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毒土地》2016/5/6

江蘇常州一所外國語學校,四百多學生突然有中毒現象。到底有多少人中毒,說法不一。不過到現在為止,是不是因為環境污染而造成的後果,說法也不一。中央有中央的說法,地方有地方的說法,家長又有家長的說法,只有原來的廠方裝聾作啞。最可憐的當然是中毒的孩子。最可怕的是根本不知道到底中毒有多深,有多厲害。學校是去年九月份搬到現在的新址。原校址位在高價中心地帶,政府為了多搞點人民幣,所以把土地轉讓給做買賣的人。然後使出看家本領,我說了算的原則,變更土地使用,自然大把大把人民幣也就跟著而來。這裏面的細節,就是傻子都可以寫一篇精彩的小說。現在的校址,原來是化工廠的地方。因為嚴重污染,所以化工廠給關了也拆了。我想所有的當事人一定認為,把工廠拆了,就沒事了,又拿了一筆可觀的關門費,恐怕還直呼自己的命好啊好啊!工廠不冒煙了,廢水也不排了,沒有人會去思考,那些多年排出的毒物,跑到那裏去了,又有誰會想到後果。

環境污染是開發中國家必經的一個過程。84年也是老頭出國後十三年後,第一次回台灣。自然回到過去的老居。那是一個清晨,我走到以前經常去的淡水河邊。那裡有多少童年的記憶。清澈的河水,可以看到小魚兒在河中竄流。到了夏天的夜晚,一陣陣香味撲鼻的蒙古烤肉,不知道令我自己垂涎多少次。還有就是強烈颱風過境後的洪水激流,總免不了擔心,洪水會邁過河堤而淹沒我們。看到原來狹窄的水源路,變成了快速路。我跨過了馬路,站在路邊遠遠的望著淡水河。一陣陣的臭氣飄來,阻止了我走向河邊的慾望。我看到幾近乾枯的黑色河水。令我驚奇的是居然還有兩位對打網球晨練的年青人。這就是環境污染後,我們必須接受的後果。

也就是那個時候,桃園發現了稻米的污染。鄰近工廠的廢水,造成稻米中含有過量的金屬鎘。我是相當熟悉金屬鎘的,英文是Cadmium 。因為當年我們研究所的小組,在開始做論文實驗的時候,必須先把電化學的基本功建立起來。我們用的就是氯化鎘做樣品。加上電解質,放在一個燒杯內,兩個電極一插,通電。氯化鎘就變成了金屬鎘附著在電極上。那時候還真不知道鎘的厲害。那年我的一位好友,回台灣報效祖島台灣,做的就是有關環保的大事。我說大事,一點都不誇張。大家還知道當年是誰第一位在台灣回收保麗龍塑膠瓶嗎?看看,台灣還是有出息的,經過這麼多年,雖然不免還是有破壞環境的事件,大體上,毫無置疑的是,台灣還是一個寶島(淡水河可以有魚釣了嗎?)。我之所以提這一段,是先做一個當年台灣被污染的介紹,然後就可以與大陸今天的污染做一個比較。

那天看了一個視頻,討論的就是大陸目前污染的現況。目前許多鄉下地方有所謂的癌症村。根據主持人的說法,顧名思義,就是村民受了多年空氣,廢水的污染,幾乎每天就有人因為癌症而死翹翹。可是,大家往那裡去?每天呼吸還是污染的空氣,喝的水是污染的水。沒有人想辦法救救這些老百姓,眼睜睜的看一個一個倒下去。說到這裡,主持人居然大吼起來,發自內心的怒吼!至於治理污染,專家說至少必須掘地六尺,可是做到的就是掘地一尺,換上新土而已。這就是俺們老祖宗常用的鉅箭療法。你說這種作法,能夠還原被污染的環境嗎?老百姓不得怪病,鮮矣!

大概是五零還是六零年度,我以前工作的公司,在美國中西部貯存了大量的有機廢水。這些廢水是裝在五十五加侖鐵桶內,然後埋在地底下。那個時候,美國環境污染相當的嚴重。所以到了1970年,尼克森總統時代的美國國會正式宣布成立了環境保護署。老頭1977年上班的第一個工作就是環境污染分析的工作。到了八零年代,當年貯存在地下的廢水鐵桶,因為腐蝕,毒水外溢,滲透到地下水。當地居民紛紛得了癌症,大概也就是目前大陸癌症村的一些景況。結果,老百姓一舉上告,把老頭的公司告到最後,不得不出售分公司。沒有別的原因,巨大的賠償,加上環境整治,需要大筆美金。只有出售公司,換現款,解決問題。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美國人是很現實的,沒有說分期付款賠償的事,都是一次算清而且好像還是免繳所得稅的耶。一個癌症村,後來變成了無人居住的鬼村。人家沒有俺們常州人聰明,明明知道有問題,還硬要把學校遷移到工廠廢地。反正是小孩子,不是有二胎政策了嗎?沒有就再生一個嘛。不是老頭誇獎美國,人家做錯了事,就想辦法解決。傾公司,全蕩產,也得給老百姓一個說法。這就是法,也就是大陸天天鬼哭神嚎的依法治國。不過人家的法,是建國以來的大法。俺們大陸的法,是從人口中說出來的。誰當家,誰說了算數。不過,那也是法。同樣一個字,好像到了中國,總有不同的說法。

老頭上班沒有多久,在老闆指定下,就開始研讀美國環境保護署發布的法律。到現在老頭還記得清清楚楚。譬如FIFRA (Federal Insecticide,Fungicide,and Rodenticide Act)裏面的Product Chemistry 就是要求,公司生產的農業產品內,任何大於百分之零點一成分,必須鑒定其化學結構,同時必須做對環境危害的評估。做危害環境的評估,必須有憑有據,我們的產品又是獨一無二的新產品。所以就意味著必須做毒理實驗。令外一條法律就是RCRA(Resource Conservation and Recovery Act)。到了每年夏天,老頭實驗室外堆滿了從各州運來收集的地下水。老頭的工作就是鑒定這些地下水,是否含有我們的農藥的殘餘(順便,看看有沒有別公司的產品,好提供打小報告的資料)。農民用了我們的農藥,經過一年,都會滲透到地下水。這些樣品都是靠著鑽井而收集的。老頭提這段歷史,是讓大家看看為了維護環境,公司所付出的努力。重點是人家當年在發生環境污染問題以後,處理環境的態度及作法。

有一年老頭接到一個特別任務。就是鑒定市面上各種塑料手套對我們生產農藥的防護能力。農民在噴灑農藥的時候,必須根據我們的說明書穿戴防護的面具,手套和外袍。我的工作就是搜集市面上所有的塑料手套。把手套剪裁成小圈圈,然後夾在兩個小玻璃漕中間。下面玻璃漕放置鹽水,上面放置我們的農藥。然後每隔一陣子,從下面玻璃漕內取樣。最後把測得的農藥濃度與取樣時間作圖。最後來決定某種手套對防止農藥穿透的時間。這就是所謂在噴灑農藥時,對人體皮膚傷害的風險評估。類似這種環境污染對人體傷害的風險工作不少。這都是根據當年美國環保署頒布的法規,我們自己擬定工作的目標。而這些工作的結果,就是提供各種風險評估的資料。而這些環境風險評估的報告,就是每年向美國環保署申請繼續銷售農藥的基礎。通過了,就可以繼續銷售。過不了,就是損失上億美金的營運額,最後就是自己捲鋪蓋走路。看看常州這次公害,如果事前有這些風險評估,那塊地就不會作為學校用地了。我甚至懷疑,今天大陸這些企業,是否知道環境評估這門科學。如果知道而不去做,那就是殺人不見血了。更進一步,我不知道大陸的環保署有沒有要求每個化學公司申報環境風險的評估。其實有沒有還不是主要問題,問題是大陸目前盛行多年的,產官媒三單位的結合,真是所向無敵,以後有機會在跟大家報告。

看看,維護環境不是單靠國家的資源而是公司自己的責任。公司賺了銀子,自然要付出維護環境的責任。今天台灣也好,大陸也好,有了問題,好像企業都是躲的遠遠的。這次常州發現的問題,居然有各種不同的說法。最可笑的是,大家說了都不算數,真正算數的,大家都在調侃是央視新聞記者的報導。今天大陸污染的環境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報導說,國產的大米,每五粒有一粒含鉛,每十粒有一粒含鎘。大米是我們的主食。這次回大陸,在公司食堂吃飯,看到員工們拿著大碗盛著米飯,大口大口嚼著米飯,他們吃的是米飯嗎?更可怕的是,無論何處,似乎地溝油已經成為名正言順的炒菜油了耶。因為,已經沒有人去過問了,而且表面上也看不出來。好了,天上是霧霾,地上是這些亂七八糟的玩藝兒,你說一般老百姓除了逆來順受,還有何法去解放自己。

寫到這裏,老頭很為可憐的老百姓長嘆一口氣。也更慶幸老頭當年在台灣環境還沒有污染的時候,度過了童年和完成了大學學業。更慶幸的是居然當年沒有絲毫猶豫就踏上美利堅的土地。這需要多大的勇氣!然後一不小心居然整整在此地呆了四十五個年頭。人生短暫,就這樣的過去了。這次到武漢附近呆了兩個禮拜,早上散步到旅館附近的公園,還看到老百姓婦女在湖邊洗衣服。滿面皺紋的老太太在路旁販賣廉價的蔬菜,這些老頭小時候經常看到的情景,赫然重現在眼前。老頭禁不住再長嘆一次,不管時代多麼的進步,總有苦難的老百姓在那裏掙扎。再看看那些高高在上,不費吹噓之力,就能夠享盡天下的好處,你說還有沒有天理?如果,憑自己的本事,不借刀殺人,自然應該享受自己努力的結果。否則,喪盡天良,早晚一命嗚呼,咎由自取也!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