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我的軍旅生活(十四)》2012/1/20

最值得回憶的試車是走橫貫公路那一段。我們好像一路旅遊,欣賞了當年由榮民開出來的橫貫公路。我們到了梨山,谷關。再折返台中。這一趟試車足足走了一個禮拜。因為都是坐車,又有好吃的,睡的都是舒服旅館。我們可以說是佔了陸軍總部大老爺的光。我們組長再三的交代,一定要安排好吃的住的。因為所有經費都是由陸軍總部撥下來的。可是,我們師裡支援的駕駛兵就沒有那個口服了。他們的食宿是由另外一位人員負責。這個做法我實在不以為然。可是在部隊,一切就是以官階來衡量一切的。這種食宿的安排都是臨時找地方,那個時候沒有事前定房,定位的渠道。都是到了時候再說。所以要做好工作,好像這方面還有一點能耐。

我們每位補給官除了自己的本俸,還有每個月的作業加給費,那時是台幣三百元。一到月初,每個補給官都忙著做假手據,還要貼印花稅郵票。我的那一分,根本就沒有人提過。我想一定是被上面的人給俘了。我也從來不問。這個作業費就是特支費。照理是用來有關作業用的,但是所有的人都飽入私囊。這種特支費,在台灣算是光明正大的變相貪污。這就是所謂的以錢養優。把軍隊的重要幹部給籠絡下來,避免了許多領導上的困擾。那年國防部撥下了一大筆經費好幾百萬要我們師建立炮台。就是大炮的掩體。所有的工程隊的成員是副師長特別召集。我也是其中的一分子,負責油料配給。還有其他的預備軍官負責設計。結果第一次會議,副師長就說白了,這個工程要省錢第一,盡量用我們師裡的人力支援。但是我們必須在報紙登工程招標的廣告。十足的表現我們的清白公正。有位我們的同學就問了,要寫那個通訊聯絡處。副師長把他個訓了一頓,說他的反應實在太慢。當然是寫一個人家找不到的地址。因為登報工程招標只是做個樣子而已。

就這樣我們的工程開始了。動員了許多的戰士在烈陽下趕工。我們每個禮拜固定一次的開會,檢討進度。這一個會議使我們這批預官徹底瞭解了軍隊的運作。那個時候我們時常聽說,老蔣把大陸弄丟了,痛定思痛。為了籠絡部隊的將領,安撫人心,就是給他們各種不同的工程。然後提供充足的經費,讓他們可以分享工程剩下的餘款。用這種方式來避免暗貪。再說,雖然嘴巴上口號要反攻大陸,實際上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把士兵用來建設工程,也是一種訓練。不久我們的工程終於完成了。最後掩體需要撲上草皮。唯一可行的方案是到處去找荒郊的野草。這筆草皮的錢當然也省下來了。可是我們這一批預官卻啥也沒有得到。不過師長最後召見我們,誇獎我們這批大學生軍官,幹的好,為師裡完成了一項艱巨的任務。多少年後,在上海工作了兩年,我也聽到國內許多朋友都異口同聲的說,每個單位都在搞工程,因為只有搞工程,大家才能分到油水。看樣子不管台灣還是大陸,這種長期以來的藉著工程而貪污的行為,好像都是我們固有傳統文化的一部分。

我每個月的固定工作是給每個單位分配油料。公文下達以後,每個單位要憑公文來辦理提領手續。我簽章之後,他們就到油庫去領取油料。我的瞭解是大家一起做鬼。譬如我核發一百加侖汽油,各單位負責領油的班長,可以只提領八十加侖。剩下的以現金支付。這就是當年盜賣軍油的方式。負責發油的班長也是這樣向上級的油料庫領取油料及現金。這種作業方式在那個年代已經延續了好多年。在我退役的前幾天,我到油庫去做退伍前的結帳,我才赫然發現,所有的油桶都是空的。根本與賬面上不符合。我才恍然大悟,為啥每個月應該有的稽查,全被我們的組長取消了。有一次我們接到軍團命令要到某一個步兵營去查實汽油的安全存量。組長帶著我開到一個山上駐防的步兵營。我們說明了來意,營長就把所有的卡車聚集起來。組長要我來說明。說明完了以後,我拿著一個木尺,要每個駕駛兵打開油箱。結果,沒有人要打開油箱。每個人都把油箱當作是自己的生命一樣衛護著。後來,我們也是不了了之。我的組長告訴我,他自己當年也犯過錯誤,也就一直的混下去而且每天過著膽戰心驚的日子,那筆爛帳是怎麼算都算不清了。只有等待退伍一筆購銷。這麼多年了,我的那些長官們應該都退下來了。希望他們一切平安。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