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老朋友》2012/10/5

那天早上突然接到老于發來的短信,說好久沒有聯絡了,還問我是不是退休了。看了短信,立刻拿起電話。在美國就是這樣,再老的朋友,分開兩地,難得見面。就是見面也就是吃飯,敘舊,短短的幾個小時。然後下次又不知道猴年馬月再見。說是老朋友,對我們這個年紀來說,真是名副其實的老朋友。一是認識很久,再就是大家都老了。那天看報,台灣目前年均壽命是七十九歲,算算如果我能夠活到年均的話,還有十幾年。就好像今天出生,然後到小學畢業,我的人生也就真正的畢業了。十三年,不是一轉眼就過去了嗎。來美國十三年後,我第一次回台灣。搬到加州來十三年後,孩子都念完書了。看看十三年是多短的時間。看了這個年均壽命以後,這兩天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如果真的只剩下十三年,我要如何來過下面未來的日子。大概這個問題經常在腦子裡打轉,這兩天晚上就一直做一些怪夢。好像每個夢都在提醒我,趕緊做這個,趕緊做那個。醒來卻一點影子都沒有。急得我自己覺得,怎麼腦子不管用了,莫非得了老年癡呆症?就這樣而驚醒。記不得是誰說過的一句話。要我們每天過日子,就像是我們在世上只有這麼一天了。說這話的人,鐵定沒有這個經歷。這種假設實在不好實行。

那年高中畢業聯考,一不小心考上一個自己不想去的學校。座落在臺中的中興大學農學院的水土保持系。就在新生訓練的時候,認識了老于。說起來,老于還是我們建中的校友。只是在學校不認識。認識老于,覺得特別投緣,是老鄉,而且他很幽默。有點口吃,其實不止一點。說起老于,初中畢業後,輟學做個學徒。那時候家境不好,老爸非常自恃,覺得讀書無用論。老于在工廠幹學徒,始終覺得這一輩子就做個工人,心有不甘。幹了快三年學徒,在最後半年,利用下工後苦讀,決心重考高中。可是沒有讀書的地方,在家裡老爸不准他讀書,看到他讀書就是一頓狠打。圖書館關門了,只有到臺北大橋藉著橋燈苦讀。就這樣考上了建中。三年後,和我一樣考上了一個自己不願意去的大學。開學後,我們被分在同一個寢室。一個小小的寢室,擺著四張上下鋪。每天上學,放學,吃飯大家都在一起。慢慢的跟老于混熟了,也變成了好朋友。我本來是個滿於現實的人,從小老娘就說我沒啥出息。人家拼第一,我呢,只要不是倒數第一就很知足。大家都考第一,沒有第二,怎麼顯出第一啊。因為念初一的時候,還墊過底。所以後來努力的維持到中等生,心理很是知足的。可是老于說,男兒志在四海,淺水養不了大魚。打算重考,考個理想的大學。那個時候,耳濡目染,居然也把自己當成一條大魚,自然也跟著開始苦讀,決定跟老于一樣,找個大一點的池塘。

雖然苦讀,我是全心全力的準備大學聯考。而老于還有其他事情充滿了他的時間表。大概年紀比我們都大,經歷也比較坎坷,自然心理想要做的事情就比較多。老于文筆不錯,投稿學校的刊物,還出了一陣風頭。老于個子高,長得挺瀟灑的。經常對我們說,今天突然在鏡子裡發現了一位瀟灑的男子。要不就對著鏡子說「何處不瀟灑」。老于終於看上了一位與我們同級個高的女同學,也曾經遞過情書。可惜後來沒啥結果。老于啥都好,就是有點鄉土氣息,而這種鄉土氣息,頗有俺們山東種地人的特質。我很替老于感到遺憾,一直到畢業都沒有女朋友。大學一年很快的就過去了,我們有幾位同學再度參加大學聯考。可惜老于沒能離開。在大學放榜以前,我們被安排一起在苗栗鄉下實習。所謂實習就是跟著當時山地農牧局的技師,坐在大型摩托車後面上山。我們兩位負責拉皮條,技師就忙著測量打樁。我們兩人被分配在同一宿舍。就一個小小榻榻米的房間僅僅睡覺而已。有一天,我們兩人討論晚飯該吃那一家小店,說著說著,兩人居然就打起來了。後來,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老婆。一直到現在老婆還經常揶揄我。而我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兩人就為吃啥就幹起來了。現在想想,那是因為大家都在等待大學聯考,心情都不好的關係。沒有多久放榜了,知道上榜後,我就立刻提出離職。就這樣把老于一人拋下繼續在美麗的田野拉皮條。可是老于並沒有因此而與我斷絕來往。以後幾年,只要有空,他總是老遠的從三重埔,騎著自行車到我住在臺北的家。老娘知道老于的過去,私底下一直稱呼老于為小工,對老于特別的佩服。尤其對他在臺北大橋下的苦讀,更是讚賞。老娘常說,讀書是最容易的事,書都讀不好,就是沒出息。誰立志苦讀,老娘總是大加讚美,說這孩子真叫人喜歡。老于每次來,老娘一定留他吃飯,而老于也特別喜歡老娘的廚藝。多年後,我到新澤西州看老娘,老于也趕來了,還一起再次回味老娘特別為我們準備以前在家常吃的佳餚。

老于大學畢業那年,一下子就考上了高考,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國家高級公務員。而且找到了一份極好的工作。我呢,就出國留學。老于沒有多久,放棄了很有前途的工作,也到美國來了。老于說,他實在不習慣官場上的一切。男兒志在四方,怎麼樣也要留洋拿個博士學位。後來不但拿到了學位,還幹了好幾年的大學教授。那幾年老于還拼命的發表著作。老于跟我說,他學的是冷門,而且他的專長是統計學,應用在公園設計以及管理上,又和娛樂消遣有關。可惜老美幹這行的,不懂數學,更別說是統計學了。所以每次出去發表著作,沒有人聽懂。老美懂數學的,都去學理工了,怎麼會搞到公園設計管理這一門。老于決定不在學校發展了。最後找到州政府公園管理的一分工作。這個工作可是自己的本行。上任之後,老于覺得可以大展宏圖。可惜政府部門上上下下的幹部,幾乎沒有一個人幹事。天天都在鬼混,而且永遠有說不完的話,甚至還要老于安份守己,不要給他們添麻煩。慢慢的老于體會出職場的文化,離開了公園部門,轉向圖書館發展。就這樣一待,快要二十年了。這次打電話告訴我,想再幹兩年就退休。我說幹嘛退啊,反正輕鬆,就混著。坐在那裡等著他們炒魷魚,還可以拿失業保險金。老于說,他們從來沒有炒過別人魷魚。政府機關就是這樣,而且退休後的福利可棒了。

老于在美國華人社團相當活躍。從當年國民黨到現在的共產黨。似乎兩方面都在努力爭取。早年台灣辦的國家建設委員會(簡稱國建會),老于就風風光光的受邀回國,參加建設國家的計議。老于把自己在公園設計以及管理上的專長,給台灣有關方面相當驚人的建議。結果,地方首長再三邀請老于返台施展抱負。老于走了一圈,也看了一圈,還是決定留在美國繼續過他美好隨意的日子。那年大陸的僑辦,知道老于的經歷,也不甘落後台灣而努力的統戰。老于也半推半就的接受邀請回國。逛了一大圈。老于回來後打電話,結結巴巴的向我足足的說了一個多小時。一開口老于就說「台灣他媽的完了,看看人家他媽的,搞的真行」。「台灣那麼一點小地方,還不好好的搞,完了」。也慶幸自己當年沒有回去施展自己的抱負。大陸有幾個大學,還拼命的邀請老于回去擔任教授,老于說等以後有時間一定回去。我說到大學教書倒是不錯的主意。大陸的學生在學習上要比台灣積極多了。和年輕人在一起,就不覺得自己老了。我認識很多同年紀台灣來的留學生,在美國退休後,也都回大陸大學教書。一年待上幾個月,一方面多少給自己出生的地方做點貢獻,另一方面,到處走走看看,遊山玩水,好不洽意。

老于說前兩年在美國太平洋的海邊買了一棟別墅。預計退休後,兩邊走走。老于說是釣魚的好地方。老于一向很喜歡釣魚。畢業後的第一份教授工作的學校,就是個山明水秀,釣魚的好地方。釣了兩年魚,覺得總不能就這樣釣下去。教授的工作也輕鬆。所以為了要闖出一番天下,毅然離開。先後在兩個頗有名氣的大學任教。老于說,買的這個別墅,真棒。一切都是在步行範圍之內。老于平常除了釣魚,最大的嗜好就是投資理財。來美國這麼多年,手上攢了不少的金銀珠寶,當然還有美金和人民幣。成天樂呵呵的,就想找人吹牛。而且大家也都喜歡聽他天南地北的瞎扯。不過有時候,大概他口吃的關係,即使是在瞎扯,你都會認為他是相當認真,而且說的都是大實話。老于說兒子(和我的兒子同年)在紐約的律師事務所,當起了美國的大律師。女兒也結婚了。可以聽出來,老于非常的知足和輕鬆。大概最少有十年沒有見面了,也有好久沒有打電話了。我跟老于說,有空過來走走,大家可以好好聊聊。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說不好聽的,真是見一面少一面了。人的相遇本來就是緣分,能夠從一九六五年認識一直到現在,不是緣分是啥?末了,兩人彼此互道保重,後……會有……期!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