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建中軼事(完)》2011/7/8

建中的橄欖球隊一直是我們建中精神的標誌。年年獲得冠軍。這些球員經常風雨無阻的在學校操場上練習。尤其到了比賽,他們會集體住進學校的風雨操場,也就是我們建中唯一的室內球場。打地鋪,就地而眠。這個球場,沒有觀眾席。他們成天的練習,準備比賽。我在建中那六年,全省的比賽都是冠軍。一直到我念中興大學一年級那年,剛好比賽在台中舉行。我們幾位建中校友就去加油。這也是我第一次去看全省橄欖球比賽。再也沒想到,那次是台灣光復以來首次失敗。賽後,隊長昏厥過去。因為這是建中的傳統。每次換隊長,隊長就開始肩負著無比的責任。當時隊長的母親也在場為兒子加油。看到兒子昏厥過去,頻頻以台語呼喚兒子的名字。當時我們在場的校友,雖然敗給了台南的長榮中學(一直是建中的死對手)有點失望,可是大家看到母親呼喚孩子淒厲的叫聲,大家都沉默無語落淚。後來,老校友們說,在台灣所有橄欖球隊的教練,大部分都是建中畢業的球員。他們心中的對手就是要把建中打倒。建中校友立志要把標誌建中精神的橄欖球隊打敗,終於在那年一九六五年得逞。可是我相信建中的精神依然如故。建中一直到現在還是大家公認台灣最好的中學之一。

高三畢業後,我們還是每天到學校準備考大學。中午的時間還是到植物園散步。晚上我們可以留在學校繼續讀書。那時候夜間部跟我們一樣畢業了。所以空出好多教室。晚上讀書讀累了,我們幾位同學一起到植物園去看風景。那個年代,植物園絕對是男女情人約會的好地方。小樹的後面,所有黑暗沒有燈光的地方,都是一男一女的擁抱著。這時候,我們同學會拿著手電筒猛照,一片春光滿園的景象。有一次,我們班上一位同學帶了鞭炮,看到一個精彩鏡頭就點了鞭炮丟過去。嚇的那位小姐大叫,男的大罵。在準備考大學之際,我們也不忘搞點惡作劇來輕鬆一下。領頭的同學,第一年考的不理想,第二年重考,居然真的考上了第一志願清華核工系。這位同學後來我在灣區碰到,我們還相約吃了午飯。那是我們畢業接近三十年後的第一次見面。他說進入清華後,大學四年,時常有他原來的幫派分子到校去找他。害他四年不敢回家過年。畢業服完兵役後出國留學,拿到了核工的博士學位。見到他的時候,他正是大學教授。

我經常在網上谷歌有關建中的報導。可是很少看到有校友懷念母校的詳細記載。這一次下定決心把自己在建中六年還在記憶當中的瑣事記載下來。自己覺得記憶力還可以,但是也發現有許多人名也慢慢的淡忘了。八十年中期,我那時還在聖路易工作。文化中心的主任鄭志誠是我外甥的先生。週末除了有公務,我就會請他到家裡來。鄭先生也算是我的晚輩,我們的年齡也差不多。相當談得來。有一次他告訴我,建中的校友遍佈美國各地,可是好像就是沒有建中校友會。那個時候他還告訴我,老校長賀翊新就住在Kansas 城。他有意要聚集一些建中校友去探望老校長。他自己本身不是建中畢業的,也難得他有這個心。當時我的反應並不熱烈。一來,我在建中本來就是一個再也平凡不過的學生,二來建中學生那麼多,老校長不可能記得我這個學生。雖然我對老校長心裡充滿了敬意,可是卻毫無意念去看他。鄭先生也感到奇怪,他問過幾個建中的校友,似乎大家的想法相同。到現在,我也沒有看到在美國有任何建中校友會的組織。可是無論在何種場合,碰到台灣來的男士,一聊,大部分時間都可以碰到建中的校友。無形中距離立刻可以拉近。拉雜的寫了將近三萬字有關我對母校的記憶。我要說的是,建中六年的養成教育,給了我日後許多求學,行事的準則。建中的自由學術風氣,養成了我自動自發的讀書習慣。這種讀書的習慣一直伴隨著我。最重要的就是這六年使我從一個啥都不懂的小孩子,變成了具有做人的基本價值觀。而這種價值觀對就是我們從台灣出來的學生最大的特點。而這種特點樹立了兩岸教育最大的差別。最後把建中的校歌抄錄如下。以前我們在校經常在樂隊的伴奏下唱我們的校歌,似乎好像是昨天的事情。

東海東,玉山下,培新苗,吐綠芽。春風吹放自由花。為樑為棟,同支大廈,看我們重建燦爛的新中華。體格強,志氣大,老不辭,苦不怕。樂群敬業,忘己利他,知恥力行,愛校如家。同學們,同學們,同學們,努力奮鬥,同建大中華。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