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鬼話連篇》2016/4/1

也不知道是那位仁人君子最早提出,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有的時候,人鬼難分,所以就算要說人話,恐怕出來的是鬼話。見人說人話不易,見鬼說鬼話似乎比較簡單。只要把大嘴張開,發出鬼吼之聲即可。那天看新聞,蔡總統發言了,要求民進黨立法委員,在本會期間一定要為老百姓著想,好好的通過法案。其實,看起來這句挺像是人話,其實和鬼話沒有啥差異。當年,國民黨在立委佔大多數的時候,民進黨好像每個人都是小鬼,為反對而反對。一個國民黨控制的國會,還有國民黨籍的院長,居然讓那些小鬼給纏住了,不但是纏住了,簡直就像打了死結一樣的動彈不得。這點老頭十分佩服民進黨鍥而不捨的精神。偉大獨特的王院長,滿臉笑容的和代表打交道。我想王院長是講人話的,因為看看人家的休養,不至於說鬼話,所以就是對付不了說鬼話的少數反對黨。今天民進黨的位置倒過來變成了多數黨,自然要把過去說的鬼話,全部變成人話。其實我說人話,鬼話都一樣,不是沒有道理的。不信且拭目以待。

看了黃河渡寫的為退伍軍人講幾句話,頗有感受。當年馬英九為了取消軍公教的退休金,引起了軍公教的憤怒。如今,看起來,民進黨一樣要執行過去令人憤怒的取消政策。人都是健忘的,似乎和動物沒啥兩樣。當時的憤怒,把馬英九搞的灰頭土臉,如今憤怒的軍公教恐怕也不會像以往那麼的激動了。老頭十分贊成黃河渡的想法。財源不足,就應該想辦法開拓,而不是拿軍公教來開刀。人退休了,最怕的就是手上沒有足夠的銀子。不是老頭小看我們的軍公教,而殘酷的事實就是退休了,很難再找到固定收入的工作。不久之前,看到美國的一個統計數字,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美國退休老人,可以享受到沒有退休前的生活品質。這也難免。美國人大部分都是以借貸度日,所以再拮据,每年固定的出去走走度假,看看各種球賽,上上好的餐館,喝喝家裏酒庫存放的名酒。其他百分之九十五退休的老人,就得節衣縮食過日子。沒有別的原因,美國銀行是現實的。沒有了固定收入,要借貸過過去的好日子,不易。所以,目前美國過了六十五歲的老人,有百分之三十五,還在積極的找工作,企圖還要能夠過著比較舒服的日子。

蔡總統還沒有正式就職,可是看看那些檯面上的人物,各個耀武揚威,好像迫不及待的要做出人樣,要有一番頂天立地的做為。一群人做鬼做久了,要說人話不難,可是要把鬼性變成人性,不易。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蔡總統,過去,現在口口聲聲說要維持台灣現狀。可是民進黨對馬英九的兩岸政策批評的體無完膚。維持現狀就是馬英九一向的主張,也一直在努力的執行。所以,蔡總統要說維持現狀,你說那是人話還是鬼話。老頭有時覺得,看看周邊的人,好像大家都愛聽鬼話。因為鬼話聽起來最舒服,而且還會把你帶入想入非非的幻境。結果就是被鬼話給迷死了,就算是有一群說人話的人,也無法把你拉拔出來。看看投資浩鼎的股民又是一個例子。明明事前事後人家說的都是鬼話,可是大家還是如此鐵了心,要相信到底。結果新台幣沒了,連退休金都泡湯。早知如此,還不如來美國打拼一番。看看,人家美國政府的退休金,養老金,奢侈談不上,可是要過安穩的老年生活,那是綽綽有餘的。

共產黨當年革命的時候,最擅長的就是說鬼話。老娘只在私塾念了兩年,可是第一次碰到共產黨進入老家,老娘一聽他們開口,就下定了決心要逃難。老娘說,他們說的話和大家都不一樣,都是一些鬼話。在革命的過程中,說說鬼話,拉攏人心,也算是奪取政權的手段之一。就像當年,國民黨宣傳大陸同胞水深火熱一樣。兩邊的鬼話,都可以成為驚世奇觀。最近,老頭看了共產黨在南海爭議不斷的地區,的確幹了驚天動地的大事,老頭覺得,到底還是人家厲害。大選的時候,朱立倫說南海的太平島是俺們的領土,打算開放成為觀光區。按理這個想法很好,可是立即引起蔡候選人的大肆攻擊。以那種不屑一顧的眼神瞄了朱立倫一眼。似乎,她有更了不起的方案。

看看,老頭要大家睜開眼好好看看,人家共產黨在一年之內,分別把南海三個小布丁點兒的所謂暗礁,變成了島了耶。所謂暗礁就是漲潮的時候,沈到海底,可是退潮的時候,就露出沙灘。面積也就是幾平方公里的面積。共產黨在去年一年內,就填了三個暗礁。其中一個原來叫永暑礁,變成了永暑島。人家在島上建築了碼頭,飛機場(三公里的跑道)可以容納巨型噴氣客機,還有軍刀機的起降。這就不說了,人家還蓋了一個美輪美奐的足球場。從網上的照片來看,簡直就是世外桃源。老頭頓時覺悟到,人家共產黨對南海諸暗礁,似乎不再強調說鬼話或人話,就是先下手為強。一個接一個先給填上土,然後一年之內,嘩啦嘩啦啥都有了。你不佩服都不行。老頭跟你打賭,最後島多了,人家可以建一座萬里長橋,和大陸連結。到時候,你越南也好,菲律賓也好,不服氣都不行。再看看朱立倫建議的太平島觀光建設,恐怕就算他真正當了總統,也完成不了。沒有別的原因,就是有那麼一群小鬼成天只說鬼話,成天到晚不想幹人事的反對你的一切。

很久以前,看了陳文茜一個節目。奧運前她訪問北京。接著應邀到天津參觀訪問。當時的官員,把京津高鐵的設計藍圖讓陳過目。同時輕描淡寫的告訴她,一年以後的北京奧運將完成通車。當時陳文茜的反應是不切實際。結果一年以後,人家天津官員,又邀請陳文茜訪問天津,這次到天津,搭的就是京津高鐵,不到一個小時抵達。我想任何人,都會對共產黨這種辦事的精神,感到驚訝。沒有別的,就是該說人話的時候,就得說人話。不是一天到晚不愛做人的說鬼話。當年我們把共產黨宣傳得不堪一擊。今天再看看局面,恐怕不堪一擊的是我們自己。

一個國家,最應該重視的就是軍公教人員。老爸就幹了一輩子的公務員,那時候退休只是領到一筆微不足道的退休金。好在來美國後,老爸老娘享受到人家美國政府的福利。老爸當年逃難到台灣的時候,報戶口,把老娘的年齡小報了兩歲,變成跟自己同齡(可以原諒,老頭就不願意管老婆叫姐姐)。結果老娘一直埋怨,少拿兩年的美國養老金。雖然是笑話,可是可以想到台灣的老人,來美國居然能夠享受到這種福利,內心是多麼的高興。人老了,這種天上掉餡餅,心裏的那份高興,滿足,就不用我多加筆墨了。瞧瞧,睜眼瞧瞧,為啥人家的國家,都這樣的付出,照顧外國老人,而我們所謂美麗的寶島,竟然就要如此殘酷的對待這些老人。不要忘了,就是這些老人,當年的含辛茹苦,才奠立了今天台灣的基礎。難道台灣從此就要步入過河拆橋的社會。一個過河拆橋的政府,早晚有一天這個政府就會像卒子過河,有去無返,最後沉到水底死翹翹。不信,大家拭目以待!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