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我的軍旅生活(一)》2011/8/26


抬頭張目視長空,挺胸邁步向前衝,向前衝。
我們是新時代的青年,我們是全民族的先鋒,
烈日當空,矢勤矢勇,風雨同舟,生死共。
我們是國軍再造的新血輪,允文允武,樂融融。
同學們前進,前進,我們是領袖的幹部,我們為主義而效忠。
不滅匪俄誓不休,重建中華,最光榮。

這是一首在台灣當年暑期大專集訓班的班歌。一直到現在,我還經常朗朗的唱唱這首當年令我們鼓舞的軍歌。台灣每個男孩子到了二十歲就要入伍服役。如果考上了大學,就可以等到大學畢業後再服預備軍官役。考不上大學就只有當三年大頭兵。早年,所有男生在大三暑假就要到台中的成功嶺,接受八個星期的入伍集訓。後來,改了好幾次。我那年到成功嶺時,是剛考上大學的新生,在開學以前接受為期六個星期的集訓。我們來自台灣各個角落,大家分批的往台中火車站報到。那時是一九六五年的九月初。報道後,一輛一輛的十輪大卡車,把我們載到成功嶺。這個基地,四周環山,相信是我們每一個在台灣的大學生不能忘環的一段經歷。

報到第一件事就是換上軍裝。然後每個人排隊,接受第一步的軍人養成教育。那就是剃光頭。一個頭不超過兩分鐘,電推子,順著腦袋一溜一溜的往上推。留下的是滿頭的小水溝,一條一條的排列在你的青皮腦袋瓜上。理完了頭,按個人的編屬歸建。我們第一次見到了我們的班長、排長,還有連長。緊接著就是班長為我們每個人調腰皮帶。要我們縮小腹,然後把腰帶剪的短短的,就像束腰。那時集訓班大概有八千多學生。分成四個團。每個團又分成四個營。每個營又分成四個連。每個連又分成四個排。最後每個排分成三個班。我們的班長吳朝南是個本省籍的戰士,官拜下士。排長王子斐是當年陸軍官校三十三期的正科畢業生,官拜少尉,一條槓,也是俺老鄉。長得一表人才。後來我們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那時剛好他當執行官,所以胸前配著一條大紅色的絲帶,上面寫著執行官三個大字,看起來相當醒目。

第一天的軍隊生活,一個亂字就把一切都給包掛了。到了吃飯的時間,執行官教我們吃飯的動作。坐時要挺直。然後就是如何端碗用筷。以手端碗,以碗就口。如何去盛飯。飯是裝在一個大簍子裡。打飯時,一腿半跪,一手端碗,一手盛飯。等到我們開動時,不到幾分鐘,就沒菜了。因為一旦開動,就看個人的本事了。每次一上桌,每個人虎視眈眈的注意盤中的菜,先找好目標。一聲令下,那盤葷菜,不到幾秒就空盤見底了。在那個困苦時代,即使國家對我們大學生有特別加給,我們的伙食還是很缺油水的。

早上是固定的豆漿、饅頭。一盤鹹菜,幾粒花生米,另外就是白糖。記得有位同學,在吃飯的時候,偷偷夾帶媽媽留下的肉鬆。結果吃獨食被發現了。那一頓同桌的弟兄,就把那一小包肉鬆給分了。這是命令。有福同享,有難共當。那時很多本省籍的同學,根本就沒吃過饅頭。拿起個饅頭就整個往口裡送。結果,有位同學被逮到了。你會不會吃饅頭啊,你那叫啃饅頭。被教訓了一頓。然後,告訴我們饅頭是要一小片,一小片剝下來送到口裡,不是用啃的。本省人是以米食為主。剛開始時剩下好多饅頭。沒多久,慢慢的習慣了,也就跟我們外省人一樣了。有的人,吃完了,還順手牽羊,把饅頭賽在兜裡以備急需。因為他們說出(吃)饅頭,是有出沒有飽啦,很快就會餓。中飯,晚餐是四菜,兩葷兩素。葷的就是肥豬肉炒菜,再不就是一條叫乾炸的馬鮫魚澆上鹹鹹的醬油汁。固定的晚餐後,用不著去搶,每人有一條可口的香蕉。碰到大頭子譬如國防部長啦,總司令啦來視察,為了表現我們是被好好照顧的一群少爺兵,還會特地加菜。記得有一次,加的是一隻雞。把這隻雞作成了雞湯。還規定我們每一桌要出一個洗臉盆來裝這隻雞。的確是一隻雞,小小的躺在一個大臉盆裡。上桌後,大家幾乎笑出來。一個大臉盆,中間躺著一隻童子雞。可是一開動,每人一筷子,就只剩下刷盆水嘍。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