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留學生活記趣(十四)》2007/12/28

那時結婚的同學,有正在學校就讀的同學,有畢了業留在學校做研究員,還有就是在校外工業界外來的老中們。剩下的就是單身貴族了。那個年代,我從沒聽說有未婚同居的。與時下的景況是不同的。我相信台灣早年封閉式的教育,加上中國人傳統的教育束縛,使得我們一舉一動都格外謹慎,尤其是在男女私情方面。當時,我的想法是等畢業後,安了家,買了房子再談養育下一代。因為,從小我們就生活在一個相當困苦,貧乏的時代。我總是希望我們的小孩能過上不虞匱乏的日子。我們也看到在校就業的同學,拿著微薄的薪水,過著節衣縮食撫育小孩的景象。有一次,有個小男孩,當面被他父親拒絕給他買一輛腳踏車的請求。那個小男孩失望的神情,更使我自己警惕,將來有了小孩,我一定要把他們寵壞的決心。

慢慢的我這個新生變成了老生。到了第四年開始,我覺得老闆對我的成就有點招架不住了。在一次公開的學術演講中,老闆在過程中問了我一個問題。我只記得我的答案只有一句話。但是這一句話,我看到他的表情愕然。結束後,他當著大家面要我下午到他辦公室面談。我的同學們,紛紛過來向我道喜。同時大大讚賞我給他猛力一拳的答覆。到了下午,他自己提前來到我的辦公室。笑嘻嘻的告訴我,他十分享受我的講演。並且告訴我,我可以開始寫論文了。他的意思就是,我的論文試驗完全告一段落。

記得我有位美國同學,到了第六年的時候,也是發表論文講演。結束後,老闆問了幾個問題。這位同學回答的不是很利落。老闆當著大家的面毫不保留的批評他根本不具有博士論文的質量。結果這位同學又多做了一年多的實驗,才開始寫論文。所以,越臨到畢業的講演,越是重要,因為那是決定是否可以畢業的場合。通常,老闆覺得他罩不住你的時候,就是你畢業的時候了。這與後來(八十年代後期)我碰到一般博士的水平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我的老闆從開山到我畢業時,已在學校三十幾年。有一個慣例,就是不等你把論文寫完,就要你離開學校。他是個猶太人,覺得到了寫論文的階段,對他來說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他不願再提供你獎學金。幾乎大部分同學都會離校去做博士後,或到工業界,然後慢慢把論文寫完。當然對我也不例外。可是,我聽了唯一一位老中的校友(我是組裡的第二位老中)告訴我,一定要把論文完成,再離開學校。我的這位學長,在六十年代沒完成論文,在華盛頓地區找到一分工作。心想趕緊去賺錢,改善生活,就離開學校了。結果後來,他曾經來回的跑學校,可是論文仍舊沒有著落。我的這位老闆,決不幫你改英文。錯了,就是重寫。最後,我這位學長,只有在學校附近找了一工作,搬回來。為的就是要完成論文。結果,前後從他離開學校一直到論文答辯完畢,一共花了四年。

當我正要開始論文的時候,老闆已經為我安排後博士後的去處。並且要我按照他的慣例,離開學校,慢慢的寫論文。我先發制人的告訴他,我不需要他的獎學金。同時,我不願去做博士後。我想往工業界發展。經過了幾個工作面試,在最後期限內,總算找到了一個工業界的研究工作。同時,告訴他,我必須完成論文,才能夠去上班。他也的確看到我的堅持。同時,那幾年,似乎只有我的研究成果,引起他的興趣。有一陣子,所有重要學術會議,他所發表的都是我的研究課題。最後,他答應每月象徵性的付我一百七十五元。因為我有一項專長,就是幫他做演講的幻燈片。比他找外面的人做(那時通常一張最少十元)便宜多了。猶太人的斤斤計較,打算盤,我是領教多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