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雅安地震》2013/4/26

日有陰晴,月有圓缺,天有不測風雲。汶川前,雅安後,地動山搖震垮屋。上個星期六早上八點(北京時間)雅安地區發生了地震。距離上次汶川地震不到五年的時間。從房子倒塌的畫面來看,這五年以來,老共對偏遠地區的老百姓,還是愛理不理的樣子。這些苦難的老百姓,只有等到天災來了以後,才有人注意到在偌大的中國,還有落後窮鄉僻壤的地方。這一點老共做的比台灣實在差的太遠了。當官的吃香的喝辣的就不說了。中國人走到那裡第一就是吃。這也無所謂。如果吃的過分了,到時候,倒霉遭殃的是自己。我一直相信,人一生吃多少都是一定的。如果當年我少吃一點回鍋肉、肘子、大米、白麵,多吃一點清淡、蔬菜、水果。我想現在也不需要時時注意,這個少吃,那個不能吃。我最愛吃台式的冰沙了。那天注意到此地小店,冰沙特別流行。一客冰沙,三種填料要五美元(在夏威夷要八美元)。想想當年就是幾毛錢新台幣。一直想吃,可是還沒有下決心。我一直喜歡吃餃子而且自己也會調餡兒。最少有四五年了,我就沒有自己包過餃子。老婆說我無聊,餃子到處有賣的,幹嘛自己那麼費力,而且對血糖的控制又不好。偶爾到館子了,吃兩個解饞,不吃還好,吃了就越發思念自己的餃子。扯遠了,說到老共當官的,簡直和古時候當皇帝的差不多(或者自己或者旁邊的人把他們就當做皇帝)。越是窮鄉僻壤的地方,越像。因為天高皇帝遠,老老共鞭長莫及,管不了也。除了山珍海味,其他的喝,嫖,房,車,錶,你說要啥他就有啥。而且還經常到外面對著小百姓談仁義道德,大聲疾呼的要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沒事的時候,建議大家經常到網上去看看那些當官的嘴臉。看看現代的土皇帝到底長的是啥德行。好像出生的時候,都有奇特的景觀和祥物陪襯。

看到這次地震房子倒塌的畫面,和上次汶川差不了多少。一震全垮,門前門後一堆土。我住的舊金山在上世紀初發生過毀滅性的大地震。從此以後,所有的房子,從座落地點,到建材都有一定的規格。不敢說絕對沒有問題,可是像汶川,雅安地震來了之後的那種垮法,是不太可能的。日本早年經過一次七級地震後,在後來幾次的地震,房子也都好好的。今天聽收音機說到地震的預測。如果能夠在地震發生前三秒鐘預測到,可以減少百分之十的損失。如果在二十秒鐘以前預測到,可以避免百分之七十的損失。我提這些數據,不是強調地震預測的重要。地震預測當然重要,可是要辦到不易。而且就是預測到,要老百姓相信地震局的報告,恐怕也不容易。如果老共早就想到偏遠多震的地方,就應該早就開始著手為老百姓蓋可以防震的房子。有了防震的房子,地震發生後,只要幾秒的時間就可以跑出室外,就是倒塌了,也不至於把人活埋。這幾秒時間的爭取,就看房子是不是有基本的防震架構。可是老共所做的都是災後給老百姓這個,那個。一邊施捨另外一邊就是記者群的拍馬,對領導的歌功頌德。當然還要留影,好在歷史留名。

每次地震後,老共第一做的事好像不是救人而是要大家發揮愛心捐款。那邊人的死活不管,先把捐款的帳號再三的播報。同時不忘記保證所有的捐款全部用在救災上面。這句話我就不信。怎麼可能把捐款全部用在救災上面(絕對有例外,好像慈濟的志工,都是自己出錢出力,沒有任何報銷)。那些要求捐款者,在電台做廣告,在報紙做廣告,人員的運作,都免費了嗎。在美國的慈善機構也沒有一個敢說捐款全部用在救災上面。每天可以看到,聽到要大家捐款的聲音。捐款是發揮同胞愛的一種具體表現,自然是理所當然的。可是要捐給大家可以信任的單位。最近國內紅十字會,不就讓老百姓抓到小辮子。這次地震又來了,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可是這一次沒有那麼靈了。老百姓被欺騙一次,足夠了。接著就是媒體人員,大量擁入災區。改革開放以後,老百姓享受到了新聞自由。記者當然要把握住這個難得的機會,就是爬也要爬到災區。我不知道這些記者,到底對埋在地底下的受難者有啥幫助。災民不就在抱怨,頻頻接受記者的訪問。不同的記者,但都是同樣的問題,同樣的答案,你說煩不煩。這邊的親人可能還下落不明,而這些記者想到的就是問一些不關痛癢的問題。為的就是完成爬山涉水的來到災區的任務。實地採訪報告不外是截至今天有多少人死亡,多少人失蹤,多少人受傷等等。你說這些新聞,對災區的老百姓,到底有啥作用。對我們這些在外的人,又有多少作用。死一個人,死一百個人,每天由不同的記者重複報告。有一個新華社夠了。再說,從災難開始,雅安地區就堵車,堵得厲害。我想這些記者的車一定夾在當中而耽誤了不少的正事。

每次發生了災難,最先到場的都是陸軍。我時常覺得陸軍好像是最可憐的軍種。恐怕也是三軍當中隨意被人使喚的部隊。他們平常接受野戰訓練,跋山涉水是少不了的訓練。一有災難,首當其衝。這次也不例外。我始終不知道這些陸軍有沒有地震救災的專業訓練。從救災的鏡頭上來看,他們總是吃不飽,睡不足,努力在災區救災。可是記者們的在場,我還真懷疑,他們除了用嘴救災,是不是真能夠把人從地底下救上來。還有最令人噴飯的就是新聞發佈會了。因為救災的總是軍方領頭,所以新聞發報會自然就落在他們的手裡。我聽了一次發報會,不聽還好,聽完了(還好不長,算是進步)就不知道在發報啥。除了介紹一大堆出席人員,這個部長,那個司令,這個中將那個上將。當我聽到那位照稿念文的說到「裝逼部司令」的時候,我還驚了一下。因為是四川的部隊,所以發報會也說的是四川話。還好我還懂點四川話,原來裝備部說成了裝逼部。這種新聞發報會,在我看來簡直就是莫名其妙。你說說對那些生死不明還埋在地底下等待救援的有啥幫助。我如果被埋在地底下,聽到這些記者報導,發報會的經過,真會絕望,不如死了算了。其實災難發生後,知道啥是最要搶先做的,就要設身處地的為災民想想。就好像是自己被埋在地底下,等待救援。可是,說實話,災難來的時候,大家想做的都是做秀,而且都是先給領導做秀。你看,這次李克強到了災區,人家給他準備好了晚餐,他硬要吃泡麵。第二天早上吃早飯的時候,硬要吃稀飯鹹菜。大家紛紛報導,拍啊拍啊。其實我如果是李克強,我也想吃這些。我倒不是做秀。因為平常伙食都是特供的。恐怕沒有機會吃到泡麵、鹹菜之類的。別說他,我自己偶爾還真的思念泡麵,來那麼一碗,可好吃了。那年在部隊服役的時候,我們外出演習。吃的是最簡單的便當,白飯,豆腐乾,一點鹹菜就著大米飯。連筷子都沒有,用的是樹枝。告訴你,那幾頓在野外吃到的便當,這麼多年以來就再也沒有機會吃到那麼可口的飯了。在我食慾不佳的時候,想到那些便當,馬上食慾就來了。你說說這些記者跑到災區,報告的就是李克強吃泡麵、鹹菜,還大聲吆喝表揚。如果你是災民,不吐血才怪。

這次地震逢週六,路上交通堵塞,國務院也發表公報,要老百姓讓道。我就在想,空軍到那裡去了?果不其然,到了星期一,報告來了,說空軍開始空投救援物資。我一直覺得空軍跟別的軍種很不一樣。你看看當年,在台灣,有多少美麗漂亮的女孩,不怕守寡,甘心情願的嫁給了飛官。有一年暑假,我們幾個哥兒們,一起到碧潭遊玩。順便到空軍公墓,去瞻仰那些空軍烈士的遺像。居然那天就碰到葬禮。看到一位身著全黑旗袍的苗條淑女,烏黑的長髮別著一朵白花,是那麼的顯眼。我們幾位同學一起嘆了一口氣。有一陣子,我還想投筆從戎當飛官,好找個漂亮女朋友。我的一位堂哥,就是飛官。長得真帥。山東大漢,幽默,叼根雪茄著實英俊瀟灑。有一次知道我這個小弟弟也要做飛官,帶我坐了一次C多少的運輸機。到了飛機場,管事的人不讓我上飛機。老哥對他說,這是俺弟弟。你要是不讓他上飛機,今天俺就不開這個C多少了。從台北到屏東,經過叢山峻嶺,一路顛簸。最要命的,在半途中,居然還有一個引擎熄火。還好,老哥哥說熄火不是第一次了。祖上積德,不怕不怕。回來再怎麼逼我,我都不敢再坐那個破飛機了。他又加上了一句。當年他是青島航空大隊畢業的。一共三十二位同學。他是唯一還活著的飛官。所以,這一次地震,老共的空軍在輕鬆度完週末後,才開飛機空投救災物品,是可以原諒的。因為,人家絕對是很了不起的,他不飛,你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開飛機跟開汽車差的太遠了。畢竟會開飛機的不多。只有把他們當做天王老子伺候了。再說,開飛機不出事則已,一出事恐怕再也沒有機會開飛機了。所以休假完畢,再開飛機,空投急用的救災物資,我們也實在沒啥好說的。

每次災難發生的地方,好像都是那些天高皇帝遠,無人問津的地方。最苦的就是當地的老百姓了。世世代代的居住在那塊土地上。終年的努力奮鬥,地震一來,房子先塌下來。運氣好的,命保住了。可是接著而來的重建工作,能夠保住老命不易。就算接受國家的救助,難免就得聽那些拍馬人擺佈,還得再三感謝領導的照顧等等。最令人受不了的,就是全國上下同樣的一句安慰話,要「挺住」啊。怎麼挺住?就憑大家一句話就挺住了?你來災區看看,把自己埋在地底下看看如何挺住。我們人都有一個通病就是站著說話,不害腰疼。最後,希望這次地震的災難,老百姓死在地底下的慘象,還有已經看過多次同樣倒塌房子的景象,能夠激起各個單位土皇帝們的同情心。開始計劃如何使窮鄉僻壤的老百姓能夠住上防震的房子。下次地震再來的時候,就不必再重演那些無聊的救災發報會,還有那些拍馬記者的嘴臉了。你說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