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人生苦短》2016/7/15

大部分的人到了老年,總會有感人生苦短。老頭最近經常想到過去走了的朋友。很多都是在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的情況下,苦苦等待那一天的到來。在這種情形下,難免覺得人生苦短。人的生死本來就是一線之間。網上常常可以看到這類視頻,一秒鐘以前,活生生的說話,下一秒就沒了。我在台灣的一位堂妹,上個星期三在台北榮總病逝了。病逝前一天,她的女兒發短信給我,附上了照片,還說病危通知已經發出。意味著隨時就要走了。同時寄來醫院的病例,提到患者拒絕接受侵略性的治療。看到這一段,覺得做媽媽的心情可以理解,到了這一個階段,還要延長自己的生命,無異於給孩子們添加麻煩和拖累。

三年前的暑假,我的堂妹在台灣打聽到我的電話。那時候,她剛好從大學教職退休。她是中國文學的博士。碰巧的是她的女兒,就住在附近。說好了我們中午見面。我在附近的館子買了現成包好的餃子,買了幾樣小菜和滷味。我要堂妹做一個簡單的涼拌菜。就這樣我們見面了。說也奇怪,我們一開口就像是一家人,沒有絲毫的隔閡。說起來,我們還真是一家人,只是出了五服之外。這些年,在美國的確碰到不少的親戚。不像大陸經常所說的七大姑,八大姨之類。各個都身懷絕技,不得不讚嘆老祖的恩澤。談話當中,知道她的情形。當年她曾是小學老師,之後完成了大學學業,又更上一層的進修。她專研中國近代史,尤其對王獻堂老先生生平事蹟,經常應邀在大陸各學術機構發表演講。

我們一直有電郵來往。也經常收到她在研究王獻堂生平所提出的問題。有一次還拿了一張丁惟芬黨國元老在青島,過生日時大家的合照,要我指認在相片中的人物。在裏面我還真認出好幾位我的至親。有一次她還特地提到丁鳳石老先生。無巧不成書,我說老先生就是我三服上的大伯父(與老爸同一祖父)。來台灣後,因為當年與于右任的關係,一直在監察院擔任專門委員。大伯父一直沉默寡言,很少上班。沒有想到,當年與傅斯年一輩人物經常來往。不像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再想想早年老先生可能反蔣,所以到了台灣保持緘默。足見當年白色恐怖的可怕。

那天臨走再三拜託我這個當哥哥的要多加照顧她的女兒。我自然滿口答應。其實她有點過慮,在美國這些長居下來的年青人,比我們當年不差,很知道美國的一切,而且比我們更能知道如何享受美國的生活。女兒已婚,那時候已經有了一個女兒。女兒博士課程完畢就剩下論文了。做媽媽的很不以為然的覺得女兒不應該放下論文,專心於經營家庭。再三要我給女兒灌罐腦子,把論文完成。第二年,堂妹再度來訪。這次喜滋滋的謝謝我的幫忙。我當然推辭,同時搬出老丁家讀書的一套本事。女兒不但順利完成了論文,取得金融學的博士學位,同時也在附近一所大學擔任教職。做媽媽的,還有啥比這些更知足。去年暑假,堂妹又來了。我們還是相聚在一起。這一次,她更高興,更滿足,因為兒子在加拿大取得了化工博士學位。她是特地來參加兒子畢業典禮的。女兒的第二位千金剛剛出生。我說,做媽媽的勞苦了一輩子,為兒為女,好了這下子可以輕鬆一下,喘一口氣了。臨走告別,我還加上一句,大家好好保重,時間飛快,好好過好每一天,人生苦短啊!

這一聲苦短,言猶在耳。到了感恩節的時候,外甥女來了短信,告訴我,媽媽已經因為肺腺癌住院治療。同時告訴我已經到了末期,開始蔓延。就幾個月的時間,怎麼就這樣的出了毛病?老頭,最大的一個缺點就是從來不知道如何啟齒去安慰病人。因為對於癌症末期的病人,一直認為安慰的話語都是多餘。外甥女再三提醒我,媽媽不讓任何人知道得病的消息。我的堂妹還是照舊給我轉來各種視頻,文章的訊息。很少提到自己治療的過程。偶爾,我會在回郵當中要她放寬心治療。人生有命,富貴在天。沒有必要再給自己添加無端的負擔。總算孩子都長大成人,而且都能獨立自主。可以說沒啥遺憾了。我同時要外甥女,在學期空檔,帶著孩子回去多陪陪媽媽走完最後這一段路程。就這樣,七月初,再接到短信,說媽媽已經在彌留階段。同時寄來榮總的病歷。

看了病歷,知道她要求不要通知家屬她的病危情形,可是榮總還是基於倫理而通知了。同時還轉寄老妹在病床上的照片。隔了一天,就這樣的走了。知道她是在沉睡中過世,多少覺得勞苦一生,算是了無心事的離開。我再三囑咐外甥女,不可過於悲傷,人老了這是必走的一路,誰也免不了。活著的人,還要繼續奮鬥。況且自己也有了自己的家。孩子和大人也須要平靜的生活。這也是我這張笨拙的嘴所能擠出最安慰人的話了。

那天早上去給外孫買豆腐腦,見到老闆娘。老闆娘和堂妹也算是初識的好友。好久沒有看到老闆娘了,她一看見我就問堂妹如何。我說前一天走了。看到她驚訝錯愕的表情。還拿出去年暑假她們一起吃飯的合影。本來老闆娘是打算去年底回台灣的。她們也約好了,老妹開車帶她上陽明山,然後一起吃大餐。結果老闆娘有事沒回去。竟然就永別了。我說這就是人生啊。我們以為很平凡的一件事,居然就可能變成永遠再也辦不到了。看到她們的合影,再看看病床上的老妹妹,就是一年之隔,病魔可以把人折磨成不敢想像的樣子。你說,我們的未來的日子,是苦短還是苦長?

記得小時候,老娘遇到不順心的事情,經常一句話就是,這種日子何時是盡頭?後來,我們都長大了,不但是老娘,就是老爸也經常提起當年那種來日苦長的感覺。如今都也煙消雲散。好日子,苦日子,每個人都要經過。好日子的時候,大家在不知不覺中就溜過去了,可是苦日子卻久久不能放下,有時甚至感覺似乎是末日的到來。其實想想,再苦的日子,只要身體健康,等到熬過頭的時候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在此,特別希望大家都能夠好好的保養我們的身體,稍有不適,千萬不要大意,及早尋醫診斷治療。癌症都有好幾年的潛伏期,及早發現對未來的治療提供了最好的復原機會。那天看了一個報導,以往每人多過一年,就可以多活三個月。未來只要多過一年就可以多活三年。這是一個多麼令人振奮的說法。科學的進步,往往超出我們的想像。希望我們大家都能時時懷著,來日苦短的心態,好好度過得來不易的每一個日子!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