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過年了》2013/2/8

今天剛好是除夕,明天就是小龍年的開始了。抗戰時期一句流行的話是年年難過,年年過。處處無家,處處家。說的是逃小日本鬼子顛沛流離的日子。再怎麼難過的日子,也得過而且不也都是過去了。我時常覺得我們中國人最大的本事就是逆來順受。不管在多麼困苦的環境裡,總有辦法度過。這是與生俱來的潛在內力。抗戰時期,共產黨造反時期,後來大陸內部的動亂時期,受不了的,選擇結束自己的大有人在。可是忍受一切苦難,過來的也不少。我們這一代算是幸運的,至少沒有經過我們父母那一代,離鄉背井的求生存。日子再苦,可是每年的過年,還是得正經八的過。因為那是辛苦一年給自己一個補償,也是緬懷老祖宗的留下的一切。

小時候過年是最興奮的事了。小學一年級的課本,不就是這樣寫著。新年到,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當然還有新鞋子。一切都是新的,因為那是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到了年前,老娘一定把家裡打掃的乾乾淨淨。準備過年時間吃的東西。每年一定有滷菜。牛腱子,豬肉,豬肚,牛肚,豆干,海帶,當然還有滷蛋。還有蒸饅頭,包餃子等等。到了除夕,把祖母的遺像給拿出來。擺上供桌。大家輪流的磕頭。一年一年,每年都是如此。到了過年這一天,早上吃餃子,配上滷菜。大口大口的吃肉,真是過癮。一年來所缺的油水,似乎一下子要彌補過來。心裡想的是為啥不每天過年。後來明白了,每天都吃那些玩藝兒,不膩才怪。孩提時代過年多好,啥事也不幹,就等著舒舒服服的吃,喝,還有壓歲錢送到手上。

到了我上大學的時候,每年過年,多了一樣艱巨的任務。說是艱巨,一點都不假。每年到了初一,一大早,老娘就打發我去給過世,還有活著的長輩磕頭。不同的是一個是遺像另外一個是本人。只要家裡擺著供桌,一進門就被引導著,啪啦往地上一跪,然後磕四個響頭。看到長輩,只是嘴裡說給您磕頭了。看到祖之輩的老人,那還是得磕頭,不過是磕三。因為老人說人三鬼四。人死了,都變成鬼了,所以要磕四個頭。當時我在想,死(四)鬼是不是就是這樣而來的。一天跑下來,每年過年都想到就是為了逃避磕頭的過年,也要出國。在美國第一個年,想到終於熬出來了,至少不必在奔跑著磕頭了。

剛到美國頭兩年,在一個小城念書。學校沒啥中國人,自然沒有中國同學會,也就沒有特別的活動。我忙著打工,讀書,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每逢佳節倍思親”。到了念博士的時候,中國同學會有兩百多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從台灣來的。74年過年,大家決定辦一個晚餐會,來慶祝過年。我們幾位會做菜的,擺出六道菜。還正經八百的賣票。同學們掏腰包買票,然後請自己的教授還有夫人來享受佳餚。那次辦的非常成功,也把我們幾位同學累慘了。後來我們就沒有心思再辦了。不過我們幾位常來往的同學,還是聚在一起,每家帶菜一起慶祝。

畢業後,公司的中國同事有時候會一起慶祝。每年台灣的文化中心總有新年活動。去了幾次,也就懶得再去了。自己在家裡還真的準備一些以前在家過年的食物應景。慢慢的也就懶得動手了。因為這些食物平常也吃,實在沒有必要等到過年的時候。再說,很多時候過年不是週末,而我自己就從來沒有因為過年而請假在家。平常上班的日子,吃總是很隨便,不會因為過年而特別花時間準備。搬到舊金山以後的頭兩年,到了過年的時候,還真的到中國城去看看。中國城還真有過年的氣氛。以後也懶得再去湊熱鬧了。每年過年後,中國城總有新年遊行。而且地方的電視台還轉播。一連好幾年,香港的明星鄭佩佩還是電視主持人。說起鄭佩佩也真有意思。有一陣子還在電視裡主持烹飪的節目。那是李錦記贊助的節目。每次看了,覺得鄭佩佩根本不會燒菜。怎麼還硬上節目忽悠。其實我想是因為碰到我這種觀眾。再後來,過年的大事就是看大陸的春節聯歡晚會了。當然也有台灣過年的節目。可是從頭開始,我就覺得台灣過年的晚會,實在太差,根本無法與大陸相比。這幾年,大陸地方電視台的聯歡晚會也越來越精彩。台灣的節目,有好幾年都沒看了。

過年總要說些吉祥話。恭喜發財,心想事成等等。這些吉祥話始終都是一樣。我想大概老祖宗傳下來的,總有幾千年的歷史了。過年總要高高興興的過。把一切煩惱的事置之腦後。先把年過好,其他的來年再說。其實沒有啥過不了的,不管是好是壞,時間總是會沖淡一切。在這除夕的日子,恭祝大家發大財而且心想事成。最重要的就是恭祝大家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年年都可以隨心所欲。這就是最大的福氣。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