏偏在那個近似獸性化而自以為是人的社會裡,殺狗的方式也自然邁向獸性化。為了保持狗肉的饗口,都是把狗狗吊在樹上,然後一錘朝腦袋重擊。這種宰殺的方式,在冬天的夜裡,可以常常聽見可憐的狗狗對人性徹底失望,絕望淒厲痛苦的尖叫聲。

女兒小時候就一直要求養狗。可是被我們堅決的拒絕了。所以一上了大學,第一件事就是養了一隻狗。後來發現,許多朋友長大的小孩,小時候家裡反對的事情,離開家後,都是他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養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似乎在美國長大的孩子特別喜歡養狗。同時往往還不只養一隻狗。為的是給狗狗找個伴。這可是個人性化的社會啊。那年女兒出生,老婆就堅決要再生第二胎,為的就是給小孩有個伴。深怕一個小孩在家,會養成孤獨的個性。在美國養狗,對狗狗人性化的待遇,往往超過對我們自稱為人的人性化待遇。我的一位朋友,也是反對小孩養狗的。小孩結了婚,也養了兩隻狗狗。老爸老媽前往拜訪,很不以為然的認為養狗是給自己添麻煩。直言的說了幾句。小孩子也很幽默,餵狗的時候,居然用起了筷子。並對老爸說,他不是狗,他也是人啊。我們這代作父母的總要心裡有個底,這可是一個十足人性化的狗社會。女兒還告訴我,有的美國人立遺囑的時候,還特別撥出一部分錢留給自己的狗狗。好讓他們也得以善終。我說這是個人性化的狗社會一點都不誇張吧。

女兒時常勸我養狗狗。我的答案總是否定的。倒不是我不喜歡狗,可是想到的是,有了狗我可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到了我這個年紀,麻煩越少越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了狗,總要給狗狗安排吃的、玩的。生病了還要花一筆不小的錢來治療。老了,還要給狗狗帶尿布、屎布子。如果得了不治之症,或者有了意外,還得把他們當個太上皇伺候。不然,美國的動物保護組織可不會放過你。再說,總不能一生病就來個安樂死吧。最可憐的就是,一個禮拜到底有多少時間可以和狗狗在一起。這也是他們為啥買了個攝像機,沒事可以看看狗狗趴在地上睡覺的模樣。可是狗狗不知道啊。每天,除了吃、拉就是睡。主人回來了,圍著你,高高興興跳跳,低吼兩聲。我說,只要你們養狗,我就不去找那個麻煩了。這不是我又得到機會跟狗狗相處幾個晚上。每年有那麼幾次就足以滿足我對狗狗的喜愛了。

我的幾個曾經養過狗的同事都異口同聲的說養狗的確很有樂趣。可是看看在他們經過養狗這個過程後,就再也不提養狗的事了。一位女同事,她養了一隻卷毛狗十幾年,最後得了不治之症。那時因為女兒捨不得讓他安樂死,做媽媽的就忍痛的給他治療。還住院,打這個針,吃那個藥。平常很節省的女士,一旦花錢在狗身上,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那個時候還問我中醫是否可以給狗狗想出秘方。我只是笑笑。最後,那隻奄奄一息的狗狗終於在大家悲哀的環繞下離開了這個充滿人性的狗社會。為了永遠紀念這隻狗狗,他們決定把他給火化了,還把骨灰罈子放在後院中。沒事的時候還打開瞧瞧,追悼一番。我問她,既然這麼傷感,再去領養一隻同樣的狗不就結了。她連忙搖頭,她說養狗就是人生經歷的一小部分,有那麼一回就已經足夠回味的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